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各怀心思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3032 2012-11-04 15:18:13

  夜月还在回想莲柔的话,难以掩饰内心的忐忑,夜音,你终于要回来了吗?夜影察觉到夜月的异样,也知道是莲柔的话让夜月产生了希望,但愿不要让她失望。安慰的拍拍夜月的后背走进王爷的屋里,闻道一股浓浓的醋味,夜月皱着眉问夜影,“这醋是怎么回事?”“是王妃要煮的,应该是对王爷有好处吧。”王妃能忍受着病痛,在黑夜之中和莲柔一起赶来救王爷,他相信王妃是为王爷好的,所以没有疑虑的叫人煮了白醋。夜月将药箱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拿出瓶瓶罐罐,看到李婉依守在床前,眼角泛着泪花,好一个柔情似水的娇妻啊,怎能叫人不心生怜惜,夜月在一旁调和药膏,夜影褪去施璃嵩的外衣,转脸对李婉依说道,“依夫人,我和夜月帮王爷上药包扎,您在这有些妨碍夜月,还是请回吧。”施璃嵩也点头,“婉依,你回去吧,本王没有事,这点伤不算什么。”松开施璃嵩的手,李婉依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王爷,婉依回去了,夜月小姐,一定要好好照顾王爷。”说完便很不舍的离开了。夜月没工夫去理会那份柔情似水,端着刚调好的药,慢慢抹到施璃嵩的伤口上,“爷,有点疼,您忍一下。”施璃嵩皱眉忍着疼痛,夜月放轻动作,“爷,这药抹上不会留下疤痕,不过就是疼了点。”抹好药膏,夜月小心的在施璃嵩的胳膊上缠好白布,胸口的伤口太大太深,白布绕着胸腔裹了好几圈。

肖翎二人回到碧殿,在莲柔的精心照料下,带着倦意和腹部传来的疼痛睡下了,莲柔没有回自己的屋里,而是去了施璃嵩那。施璃夏要行动了,他要夺到所有的一切,不管他是否爱小姐,都不能把小姐交给他。施璃嵩想要的是王位,也不会善待小姐,不管小姐落到谁的手里,对将军来说都是不利的,自己必须要保护好小姐。一股浓郁的醋味扑面而来,是小姐叫夜影差人煮的白醋,小姐竟然如此的关心王爷,只可惜王爷看不见小姐的好。莲柔走进去,夜影正在帮施璃嵩穿衣服,夜月收拾药箱的手停止了移动,感觉到有人来了,转头竟然看到的是莲柔,急忙跑过去扯住莲柔的手,“夜音,是你,对吗?”说着便拉着莲柔的衣角拽到施璃嵩的床前,“爷,夜音,夜音回来了对不对?”夜影给施璃嵩穿好衣服,走过去拉来夜月,“夜月,你冷静点,她一直都在这王府啊,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她。”莲柔久违的笑容浮在脸上,“以后叫我莲柔就好了,我还是习惯这个名字,王爷的伤处理的怎么样。”夜月自信满满的说道“有我在,再大的伤都没事,这点伤还不算什么,就是有点失血过多,休息几天就好了。”说完就去收拾药箱了,莲柔笑着摇摇头,“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啊。”

施璃嵩躺在床上,问莲柔,“莲柔,你决定回来了吗?”“嗯,施璃夏要行动了,这是小将军悄悄塞给小姐的纸条,王爷,您看看。”施璃嵩接过纸条,皱着眉,“怎么字迹这么模糊不清。”隐约能看出来是肖元溪知道自己有难,让肖翎尽力阻止自己出门,以防被人暗算,只是没想到今晚就被暗算了,肖元溪又怎么会帮自己呢,还是说,这只是肖翔的想法。“王爷,小姐把纸条放在袖子里,不小心落水了。”夜月收拾好以后,走到莲柔身边,“落水?是说王妃落水吗?爷,不是您吩咐让属下用暗器把王妃打落水中的吗?”莲柔一惊,“夜月,你说什么?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施璃嵩瞪了一眼夜月,夜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在一旁低头站着。“璃赋不会游泳,我又喝醉了,肖翎落水,你肯定会下去就她,但是你救不上来,见你跳进水里,施璃夏不会无动于衷,只是我没想到,肖翎会晕过去,而他竟然能留她在宫里过夜。”莲柔没从施璃嵩的语气里听到一丝的愧疚,“我还是不明白,这和小姐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把小姐打入水中。”“我只是在试探肖翎在施璃夏心中的地位。”莲柔失落的反问,“那你看到小姐忍着病痛去救你的时候,你就没有一点感动么?小姐煮这白醋是怕你的伤口被感染,你不觉得愧对小姐吗?你何时变的像施璃夏一般无情了。”施璃嵩的表情很复杂,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压抑许久的仇恨不允许感激的出现,弱声弱气询问莲柔,“那肖翎她现在怎么样。”“没事了,睡下了,只是还在发烧。”莲柔无力的垂下头,施璃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愧疚,也不明白是不是感激,只是淡淡的说,“明天等她醒了,让夜月去看看吧,不过,施璃夏不是让你们留宿皇宫么,你们怎么会出来的?”莲柔掏出玉牌,放在桌子上,“他有公事,去御书房了,还真是多亏了这玉牌,不然出宫很费劲。”自嘲的一笑,那是施璃夏篡位后给自己的,象征着皇室的地位和身份,也是施璃夏给予自己作为郡主的信物,当时竟没舍得扔,因为他是自己的哥哥吗?因为他害了身边所有的人却从没伤害过自己而感动吗?为了回报姨母和表哥,为了回报将军府的培育,自己不能接受做郡主,也不能帮着任何一方去伤害另一方,所以做了肖翎的丫鬟,一心去照顾保护这个对自己如姐妹一般的肖翎。放弃了亲情,也放弃了爱情。然而,看到受伤的施璃嵩,终究是心软了,自己不能再熟视无睹了。

