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册封王妃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652 2012-11-04 15:18:13

  若不是想着肖翎是肖元溪的女儿可以拿出来当人质,不然他才不会娶她,虽说想法很卑鄙,但毕竟是你肖元溪不仁不义,休怪本王无情了,想当王妃,也好,她的地位越高对肖元溪的威胁就越大。

肖翎嘴里咕嘟着梅子,样子甚是可爱,她眨巴着眼,看着王爷,看的施璃嵩有点不明所以,这女人想干什么,想**自己么,只见肖翎张口说到,“王爷,臣妾嫁进王府五个月,也不见王爷有王妃和子嗣,臣妾想,王爷该立王妃了。”

果然如自己所想,肖元溪肯定是让肖翎做自己的王妃,“本王已决定了,立你为王妃。”

肖翎惊愕了,这也太快了吧,不过还是装出个感激的表情,“多谢王爷。”

施璃嵩看着肖翎表情的一百八十度转变,心里生出鄙夷,做作的女人,“后天陛下和另外两位王爷会来王府看看你这个王妃,你做好准备吧。”说完像一阵风似的走了。肖翎和莲柔一齐行李。“恭送王爷。”

莲柔很惊讶,“小姐,您要当王妃了,这是将军的意思?”“嗯,当就当吧,莲柔,陛下和王爷们都来,我得准备什么啊?”肖翎头都大了,自己是穿越来的,那会什么诗词歌赋弹琴跳舞,甚至连这个时代的歌都不会唱。

“小姐,您还真得准备点才艺,毕竟陛下也来了,小姐,我去把您的琴取来,你准备准备吧。”莲柔似乎比肖翎还紧张,陛下也来了么,五个月没见了吧。

肖翎要崩溃了,自己哪会弹琴啊,想想自己倒是会弹弹吉他,总不能说你们这里没有那玩意,我没法展示才艺了吧。跳舞也不会啊,唉,那就唱歌。说着,肖翎走到窗户边上,平常说话感觉肖翎的嗓子很不错,张口唱了一曲星月神话,还不错,应该说是很好。

莲柔听小姐唱了首自己从没听过的歌,调子怪怪的,不过很好听,“小姐,琴取来了,您练练手吧。”

“啊,莲柔啊,我从中毒醒来以后就忘了很多事,我把弹琴也忘了。”

小姐有些忘了从前的事自己知道,怎么会弹琴也忘了,“那怎么办,也不能就这么清唱啊,太不正式了。”

“莲柔,王府有没有会弹琴的啊”“小姐,奴婢就会啊。”

肖翎听到莲柔会弹琴,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莲柔,你觉得我刚才唱的歌该配个什么样的曲子呢?”

“小姐想让奴婢弹,小姐来唱。”莲柔觉得这样很妥帖,“奴婢想想吧。”说着坐下来弹了起来,琴声悠扬,肖翎听得有点飘渺,想想自己在现代活了26年还没听过现场版的古筝演奏呢。

“小姐,这曲子怎么样?”“嗯,好,你来弹,我来唱,我们配合一下。”

说着,莲柔又弹起来,不过肖翎听不出旋律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唱啊,“莲柔,这歌应该有个引子,不过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唱啊?”

“小姐,您再吧歌唱一遍吧。”“嗯,好。”肖翎又唱了一遍,莲柔听得入迷了,“小姐唱歌真好听,我先弹着,该唱的时候奴婢提示您。”“嗯,好。”

就这样练了有七八遍,才算配合默契,莲柔站起身,“小姐这歌叫什么啊,真好听啊,能不能把词告诉奴婢啊?”“好啊,想必唱了这么多遍,你也会唱了。”

说着走向书桌,写下了星月神话的歌词,莲柔看着歌词勾起了阵阵心事,肖翎知道莲柔与夜影还有那个月儿有什么关系,只是她不愿说肖翎也不好问。

时间过得很快,陛下和王爷们都来了,莲柔帮肖翎打扮好,去了大堂,因为是册封王妃,所以王爷的其他妾侍也来了,都在大堂候着了,看着肖翎进来,四个妾室一同起身,行李“参见王妃娘娘。”

