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二十九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2122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二十九章



回去的路上,常健一直沉默着。

宁静以为常健还在在意爸爸的那些话,“我爸就是那个性格,凡事都自以为是惯了,你别往心里去。”

常健似乎在想什么,好一阵没有做声。



车在一个路口等绿灯的时候,常健突然说:“有空劝劝你爸,官场险恶,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别和那个尤副市长走得太近了。”

“我劝我爸?”宁静有些好笑,“开什么玩笑?我爸什么时候能听进别人的话,我的事情不想让他管,他的事情我也不会过问。”



周末到家的时候,宁静看见单元门口有很多搬家公司的人,好像是住在他们楼上的小李搬家。



晚上,宁静和常健说起这件事情,“七楼的小李两口子好像搬家了。”

“他们离婚了。”常健的声音和说“吃饭了”一样平静。

“啊?”宁静的嘴巴张开后就没闭上。



也难怪宁静这么吃惊。

小李两口子和他们岁数相仿,结婚的时间比他们早两个月。

平日里,小两口进出门都拉着手。

傍晚的时候,宁静常常能从窗子里看见小两口在小区的花园里并肩散步,他们小两口几乎成了小区的“恩爱典范”了。



——这样恩爱的夫妻居然也离婚了?

宁静的情绪不可避免地受了影响,吃饭也没了胃口。



“怎么了,你?”常健有些奇怪,刚才还好好地。

“婚姻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啊……”宁静有些唏嘘。

常健抬起头,“真是职业病,怎么什么事情都要归纳、总结、感慨一番啊?”

“归纳、总结、感慨,这有什么不好的?以人为鉴嘛,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

其实,宁静的心里是有些后怕的,她对自己的婚姻,始终没有太多的自信。



常健平静地说:“宁老师,有些事情是没有可比性的,比如婚姻。小李两口子他们遇到的问题,我们未必会遇到,而我们的问题,他们也未必能有体会。”



其实,宁静也知道常健说的未必没有道理。

但是,心里总是觉得有些疙疙瘩瘩的。



“好了,我来告诉你,他们是为什么离的婚?小李的妻子和她们公司的老总好上了,她嫌小李挣钱少、职位低,年过30了,还只是个副科级,没多大前途。总之,用她的话说就是‘已经过够了这种日子’……”



常健不喜欢打听别人的私事。

但是,小李离婚的事情闹得整个政府机关大院沸沸扬扬的,常健想不知道都难。



宁静情绪低落,“原来是这样啊。小李的妻子怎么会这么势利呢?”

常健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宁静,“不过,我们的宁老师蕙质兰心,所以,我倒不担心会遇到这个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嫌贫爱富啊?自大狂。”宁静忍不住奚落常健。

常健一本正经定说:“若真是那样,当初,你也就不会嫁给我这个小公务员了。”

常健见宁静不作声,起身拍拍宁静的肩膀,“好了,别杞人忧天了。如果应该有危机感,那也应该是我有才是,对不对呀?别总是让别人的事情影响了你的情绪。”

常健的一番开解让宁静心情好了很多。

但是,宁静对婚姻的那种不确定感,却总是挥之不去。



在学校一个人的时候,宁静细细地梳理自己的心情。

宁静想来想去,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别人的婚变如此敏感,因为再潜意识里,她是不希望自己的婚姻有任何的变化。

应该说,这种对婚姻的认知,让宁静的心里一阵茫然。



宁静不喜欢自己对一个东西有很强的依赖感,从而全心全意地投入。

因为如果一旦失去,就又会遭受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而那种感觉一生只经历一次,就已经足够。



周三的时候,宁静请了半天假,回了岳海。



姚艳告诉宁静,刘越洋得了急性胃穿孔,在岳海第一医院做了手术。



宁静走进病房的时候,刘越洋刚挂完点滴,睡着了。

也就是几个月未见,刘越洋廋了很多,头发也长了,显得很憔悴。



“宁静,你来了?”不知什么时候,刘越洋已经醒了。

“你能动吗?”宁静见刘越洋要坐起来,连忙扶住他的胳膊。

“嗨,没事了,医生还让我多活动活动呢,总是这么躺着,身上的肉都疼。”

“怎么就你自己在这儿?他们呢?”



刘越洋在岳海没有亲戚,宁静听姚艳说,是几个同学和刘越洋公司的人在这里照顾他。



“噢,公司派了个小姑娘过来,打完点滴,她出去了。哎呀,她在这儿,嘴巴总是闲不着,我的耳膜都快破了。”刘越洋夸张地摸了下耳朵。

“你呀,知足吧,有人陪你说说话还不领情啊。”宁静把保温桶拿出来,“我给你熬了点汤,饿了让他们给你热热。”

刘越洋打开保温桶,闻了闻,“好香”。

突然,刘越洋笑了:“就是不知道暖壶里的开水够不够喝?”

宁静脸红了,“又耍贫,咸死你。”



这个是有典故的。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刘越洋感冒了,宁静去他们宿舍看他。

宁静见刘越洋没胃口,就用电饭锅给刘越洋煮了点面条,结果,把盐放多了。

刘越洋也不吭声,问他,还一个劲地说“好吃,好吃。”

后来,宁静自己尝了尝,才知道能咸死人。

那天,刘越洋喝光了宿舍里所有的开水。



刘越洋“呵呵”地笑了,气氛轻松了许多。

“我听姚艳说,好像你的那个新药投产不太顺利?”

其实,刘越洋就是因为这个着急上火。

“唉,那个进口生产线的项目审批压在市里总是批不下来,每次去问都是领导还没研究,真是官僚主义害死人……”刘越洋有些无可奈何。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