思绪飘飞,每个人都在回想从前,施璃嵩闭着眼,回忆肖翎在自己怀里时的那份安逸,是自己从没有过的感觉,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猛然睁开眼,若不是因为将军府,自己恐怕永远不会注视到她。他不知道自己对肖翎的注视俨然成为了习惯,怀疑也好,厌恶也罢,这个女人的消息始终被自己尽收眼底,直到后来他爱到无法自拔,那时候才明白,这就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羁绊,她一直在自己心里,只是由憎恶变为了无休止的爱恋。莲柔思索要不要告诉施璃嵩在皇宫里的事情,她的潜意识里不希望施璃夏受到伤害,但又不想对自己的恩人和亲人一无所用,看出她的犹豫不决,施璃嵩不想逼迫她,不想她陷入痛苦里,“莲柔,你愿意回来,我们很欢迎,你走后,夜门交给了璃雨处理,她不会武功,只能处理一些日常的琐事,等时机成熟了,我把她叫回来,夜门还是交给你更让我放心。”夜门是莲柔和施璃嵩创建的门派,莲柔走后,就交给了施璃嵩的妹妹璃雨,一来为了璃雨的安全,二来也让她在忙碌中忘了父皇和母妃的死带来的沉重打击。莲柔痛快的答应了,毕竟是自己曾经的心血,也是自己和夜墨初识的地方。夜月听到莲柔要回到夜门,乐的嘴都合不拢,又因为刚才自己的失言不敢说话,只是一直张着嘴笑,像一个得到蜜饯的孩子,那张秀丽的脸上展露的表情让夜影看的心神荡漾的,只是夜月什么都不懂,永远像孩子一样,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意。现在可好了,莲柔肯回来了,自己就不用每时每刻守着王爷,也能有时间多和夜月在一起,开始憧憬着自己的幸福。施璃嵩也狡黠的一笑,施璃夏,你注定是要败的,你没有资格执掌玉玺,现在你所拥有的一切只是为了衬托你以后的一无所有,父皇,孩儿要为你报仇了,您和母妃可以安息了。莲柔该说的也说了,立场也表明了,便回了碧殿睡下了,夜月也回了石室,只剩下夜影在屋里照顾施璃嵩。所有的人都是各怀心思,却都是以爱为名。

皇宫里,施璃夏伏在御书房的案几上,听回来的探子回报,派去的人都死了,施璃嵩受伤被人所救。那是他他花了三万两的黄金,雇来三个漂流杀手,竟然没将施璃嵩杀死,自己真是低估了他的本事了。愤恨的离开御书房,直奔了刚才自己为肖翎安排住处的偏殿,只是刚走近便看到宫人晕倒在门口,焦急的一把推开门,空空如也,施璃夏握紧拳头,砸在门框上,竟然打晕我的宫人,就这么担心他?就这么想回王府么?难道我对你的好还比不上他的冷漠折磨么?肖翎,我不会放过你的,施璃嵩,你不配拥有父皇的爱,不配拥有肖翎。这一切是我自己争取的,你没有资格拿到。大步朝着自己的寝殿走去,吩咐侍女准备热水沐浴,湖水是那么冰凉刺骨,救你的人是我,肖翎,这份人情,是你欠我的。施璃夏沐浴完毕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孤独吗?也许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