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留宿皇宫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3420 2012-11-04 15:18:13

  天已经黑了,东方国使者走后,护卫少了一半,趁着防卫松懈,夜月小心翼翼靠近亭子周围,在湖周围的花丛中隐藏着,王爷临走前吩咐自己,天黑时趁机进宫,在王妃将要离开亭子的时候用暗器把她打入水中,还不能伤着她,夜月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这么做,可既然爷吩咐了,自己只能照做。伏在花草丛里,夜月等待出手的机会。

“璃赋,你的诗朕会留着,真是好文采啊,时候也不早了,二弟,四弟,你们回府吧,二弟喝了不少酒,王妃,你就费心照顾了。”施璃夏领头走出凤仪亭,夜月握紧手里的石子,等到肖翎走到石阶上时,石子从手里飞出,打在肖翎漆盖上,肖翎只觉得膝盖刺痛,腿一软倒进湖里,莲柔惊呼,“小姐。”便纵身跳进水里。肖翎不会游泳在水里扑腾,她感觉身体越来越沉,初春的湖水冷的刺骨,由于月事的原因,肖翎浑身颤抖,在莲柔的救护下没有沉到水底,只是莲柔毕竟是女子,在这么冷的水里也没法救上肖翎。施璃赋拽着夜影,“你快下去救她们啊,这么冷的水,万一生病了怎么办啊。”施璃嵩还搭着夜影的肩,“不是属下不肯,只是王爷还醉着,属下的身份也不好下去救王妃啊。”施璃赋有些着急,这时候施璃夏跳下水,“陛下,快救我家小姐啊。”莲柔冻得嘴唇发白,声音颤抖,施璃夏抱着肖翎在水里运着内功,莲柔在施璃夏身后助了他一掌,施璃夏抱着肖翎从水里跳到地上。莲柔松了口气,也运功跳上地面。夜月趁乱飞身离开宫里。

肖翎觉得自己要不行了,在施璃夏的怀里瑟瑟发抖,逐渐失去了意识。莲柔有点不知所措,施璃嵩眯着眼看向施璃夏怀里的肖翎,还有施璃夏担忧的表情,心里有些异样。可更多的还是一种欣喜,很好,慢慢就能钓上施璃夏了,肖翎真是一颗好棋子。“来人,宣太医,二弟喝醉了,朕带着王妃去华贵妃宫中,让太医前去诊治。”施璃夏匆匆走到华妃宫里,莲柔一行人也紧随其后。沈椒柳姐妹看见施璃夏抱着肖翎,二人浑身冷湿漉漉的,焦急的走上前去,“参见陛下,姐姐这是怎么了。”沈椒柳担忧的思量着。“不必多礼了,华儿,找个地方让她躺下。”“陛下,就让王妃在臣妾的床上躺着吧。”施璃夏抱着肖翎,轻轻放到床上,太医也来了,把了把脉,“陛下,敢问这位娘娘可是处在月事期间。”莲柔在床边守着,冲太医点点头,老太医开了福药,“陛下,老臣开一副药,煎了给这位娘娘服下,驱除寒凉即可,现在赶紧给娘娘换上一身干衣服,盖好被子吧。”肖翎缓缓睁开眼,有气无力的喊着莲柔,“小姐,我在这呢。”莲柔在床边握着肖翎的手,“太医,麻烦您给莲柔瞧瞧,别让她着凉生了病。”恳求的看着施璃夏,“太医,给这丫头看看,别让她着了凉。”“这,陛下,先容老臣帮您把把脉。”“朕还用你看,你先看好她们,朕回去换一身干衣服。”说完甩甩袖子走人了。施璃夏回想肖翎今天的歌,嘴角扬起,这女人还真是奇才,自己都昏迷不醒了,竟然还能想着莲柔。幸好当初那毒没有毒死她,不然自己就不会知道这世上还有个肖翎。

沈娇华从衣柜里拿出两件干净点衣服,“莲柔是吧,你把这衣服换上,再伺候王妃换好衣服。王爷,我们就先出去吧。”施璃嵩推开夜影,独自走向门外,“爷。您,,”“本王酒醒了”语言里充斥着沉闷。

莲柔换好衣服,“小姐,我帮你把湿衣服换了。”肖翎面色发白,浑身都在颤抖,“莲柔,我左手袖子里有一张纸条,你帮我拿出来,看看内容告诉我。”莲柔拿出纸条,字迹被水印的不太清楚,隐约能看清,“小姐,纸上写着,王爷有难,近日阻止其出府。”“嗯,我知道了,你收好纸条,帮我换衣服吧。”换好衣服,施璃夏也回来了,“汤药熬好没有,”太监细声细语的回话,“回陛下,熬好了,正往这端呢。”不一会一个宫女端着药送到肖翎床边,莲柔接过碗,一勺一勺喂到肖翎嘴里,药太苦,一勺一勺喝太煎熬了,肖翎缓缓伸出手端过碗,一口气喝了下去,“莲柔,帮我倒杯白水。”莲柔还没起身,施璃夏竟然端着一杯水递到肖翎面前,“多谢陛下。”接过水,慢慢的喝了下去。

