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七十一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2043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七十一章



宁静知道:

这个方案里很多专业的东西自己做不了,还得去找刘越洋帮忙。



宁静不好总是让刘越洋到自己公司来。

所以,宁静给刘越洋打电话,说好了下班后去他家找他。



宁静在刘越洋家的楼下居然又碰到吴炜。

吴炜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

宁静和吴炜打招呼。

吴炜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怎么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

宁静进了门就问刘越洋,“我在楼下碰到小吴了,她好像不太高兴,你怎么惹人家了?”

刘越洋苦笑着说:“我哪敢惹她啊?我躲她都躲不过来呢。”

“你躲人家干什么?我看小吴挺不错。”

“好了,我们别说这个了,还是说正经事吧。”刘越洋岔开了话。



刘越洋不亏是学生物的,方案做得很专业,也很有说服力。

海天地产高层开会研究方案的时候,宁静没费多少口舌,大家基本上都同意。

当然,一致通过的另外一个原因是,黄祖德首先表明了态度,加之方案又是宁静提出来的。所以,谁也没必要去得罪人。



和岳海大学生物系的合作非常顺利。

校方原本就非常感激“海天地产”当初投资给这个校办助剂厂。

现在听说“海天地产”要增资把工厂做大,更是求之不得。



一个月之后,海天生物制剂公司正式成立。

宁静的心里高兴极了。

这毕竟是宁静到海天公司之后亲自做的第一个项目。



现在的宁静,有些能体会当初妈妈说的“公司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那种个感觉了。



黄祖德来找宁静。

“小静,我知道你幕后有高人,能不能让黄叔认识一下这个人啊?”

宁静笑了,“黄叔,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

“是你根本没想瞒着黄叔。”

“他叫刘越洋,是我大学的校友,学生物的,应该说是这方面的行家了。”

“有空让黄叔认识一下啊。”



当初,黄祖德也听说过宁静因为刘越洋而和宁建国闹翻的事情。

黄祖德原来还有些困惑为什么这个人肯这么帮宁静,现在自然是明白了。



“没问题啊,有空我请刘越洋吃饭,介绍你们认识。”

“对了,小静,我今天到市委大院去,碰到了市委顾书记,他居然很详细地问我咱们公司的情况。我当时啊,还真有些紧张唻。”

宁静惊异地问:“市委顾书记问咱们公司的情况?是真的吗?”

黄祖德肯定地点点头:“是真的呀!”



宁静感到有些奇怪:

堂堂一个市委书记哪有那么空闲啊?

平日里,不知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市委书记接见,都见不着呢。



“是啊,后来我想,可能是常健的关系吧,大家都知道,常健以前给顾书记做秘书,他们的关系很好的。”

“黄叔!”宁静这次终于没有忍住,“有个事情您一直不知道,我和常健已经……离婚了。”

“啊?离婚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黄祖德惊得嘴都合不上了。

“就是我刚来公司的那个时候,我一直没和您说。黄叔,我爸的事情已经是个教训了,我不想重蹈覆辙,和政府官员保持良好的关系是必要的,但必须是正常的。”

“小静,你入这行时间太短,有些事情还不是很明白。做房地产的怎么能不和政府官员打交道啦?现在,哪还有所谓‘正常关系’呀?”

“黄叔,所谓‘有所得,必有所失’。我知道,和政府官员保持距离,是会牺牲掉一些利益的。但是,我没有我爸的那些雄心壮志,也不想做什么龙头老大。我只希望,每个人都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我想,我爸爸在九泉之下,会明白这个道理了。”

黄祖德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小静。”



齐桂芝到底还是知道了宁静离婚的事情,因为她看到了宁静的那本离婚证书。



其实,这都怪宁静自己。

宁静本来一直把离婚证书锁在抽屉里。

可巧的是,那天,宁静回家找一份合同,便把抽屉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因为事情太过紧急,司机还在下面等着。

所以,宁静走的时候就忘了把东西再放回去锁好。



齐桂芝从外面回来,听小萍说宁静急匆匆地回来一趟又走了,怕有什么事情,就到宁静屋里去看看,结果,就看到了那本离婚证。



晚上,宁静回到家里,看见妈妈坐在客厅,茶几上放着那本离婚证。



“妈。”宁静知道瞒不过去了。

“你坐下,静静。”齐桂芝的声音很平静。



宁静默默地在妈妈旁边坐下。



“其实,这些日子,妈妈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了。因为,我已经那么长时间都没见你和常健通过电话了。”齐桂芝慢慢地说。

“妈,我……“宁静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静静,妈没有理由怪你,妈知道,已经很为难你了。可是,常健那么好的一个孩子,你们怎么就……”

“妈,你别难过了,事情都过去了。”宁静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妈妈。



——其实,我的心里又何尝不难过呢?



“也真难为常健那孩子了,你们都已经离婚了,常健还让人捎东西来,肯定是想帮你瞒着我。”



齐桂芝尽管表现得很平静。

但是,内心却是无比的悲凉:

建国突然走了,小静又悄悄地离婚了……

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会降临在我的头上呢?



宁静倒是释然了:

妈妈知道了也好,因为早晚有一天她都会知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