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请求探亲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225 2012-11-04 15:18:13

  天下一分为二,江水为界,过北施家做主,南为东方之国。

夏夜,天空出奇的微红,群星闪烁。七杀、贪狼、破军,命宫三方四正会照,正北天乙所指渐渐失去光彩。

“时间到了吗?”

“还差半柱香。”

“你确定我能在那个年代遇到他?”

“有国师在,不会失败的。”

“答应我,我死后不许再来找另外一个肖翎的麻烦。”

“好,我答应你。”

摸了摸脖颈的伤疤,她嘴角划过不易察觉的笑,就算死,也为他留一条路。“正巧陛下派人来下毒,你可以借机嫁祸。”

“他爱的你,竟然这般狠毒。”

“不能生死相依算什么爱?”她心痛落泪,来世,我与你白头偕老。

“开始吧!”

举杯饮鸩,燥热暑夏顷刻间凉风四起,星盘格局已定,天乙覆灭。

他安置好她渐渐冰冷的身体,感慨万千,“永别了,祝你幸福。”

从那以后,似乎一切风平浪静,直到红鞭炮声鸣起。

那一天,细雨微丝,鼓瑟笙箫。将军府喜气洋洋震天动地,这妙龄女子容颜姣好,着金冠霞帔入红轿出嫁,往来之士皆为鸿儒,声势浩大。所有的人都知道嵩王爷要迎娶总将军之女肖翎,也

是同一天,失踪三年的将军夫人突然现身。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新娘弓下腰向堂前父亲参拜,而新郎动也不动。

喜婆见势打笑场,“王爷,拜高堂啦!拜过高堂,路路通畅!”

“父皇与母妃早已逝去,本王何来高堂?”

“啊,这。”喜婆脸上笑意添了几分,心中开始寒颤。

堂上正坐之人为新娘之父,施国总将军肖元溪,见此也无多言,伸手平复,“好了,进行下一项吧!”

既然将军都说了没事,还是赶紧了了这里的拜堂后抽身,这王爷可不是好惹的。“夫妻对拜。”

新娘又一次弓身参拜夫君。而新郎,又一次纹丝未动。

“王爷若不愿拜堂,妾身自行回寝殿便好。”她不卑不吭,也听不出丝毫的抱怨,似乎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应该的。

肖元溪紧握的拳头久久不能舒展,女儿现在就受如此大辱,日后可如何是好?“喜婆,送新娘下去吧。”

“哎,好的,将军。”一身深紫锦缎的喜婆都比新娘有风光,“夫人,您这边请。”

她孤身坐在床边,这里,就是以后的栖身之地,丫鬟在一旁站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过了好久,好久,好久。

她只感觉一个温热的身躯靠近,盖头无情的落下,抬起头,男子一身正气冷峻浩然。

“玉镯还给本王,你不配戴。”

摘下腕上紫玉镶珠精雕镯,双手呈递。这是他母妃的遗物,也是因为这镯子威逼,才让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娶了她。

“你嫁来这里为什么?”

“为我娘赎罪。”

“很好。”

她面带微笑起身,大婚之夜总不能哭丧着脸,“王爷,妾身为您宽衣。”

一把推开她伸来的手,“滚!别人碰过的女人,本王嫌脏。”

她一听,反倒释然,不碰我更好。

可事情总不会尽人意。“以后你服侍本王,用别的方式!”

紧咬下唇,她没有能力反抗,什么是别的方式?鲜血顺齿缝流出,她紧张的咬破了唇。

“把嘴张开!”看见血印他就嫌恶。

听到训斥,她乖乖张开嘴。

“今天算你走运,本王不想被你的血迹沾染,明日再说。”

然后,他大步流星的离开,一去不回。

就这样,新婚之夜,守了空房。

“涟音,帮我卸妆,早些休息吧。”

从此以后,嵩王爷对新来的夫人极其厌恶,这件事世人皆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