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七十五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1971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七十五章



“嫂子,我知道,我们分开不是因为这些,和你没有关系。”宁静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你和大哥还好吧?”

“嗯,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情,终于明白了彼此的心。对了,”林俐忽然想起了什么,“你怎么和廖鑫在一起?”

“我们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林俐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

“嫂子,你也认识廖鑫啊?”

林俐笑了,“在省城里,不认识廖鑫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初来乍到的;一种是守旧落伍的。”

宁静也笑了,“是吗?廖鑫这么有名啊?”

“你可能不知道,廖鑫是你们岳海市委书记顾玉霖的外甥。”

宁静吃了一惊,“是吗?廖鑫是顾玉霖的外甥?”

林俐提醒道:“宁静,廖鑫这个人,在某些方面……口碑很不好,你别和他走得太近了。”

宁静已经明白了林俐说的某些方面是什么,“嫂子,你就放心吧。我们仅仅是合作关系。”

林俐也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多了,便不好意思地笑了,“你别怪我多事,廖鑫这个人,是个十足的花花公子。”



分手的时候,宁静婉拒了林俐的邀请,“我明天就要回云海了,就不去家里了,等以后有时间再去吧。”



其实,宁静知道:

以后只怕也不会再有这个时间了。



“宁静,你知不知道,常健要回来了!”饭刚吃到一半,姚艳终于还是说了。



其实,上午姚艳打电话请宁静吃饭,宁静就知道姚艳肯定又有什么事情要说。



——这么多年的朋友,可不是白交的。



宁静没有吭声,继续埋头吃饭。



姚艳忍不住地用筷子敲了敲盘子,“我说宁大小姐,你给点反应行不行啊?”

“你要什么反应啊?是该吃惊呢?还是该伤心呢?”宁静抬起头,淡淡地问。

“好了,好了,算我多事。I服了YOU!”

宁静笑了,“这日报和晚报就是不一样啊,连岳海市政府的人事安排你都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

姚艳调到《岳海日报》那边有半年多了。



“那可不是,这可得拜我们社里的那位方大美女记者所赐,她不是去常健挂职的那个原山县去采访过常健吗?还发表了整整一版的报道。那简直就是报告文学啊。……看样子,他们俩的关系很不一般哪。宁静,你是不知道啊,那位方大记者说起常健的时候,连眉梢上都挂着幸福,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后边去了。我的消息就是从方大记者她那里来的,我估计,八九不离十。”姚艳悻悻地说。



姚艳说的那个方大记者叫方芳,人长得漂亮,文章写得也漂亮,在岳海的新闻界倒是很有些名气。

但是,姚艳很不喜欢方芳,背地里总说方芳傲得像只“骄傲的战斗鸡”,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人家难得有貌又有才,傲点也是应该的。”宁静当时还如此开解过姚艳。



其实,宁静看过那篇报道。

现在的《云海日报》已经成为宁静每日必看的报纸。

《云海日报》上,整版大篇幅地报道了常健如何在当地招商引资,真抓实干,推动原山县的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全面发展的先进事迹。



——一向低调的常健既然肯接受方芳这样的采访报道,似乎也说明了他和方芳的关系不一般吧。



无可否认,尽管宁静表面上显得很平静。

但是,姚艳的一席话还是让宁静有些心神不定。



整整一个下午,宁静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什么也没干,一直望着窗外发呆。



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



宁静曾经经历了那么伤心失望的婚姻。

可是,现在留在记忆里的,却都是些美好的细节和片段。

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似乎已经在宁静的脑海里自动屏蔽了。



宁静想起姚艳的话,“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离婚这么久了,可是和刘越洋却是一点进展都没有。我心里揣测你是不是还想着常健。可是,你现在的反应也不像啊……”



其实,宁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

难得的晚上没有应酬,宁静早早地回了家。

齐桂芝早就打电话问过宁静是否回家吃饭,看见宁静这么早回来很是高兴。



“我今天和小萍去市场,买了一条加吉鱼,很新鲜的,等会儿我来做给你吃。”



宁静其实没什么胃口。

但是,宁静为了不扫妈妈的兴,还是很高兴地说:“好啊,好久没吃妈妈做的鱼了。”



一会儿功夫,清蒸加吉鱼便上桌了。



宁静尝了一口,“嗯,妈,味道还真不错啊。”

齐桂芝看着宁静,“其实啊,你爸爸做的鱼,那才叫好呢。”



宁静垂下眼帘,她不知道爸爸还会做鱼。

在宁静的印象里,爸爸好像就没怎么下过厨房。



“我刚生你那会儿,奶水不好。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太贵的营养品也买不起。你爸爸就天天给我炖鱼汤,鲫鱼、黑鱼、黄鱼……变着法地做。唉,后来,他忙了,我就再也没吃过他做的鱼……”



往事带给齐桂芝的,显然都是很美好的回忆。



可是,宁静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如果,妈妈知道当年那个给她熬鱼汤的男人早就背叛了她,会怎么样呢?

看来,有些事情妈妈一辈子都不知道,未必不是好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