施璃嵩看着这一切,不自然转过头,只是他不知道那其实是自己的嫉妒,他更没想到的是,施璃夏竟然让肖翎留在宫里,“王妃身体不适,天色又那么晚,今日就留在这吧,二弟,这是后宫,你留在此也不方便,若是不放心就留下这丫头还有华儿的姐姐来照顾她吧。”这话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施璃嵩看都没看肖翎,向施璃夏行礼告退了,夜影也随着走了出去。只是肖翎有些感伤,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王妃,现在这般情形,又留在这里过夜,他竟然不过问,甚至看都不看自己,何等的无情伤人啊。“皇兄,我也走了,二嫂,你多注意啊,早点康复。”

施璃赋追上施璃嵩的脚步,看看周围没有外人,小声冲着施璃嵩嘀咕,“二哥,皇兄是不是喜欢二嫂啊,怎么会那么紧张她啊,二哥,你可要小心啊。”“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听声音听不出什么起伏。夜影也感到危机了,陛下明知王爷和王妃没有感情,无非逢场作戏,可是就这么留下王妃,无法不让人误会,也实在是驳了王爷的面子。施璃嵩一句话都没说,“爷,今天这事。。。”“回府再议。”施璃嵩没有坐马车,而是自己骑马回了王府。

皇宫里,沈椒柳觉得尴尬至极,陛下在此也不走,自己和妹妹倒像是外人了,施璃夏也感觉出气氛的怪异,走到床边,抱起肖翎,“朕带着王妃回寝殿,你们姐妹叙叙旧吧。”莲柔吃惊的走上前阻止,沈家姐妹也纷纷下跪,“陛下,万万不可啊,王妃是王爷的妻子,陛下带她回自己的寝殿着实不妥,不如就留在臣妾这里,臣妾和姐姐还有莲柔可以照顾她啊。”“是啊,陛下,您这样做确实不妥。”“没有什么不妥,朕做事情还用别人来指点一二么。”说着便抱着肖翎出去了,留下面面相觑的姐妹俩,“姐姐,这王妃是什么来头啊,陛下这样做,岂不是在挑衅王爷的权威。”“我也不清楚啊,陛下的事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的,刚才王妃躺在床上,被褥也湿了,你差人换一套干的吧。”

施璃夏抱着肖翎向寝殿走去,莲柔跟在后面,“陛下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火了。”施璃夏没有说话,踢开门,把肖翎温柔的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莲柔,我们出去说话。”

施璃夏关好门,坐在寝殿外面的台阶上,“你也坐吧。”莲柔坐下来,“你就不能收手吗?你害了多少人了,你不怕遭到报应么,你害死了先皇,害死了姨母,你还想连三位王爷一起害死么,现在又搀和进小姐,小姐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施璃夏低下头苦笑,“哼,报应?要是有报应我早就死了吧。只要是我想得到的,我就一定要得到,包括肖翎。”“不,你没有爱,你那根本不是爱小姐。”“你知道毒是我下的对吧,你在王府尽心效力,是帮我赎罪吧。”“你醒醒吧,我不想最后你死无葬身之地。”“莲柔,我知道你恨母后,她生下你来刺激姨母,却没有抚养你,竟然是姨母精心的照料你,教你弹琴,看来她对那个方柳真是用情至深啊。”“你住口,你不配叫她姨母。”“是,我不配,我害死了她。”“我求求你,收手吧,王爷是你的亲弟弟,他和三王爷他们不一样。”“就是因为他的身份,母后和姨母是亲姐妹,只是因为姨母是温羽璃的好朋友,所以父皇就宠爱姨母,甚至对施璃嵩和璃雨也比对任何人都好。以前你总跟在他身后叫他璃嵩表哥,却不曾听你叫我这亲生的长兄一声哥哥,从小不管有什么好东西,父皇都留给他和璃雨,从不正眼看我一次,都是他的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大差距。当我得知父皇有意传位施璃嵩时,我就开始暗中联系朝中官员,拉拢人心,势必得到皇位,我的能力不比他差,凭什么上天这么待我。”“哼,你现在不是得到王位了么。”“是么,你当我不知道施璃嵩心里所想么,肖元溪执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说那是父皇和姨母的心愿,父皇死前交托给肖元溪三十万大军的军符,肖元溪虽然名义上听从于我,我知道他不会那么乖乖听话。”“所以,你就暗中派人毒害小姐,防止将军背叛吗?”“谁知道她竟然没死,那天在王府见到她,她只是简单打量着我,眼里却只有施璃嵩,为他唱了那么动情的歌,以他对将军府的恨意,一定不会善待肖翎,可就是这样,肖翎眼里也只有他。所以这个女人,我要得到她,宫晏时,她表现很出色,她落水以后,竟然关心的是你,那么一刻,我真的动心了。”“你会动心么?你只是想得到一切王爷的东西,你错了,小姐并不爱王爷。”“不爱么?那岂不是更好,那就由我来宠溺她,让她爱上我。”“做梦,小姐不会爱上你的,你也得不到她。”屋里传来肖翎柔弱的声音,“莲柔,莲柔,你在哪。”莲柔起身走进屋里,“小姐,我在这。”施璃夏坐在台阶上盯着天空,星光璀璨,只是因为你是他的我才想要得到你么,我是真的被你吸引了呢,你不爱他,那就来我这里吧,翎儿,朕会对你好的,只要你不背叛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