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五十二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1884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五十二章



宁静心里有些奇怪:

也没听说谁病了,怎么爸爸的车会停在医院的停车场呢?



宁静下意识地动作慢了下来。

说来也巧,宁静倒车的时候,她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爸爸——宁建国。



宁建国和一个30岁左右的,抱着一个三四岁男孩的女人一起走到奔驰车前。



宁建国拉开奔驰车车门,先把男孩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然后招呼那名女子上车。



——这个女人和男孩是爸爸的什么人哪?

他们的举动太过亲密,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家人。



一瞬间,宁静做了决定,开着车慢慢地跟着他们驶出了停车场。



宁静给姚艳打了个电话,“姚艳,不好意思,我有急事,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那边,姚艳恨恨地说:“好啊,宁静,你居然也扔下我不管啊。”



宁静已经顾不上跟姚艳解释了,好在姚艳也不是病得多么严重。



前面的奔驰车最后进了市中心一个高档小区。



宁静远远地看见他们下了车,而宁建国居然亲热地抱着那个男孩和那个女人一起上了楼。



宁静掏出手机,“爸爸,你在哪儿呢?”

“哦,静静啊,我和你黄叔在公司开会呢,有事吗?”宁建国的声音从容镇定。



宁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连她自己也不会相信。



宁静伏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



宁静想起妈妈,想起那些焦急等待的夜晚,想起那满满一桌的饭菜,还有妈妈让她去买的那种味道鲜美的酱油……



宁静不知道自己在车里呆了多久,天已经完全黑了。



——在这个万家灯火的夜里,我的家又在哪儿呢?



宁静发动车子,去了岳海市远近闻名的酒吧一条街。



——灯红酒绿,狂歌热舞,但是,似乎一切都离自己的生活很远。



宁静靠坐在吧台上,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



空杯子不断地在宁静面前增加。



可是,宁静却仿佛丝毫没有醉意,反而似乎更清醒了,许许多多的场景在眼前不断地晃来晃去……



——黄叔每次见到妈妈的时候,那种略带愧意的眼神;

爸爸对自己说:“我也不指望你子承父业了。”的语气;

还有那次常健让自己有空回家多陪陪妈妈;

还有大年三十那天,爸爸回家的时候身上的酒气……

爸爸夹在两个女人中间,他的角色居然扮演得如此滴水不漏,真是难为他了。



宁静出了酒吧,开着车在街上转了两圈,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家。



——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回到妈妈哪去。

万一碰上爸爸,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把事情揭穿的。

可是,妈妈怎么办?……



宁静想起妈妈,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妈妈脆弱的心脏,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

宁静回家的时候,常健已经回来了。



“你喝酒了?你居然还敢开车?”常健皱起眉头。



宁静没有理会常健,径直在沙发上坐下了。



敞开的书房门里,似乎乱成一团。



“你在收拾东西?”

“哦,有些东西我想先整理一下。”



常健手里的工作已经开始交接了,用不了几天就得离开。



“今天我去医院看姚艳,你猜我碰到谁了?”

“谁啊?”

“我爸。”

“爸爸他怎么了?病了?”

“我爸他没病,他好好的。”宁静突然笑了,“我爸他和一个年轻的女人在一起,还有一个男孩。”

常健轻轻地叹了口气,“原来你都知道了。”

“常健!“宁静猛地站了起来,“你一点都不吃惊!果然,果然你早就知道了。”

常健微微点头,“是的。“我早就知道了。”

宁静看着常健,“常健!是不是连我爸爸被市检察院调查的这件事情,你也早就知道了?……你一定是早就知道了。所以,你提醒我,让我爸别和那个尤副市长来往。当时我就奇怪了,你不是那种爱管别人事情的人啊。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却独独瞒着我……,常健,看着我像个傻子似的被蒙在鼓里,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笑?”

“宁静,你别激动,听我说呀。”常健也有些急了。



不过,宁建国有外遇的事情,常健到是听到一些传闻。

但是,对于宁建国被市检察院调查的这件事情,常健事前是一无所知的。

常健当时之所以让宁静去劝劝宁建国,是因为他知道尤俊杰副市长的一些事情,怕将来会牵连到宁建国。



“好,我听你说,那天你约我去‘不见不散’,不就是有话要跟我说吗?常健,你要跟我说什么?你是不是要告诉我,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各取所需’呢?如果,当初你知道我是宁建国的女儿,恐怕你也不会同我交往吧?……因为,你希望找的是一个工作环境单纯、背景简单的女人,你结婚的目的,仅仅是因为你需要一个婚姻。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林俐。可是,林俐偏偏又成了你的嫂子。像你这样的人,如果要忘记一个曾经在自己心里扎根的女人,恐怕很难吧?所以,这个心结,你一辈子也解不开!”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