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回到王府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638 2012-11-04 15:18:13

  肖元溪从书架上拿出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平铺开来。“翎儿你看,这是目前的形式,我们施国与邻国东方国土地大小相当,中间只隔着这一条大江。虽说这些年相安无事,可我们施国当朝的陛下却想夺取东方的土地,他的野心实在太大。”

肖翎看了看地图,现在她所在的地方就像相当于自己生活的现代的北京,那条江应该是长江,肖翎皱起眉,“爹爹,您给我看这个做什么,不是常说,女人不可参政的么。”

肖元溪抚了抚女儿的背。“翎儿,你可知道,你和你弟弟都是施国的人,我们将军府的每一个人都要为施国效劳。这是爹爹与先皇的承诺。”将军若有所思的看着肖翎。

“先皇?当今陛下和三位王爷的父亲么?爹爹和先皇关系匪浅吧。”肖翎看着自家的赏赐和父亲在朝中的地位,又听莲柔说了说以前的事,只知道爹爹与先皇是很好的朋友。

“嗯,我与你娘还有先皇都是很好的朋友,你娘的武功还是先皇教的呢。”肖元溪想着从前显得有些恍惚

“爹爹,您给我看这地图是什么意思啊,该不会让我上场杀敌吧,女儿的本事您是知道的,就那点拳脚功夫只够自己防身的啊。”肖翎笑着看着将军。

“不,翎儿,你的任务不是上场杀敌,你弟弟性情随你娘亲,他很有头脑,但是还不够沉稳,所以只能做将军上场杀敌,而你,机敏沉稳,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啊。”

母仪天下?着实吓了肖翎一跳,“爹爹,您的意思,女儿有些不明白了。”

肖元溪坐下,严肃的开口说道“翎儿,你的任务就是帮助大王爷施璃嵩取得王位,在这之前,你必须当上王妃。”

肖翎愣了。“他是王爷,我助他取得王位岂不是造反啊?”

“翎儿,当今陛下虽然治国有道,但是野心大,心又狠毒,一心想治三位王爷于死地,爹爹现在还不能表现出自己的立场,为保王爷安全,爹爹只能暂时偏向陛下,翎儿,你记住,你的夫君是施国最好的君主人选,你要帮他,这也是我们将军府欠他的。”

“爹,为何您总说我们欠他的,你和娘还有先皇是怎么回事?”

“翎儿,现在跟你也解释不清楚,日后有机会再说吧,你要想办法当上王妃,只有这样你才能保全自己又能帮助王爷,我们该出去了,王府的人肯定等的不耐烦了。”说着打开暗室的机关,二人从书房的后门走了出来饶了一圈走到大厅。怪不得夜月找不到,书房有前后门还有暗室,能找到才怪。

看着叶月和夜影在庭院站着,肖翎觉得很好笑,他们看起来很尴尬,“你们进来吧,该吃午饭了。”

到了午饭的时间,一家人团员坐在桌前吃着美食,夜月夜影在一旁站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享受着团圆的喜悦,完全忽视了那两位不速之客。

吃过饭将军吩咐道,“翎儿,你也该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就来看看爹娘还有翔儿,那个王府跟来的丫鬟呢?”

“回将军,有何吩咐。”

“你伺候翎儿回去吧。”“是”一行人就这样走出了将军府,肖翎不舍得看着爹娘,肖翔走到马车前,握着肖翎的胳膊,“姐,你自己多保重。”又转向夜影,“回去告诉施璃嵩,我姐是个好女人,我等着叫他一声姐夫,让他善待我姐,不然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夜影含笑回到“在下会转达小将军的话的。”说完,就回了王府。

将军夫人看着女儿远走,眼眶红了,将军搂着她的肩安慰道“羽璃,放心吧,我们的灵儿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元溪,我们能做只有这样了,但愿翎儿不会再有事了。”说完肖翔扶着爹娘回了府内。

坐在马车里,肖翎觉得心情很沉重,王爷对自己的态度那么差,还要帮他拿王位还要做王妃,不禁摇摇头,转脸看了一眼夜月,“月儿,其实你不是丫鬟,对不对。”

