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八十四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1615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八十四章



宁静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



齐桂芝还没睡。



“你怎么喝那么多酒啊?”齐桂芝闻到了宁静身上的酒气。

宁静一抿嘴,“不多,就喝了几杯而已。”

齐桂芝心疼地叹了口气,“我去给你冲杯蜂蜜水。”

“不用了,妈,我躺会儿就好了。”宁静边说边往房间走。

“刘越洋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让你回来给他去个电话。”齐桂芝在宁静身后说。

“我知道了。”



宁静的手机已经关机了,想是刘越洋打不通,才打来家里的。



宁静给刘越洋回了条短息:

我已回家。



然后,宁静又关了手机。



在这个晚上,宁静不想再和任何人讲话。



这个晚上,常健其实很早就回了家。



常健没有开灯,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

其实,常健的内心并没有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在看到宁静的那一刻,常健才发现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在他心里一刻都没有忘了宁静。



——或许,我曾经假装,已经把宁静忘了;

甚至,我曾经想过,不再回岳海了;

可是,我最终还是割舍不下,还是回来了。



常健的手机一直都没换,就连当初宁静给他设置的那个《两只老虎》的铃声都没换。

只要闲下来的时候,常健总是盯着那个手机,心里希望那个欢快的铃声可以响起来。

可是,在两年时间里,居然一次都没有。



常健在原山县挂职的时候,高峰曾经问过,“常县长,你总盯着手机干什么?”



常健总是笑笑,不说话。



高峰其实很奇怪:

常县长好像很宝贝这部手机。



一次,常健下乡去了一个很偏远的村子,结果把手机落在车上。

常健以为手机丢了,急得跟什么似的。

当时,高峰还以为常健的手机是那种镶金带钻的,很贵重的那种。

谁知,后来找到一看,也就是一种非常普通的手机罢了。

高峰不明白常健为什么会那么宝贝这部手机。



黑暗中,常健觉得就像以前自己回家晚了一样。

其实,这个家里还有另一个人——宁静。

宁静就像个孩子一样,看着电视,或是电脑还亮着,她却已经睡着了;或者,是书还放在一边,床头灯还亮着,她却已经开始做梦了……

每次,常健都把东西收拾好,然后轻轻地给宁静盖上被子。



常健曾经跟宁静说过几次,“你这样的生活习惯很不好。”

宁静却是振振有辞:“你会不会享受生活啊?”

偶尔,宁静会很调皮地往上拉一下常健的嘴角,“轻松点嘛,这么严肃会吓坏人的。”



——也许,我真是太严肃了些。

我的工作和我的性格,似乎都让我没法无拘无束的。

可是,和宁静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改变了很多,常常觉得自己的心都是柔软的,只是表面上不善于表达而已。



最终,常健深深地叹了口气,耳边想起的,是宁静那声“常市长”,陌生又遥远。



今天,站在宁静身边的是刘越洋。

常健当然知道刘越洋去了“海天地产”,而且也清楚刘越洋为什么会去“海天地产”。



——宁静和刘越洋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



2006年元旦晚上七时整,岳海市政府隆重举办“岳海市非公企业家迎新年联谊酒会”



联谊酒会邀请函早在一周之前,便已经送到了宁静的桌上。



可是,宁静却偏偏感冒了,一通吃药打针。

宁静折腾了好几天,才好起来。

但是,嗓子还是很疼,不敢多说话。



黄祖德去深圳出差。



岳海市政府举办的“岳海市非公企业家迎新年联谊酒会”,作为非公企业的“海天地产”是不能缺席的。



宁静只能硬着头皮,支撑着身体去参加联谊酒会。



宁静挑了一件紫色的礼服。

虽说“岳海市非公企业家迎新年联谊酒会”并非多么正式的场合。

可是,绝不能失礼。



“岳海市非公企业家迎新年联谊酒会”在依山傍海的岳峰山庄举行。



宁静去了之后才发现,几乎岳海市所有知名企业的老总都到了,其中,还有不少外资企业的老总。



市委书记顾玉霖携岳海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的全体领导到会,常健自然在列。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