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还爱我吗

第六章:这爱国之情,你懂吗

你还爱我吗 泪如愉 1174 2013-03-24 16:44:59

  夏家客厅里。

“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朝气蓬勃的朗读声在客厅里朗朗响起。“馨儿,在念什么呢?”刚从楼上下来的夏光国好奇地问正摇头晃脑的馨儿。“爸爸,我正在念戴望舒的《我用残损的手掌》,老师要我明天当着全班同学面前朗诵。”“哦,那你能给爸爸朗诵一遍吗?”“好”夏馨儿欣喜答应。

“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开始像是自言自语般的窃窃声娓娓道来,紧接着髙奋激昂,然后痛苦悲愤,夏馨儿抑扬顿挫的朗诵完全把夏光国带到另一个境界,仿佛和作者感同身受。

“爸爸,怎么啦?”诗歌早就念完了,可是夏光国却陷入了沉思,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转过身,擦了擦眼角,夏光国像是回忆起往事,无限深情地说道:“馨儿,你知道这首诗的背景吗?”夏馨儿摇了摇头。“1941年12月15日,香港英国当局向日本侵略军投降。日军占领香港后,大肆搜捕抗日分子。1942年春,戴望舒也被日本宪兵逮捕入狱。在狱中,他受尽酷刑的折磨,但他并没有屈服。在牢狱里他写了几首诗,《我用残损的手掌》就是其中的一首。他几次谈到中国的疆土,犹如一张树叶,可惜缺了一块,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一张完整的树叶。如今他以《残损的手掌》为题,显然以这手掌比喻他对祖国的思念,也直指他死里逃生的心声。馨儿,你能领会到作者隐含在其中的深沉爱国情吗?”夏馨儿若有所思,开始是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夏光国无奈苦笑,“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吧!”

夜,越来越深。夏光国倚在窗前,神色深沉地望着天上的一轮皓月,眉头皱得越来越深。不经意间,肩上多了件外套,“小心着凉”,夏光国转过头看着莫心蓝,无奈感慨道:“唉,现在R国越来越猖獗了,议员们主张武力争夺克米亚岛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涨,不知道我还能压住他们到什么时候。”看着丈夫一脸愁容,莫心蓝一阵心疼,“放心,只要克米亚问题一天没有提上议案,事情总会有好转的”,“但愿如此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