夜月没有表情,“回夫人,奴婢只是遵从王爷的指示。”

“哦,王爷啊,那你和莲柔是什么关系。”肖翎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到还是微笑着问着夜月。

夜月眼神开始恍惚了,“夫人,奴婢不认识什么莲柔。”

“好,你现在不认识,不代表以后不认识。”说完肖翎靠着窗框闭上了眼睛。

看着肖翎的样子,夜月有点不明白,这夫人是什么意思,又想想莲柔,眼神黯淡了下去,莲柔么,像莲花一样温柔又不失傲气与清纯。

颠簸着回到了王府,肖翎有点受不了了,胃里一阵抽搐,她想吐,这马车比比公交车还颠簸,她呼吸了几口新鲜的气息,似笑非笑,“行了,二位,你们可以跟王爷去禀报了,我要回碧殿了,二位再见。”话刚说完,就看见刚从宫里回来的施璃嵩,肖翎不想惹事,恭敬的站着等到王爷走进,她俯下身,“参见王爷。”

施璃嵩打量着肖翎,怎么看都像父王寝殿了挂着的那个女人,不禁生出一阵厌恶,“免礼吧。”说完看都没看一眼肖翎,“夜影,你来一趟本王的书房。”说完一甩袖子走了,肖翎自嘲着,我倒是想帮你,你也不能让我热脸贴你冷屁股吧。无奈的走回了碧殿。夜月也回到了石室。

夜影恭敬站在书桌前,“王爷,今天出了点差错,本来夜月想跟着翎夫人,可惜将军夫人一阵阻挠,属下没探到翎夫人与将军去了何处,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施璃嵩眸子里充满了杀气,“还有别的么?”“呃,小将军说,,”“你说,别吞吞吐吐的。”“小将军说他姐姐是好女人,让您善待她,将军说等这叫您一声姐夫,只是您要是欺负翎夫人让您吃不了兜着走。”“好,你先下去吧。”,哼,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配叫自己姐夫,那个将军夫人阻了夜月的去路,又是她,拿出匕首狠狠攥着,恨不得捏碎那个“璃”字,施璃嵩平息了自己的情绪,思考这今天陛下说的让他立王妃的事情,肖元溪明明是陛下的人,怎么会坚持肖翎做自己的妾室,听陛下的语气,肖元溪很是希望肖翎做自己的王妃,莫非是想里应外合一举歼灭我?哼,就凭你们。

肖翎回到碧殿,莲柔已经等待多时了,忙跑上前,“小姐,您回来了,怎么样,您还好吧,将军和夫人过得怎么样?”

肖翎笑着拉着莲柔,“没事,都好,都很好,莲柔,我坐马车坐的好难受,有没有酸梅子给我拿来一点。”

“嗯,小姐您等一下,我给您去准备。”莲柔转身走了,肖翎揉着胃口回到寝殿躺下,王妃?得想办法啊,怎么才能当上王妃呢,估计爹爹肯定会想办法,自己也要努力啊,莲柔端来酸梅放在桌子上,“小姐,梅子准备好了,小姐,王爷来了。”莲柔有点担忧看着肖翎。

肖翎倒觉得没什么,下床穿好鞋子,嘴里含了颗梅子就出去了,到外殿看见王爷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参见王爷。”莲柔也跟这俯下身。

放下茶杯,“免礼吧。”

“不知王爷今日来所为何事?”也不知道爹娘欠他什么,自己只能卑躬屈膝了。

“你那爹爹很想让你当王妃吧,然后掌控我的一切是么?我警告你,你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想搜我的证据,门都没有。”

肖翎无语了,什么都没说,淡漠的看着门外初春的景色。施璃嵩看着肖翎盯着门外的花花草草发呆,有种被忽视的感觉,“本王说的话你到底听没没听见。”

“回王爷,臣妾听见了,也明白了。”反正这王爷是不会信自己的,何必浪费口舌去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