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还爱我吗

第七章:项链,不是我偷的<一&gt

你还爱我吗 泪如愉 1055 2013-03-24 16:44:59

  伊顿小学六年级一班。“亲爱的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讲的课是戴望舒的《我用残损的手掌》,在此之前我们先请夏馨儿同学为我们朗诵一遍,大家掌声欢迎!”在余老师鼓舞夏馨儿出来的同时,散散落落的掌声响起。站在讲台上,夏馨儿看着台下三十多双眼睛,它们有的轻蔑,有的期待,有的看好戏,有的不屑,有的无视……她不禁有点紧张。再看看那最偏僻角落的空位,心里更是一片愁怅失落。“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僵硬生板的语调硬生生地划破和谐的江南春景图。“哈哈哈……”嘲笑声一时四起。“馨儿,怎么回事,这么不在状态?你忘了我怎么教你的吗?朗诵要有感情,要把作者隐含在诗歌的感情表达出来,嗯?”夏馨儿苦涩点头,深吸一口气,脑海里响起了父亲的话,“1941年12月15日,香港英国当局向日本侵略军投降。日军占领香港后,大肆搜捕抗日分子。1942年春,戴望舒也被日本宪兵逮捕入狱。在狱中,他受尽酷刑的折磨,但他并没有屈服。在牢狱里他写了几首诗,《我用残损的手掌》就是其中的一首。他几次谈到中国的疆土,犹如一张树叶,可惜缺了一块,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一张完整的树叶。如今他以《残损的手掌》为题,显然以这手掌比喻他对祖国的思念,也直指他死里逃生的心声。馨儿,你能领会到作者隐含在其中的深沉爱国情吗?”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慷慨激昂、抑扬顿挫的朗诵声一时把在场的人带进了另一个境界。久久,教室里才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实在太好了,简直让人亲临其境,感同身受。”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朗诵。”

“电台也不过如此。”

“馨儿,太厉害了,没想到你能把这么难懂的诗歌理解得那么透彻,还能把它朗诵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我真是太崇拜你了,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冷眼旁观呢!”同桌杨乔恩羡慕地对夏馨儿说。

“呵呵,你太夸张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