肖翎感觉有点脊梁骨冒凉风,女人争风吃醋该有多可怕啊,她们嘴里恭恭敬敬的,心里应该盼着我早点死吧,“都免礼吧。”优雅大方的坐在她该做的地方,等着王爷和陛下,四个妾室各个打扮的艳丽漂亮。

肖翎刚坐下,陛下和王爷们就都来了,五位美女还有丫鬟都一起行李,“参见陛下,参见王爷。”

施璃夏作为本朝的君主,与身俱来带着威严,“都免礼吧。”“谢陛下。”

施璃夏看见莲柔根本不看自己,可还能感觉到她的恨意,又看了看肖翎,中了毒竟然能相安无事。肖翎也打量着这位陛下,他和施璃嵩很像,这兄弟四人都很英俊,让人移不开眼,看着肖翎和施璃夏互看的眼神,施璃嵩走到肖翎身边,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细语“怎么,想传达什么了么,别费心思了。”

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和施璃嵩这么亲近,肖翎有点不习惯,不过还是老实呆着,微笑的小声回应“王爷多虑了。”而在外人看来却是暧昧至极。

松开肖翎,“大家都坐吧,皇兄,璃原,璃赋,都坐吧,管家,传膳。”施璃夏坐在上座,左边是施璃嵩,肖翎还有施璃嵩的四个妾室,右边是施璃原和施璃夏。

施璃嵩拖着肖翎站起身,“这是本王的皇兄,当今圣上。”肖翎颔首,“皇兄。”

“这是三弟施璃原。”“三弟”“这是四弟施璃赋。”“四弟”一一介绍完毕,施璃嵩兀自坐下了,肖翎还站着,有点尴尬,自己斟酒一杯,“今日得见皇兄和二位皇弟,翎儿先干为敬。”说着仰头喝的一滴不剩。然后大方的笑了笑,坐了下来。

施璃原起身,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嫂子这般温柔贤惠啊,二哥,你艳福不浅啊。还有四个那么美丽的妾室,弟弟我实在羡慕啊。”说完摇摇头,对着施璃嵩和肖翎干了一杯酒。

“三哥,你别取笑二哥和二嫂了,皇兄还在呢。”说着施璃赋起身举杯,“小弟敬二哥二嫂。”

施璃嵩也喝了一杯,那两位王爷才坐下,肖翎看施璃赋年纪不大,和肖翔差不多,不过很文弱,但又不失帝王家的气质,跟施璃原不同,一看施璃原就知道是个不正经的花公子。

“听闻翎王妃出嫁前曾经中毒了,身体恢复可好啊?”施璃夏喝着酒不痒不痛的问着,这一问却让莲柔身子僵住了,肖翎没在意到莲柔的表情,只是不明白怎么会好好的提到这件事,“多谢陛下记挂,翎儿没事了。”

四位妾室也是各吃各的,没什么表情,她们知道王爷是没有感情的,他只会宠幸听话的女人。所以都不敢太张扬。

施璃夏抿嘴一笑,“没事就好,朕还盼着你们早日给朕添个侄子呢,哈哈。”肖翎和其他人也附和笑了两声。只有莲柔面无表情,施璃夏看在眼里,他知道莲柔对自己只有恨。

“这饭朕也吃饱了,璃赋啊,趁着这好气氛,你来吹个曲子吧。”说话间侍女们正一盘盘撤着桌上的酒菜。收拾完毕,施璃赋拿出朱笛,“各位皇兄,二嫂,见笑了。”说着吹了首欢快的曲子,肖翎心想,人才啊,长得这么优美又这么有才,祸害啊。转念一想,这施璃赋表演完不就轮着自己了么。

果然,施璃原看好戏似的默默开口。“皇兄,今天王府有了王妃,是不是该请王妃来点才艺啊。”施璃原知道肖翎出身将军家,哪来的才艺,撑死会弹弹琴,肯定弹的还不怎么样,听二哥说这女人貌似是奸细,干脆让她出出丑,灭灭她的威风。

施璃夏哂笑着“好啊,璃嵩,让你的王妃给大家带点气氛啊,可好。”

施璃嵩也存心想让她丢丢丑,当然不会拒绝陛下和三弟的好意,“王妃啊,既然大家都期待着,你就给本王一个见识你才华的机会吧。”语气里都是不屑。

肖翎当然不傻,这个施璃原和施璃嵩是一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