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六十四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1723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六十四章



宁静毕业后就一直呆在这个学校。

四年下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

宿舍离操场很近,早上总能听到学生上操的脚步声,还有他们嘹亮的口号声。

看见对面的学校食堂,宁静曾经无数次抱怨那里的伙食太差。可是,以后再也吃不着了。



宁静离开的时候,教学楼的灯都亮了。

学生们开始上晚自习了。



宁静没有去和自己的学生告别,因为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

也许,学生们会心生埋怨,因为他们的老师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居然做了逃兵。



宁静站在校门外,正想打车。

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宁静的面前,车门打开,是刘越洋。



刘越洋下车帮宁静把东西放进后备箱,“上车吧。”



宁静没有问刘越洋是如何知道自己今天来学校拿东西的,她上了车。



一路上,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

刘越洋知道宁静心里不好受:

宁静要适应目前的种种改变,要和自己熟悉的生活道别,这都需要时间,需要她自己慢慢调整,而别人帮不了她。



车到了楼前,刘越洋帮宁静把东西拿下来,“我就不进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宁静点点头,“谢谢你。”



宁静把东西拿进门。



“是刘越洋送你回来的?”齐桂芝站在窗前,显然已经看到外面的情形了。

宁静知道妈妈的意思,“妈,我们只是碰巧遇上的。”

“不是碰巧吧?……静静,刘越洋下午打过电话了。”



宁静有些窘迫,本来她那样说是不想妈妈多想,现在看来,倒好像真有什么事情似的。



宁静想了想,认真地说:“妈,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和刘越洋都没有可能了,我在心里,只把他当作一个很好的朋友。”

齐桂芝似乎松了口气,“你这样想,最好!”



半夜里,常健被一阵剧痛惊醒,他感觉腹部像被锐利的东西刺过一样地痛…..



常健挣扎着起来喝了点水,心里想,只要忍一阵就过去了。



谁知,到凌晨的时候,腹部越来越疼,到最后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

常健只好给高峰打了电话。



高峰开车送常健去了医院。

医生一诊断:急性阑尾炎,得马上做手术。



“常县长,这个手术得通知家属。你看,是不是让嫂子过来一趟?”高峰小声地问常健。

常健已经疼得满头大汗了,他想了想,把常胜的电话告诉高峰,“打这个电话吧,岳海太远了,一时也来不了。”



省城离原山县只有200多公里。



天一亮,常胜和杜月芳就过来了。



杜月芳一见常健,眼圈都红了,“常健,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妈。”常健的心里,有种小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看见妈妈的感觉。



手术做得很快,也很顺利。

为了防止肠粘连,常健忍住疼痛,不断地在病房、走廊来回走动。



领导和同事陆续过来探望常健。



“宁静是不是不知道啊?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杜月芳小声地问常胜。

“是不是常健没告诉宁静啊?”常胜掏出手机,“我和宁静说一声。”



宁静没想到常胜会给她打电话,“大哥。”

“宁静,你不过来看看常健啊?”

“看常健?常健他怎么啦?”宁静不知常胜话里是什么意思。

“这个臭小子,果然是没有告诉你,常健他住院了。”

“常健住院了?他怎么啦?大哥?”宁静的声音不由地高了起来。

“宁静,你别着急,也不是什么大事,急性阑尾炎,刚做了手术。”

宁静心理稍微松了口气,“他还好吧?”

“你要是不忙,就过来看看他吧。常健就那么个性子,想让你来还不害意思开口。”常胜在那边直乐。



——离婚协议我都签了,还去干什么呢?



宁静沉默了好一会儿,轻声说:“常健挺好的,我就放心了。大哥,我不过去了。”



隔了一天,常胜终于忍不住了。



常胜趁杜月芳不在的时候,悄悄问常健:“你和宁静,你们俩到底怎么啦?”

“你给宁静打电话了。”常健没有回答,却问常胜。

“是啊。”

“宁静她怎么说?”

“宁静说她很忙,不能过来了。”



凭常胜对宁静的了解,感觉他们俩一定是出了问题。

否则,宁静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都不来呢?



其实,常健的心里本来是抱着一丝希望的。

在动手术的那一刻,常健就在盼着,盼着能见到宁静。



现在,宁静已经用行动告诉常健:

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