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暗杀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783 2012-11-04 15:18:13

  他轻快躲闪每一剑的刺杀,倒是那黑衣人的身上处处是鞭痕,就在准备最后一鞭解决掉对方时,却不曾想狠狠挥出的鞭子被死死抓着不放手。与此同时,又冒出三人,一个冲向夜影,另两个杀向施璃嵩。

顿时间,杀气腾腾,此时的三个人完全不同于刚才的那些脓包。鞭子还被人握在手里,施璃嵩空手对战两个持剑高手,两名刺客相互配合,左右夹击,纵然他深厚内力护体,也不能情意对付如此毒辣的高手,很明显,他们是想和自己同归于尽。

施璃嵩找到空隙,推掌打在一人背上,后迅速勒其脖颈,本想夺来对方手中的剑,却不曾料想黑衣人竟一剑狠狠地自杀式刺进自己的胸膛,顺势也刺进了施璃嵩的胸膛,来不及去感受疼痛,他握着黑衣人的手拔出剑,一脚踢中另一来人的腹部。

而另外一边,夜影也很吃力,对手和自己功力不相上下,只是打着打着,黑衣人引着夜影慢慢靠近了施璃嵩,四个人便一起陷入战斗中,夜影看到施璃嵩受伤,大喝一声,“贼人,看招。”

剑尖直指刺客的心窝,没想到黑衣人竟然转过身没有躲闪,任由剑从后背穿过,却把自己的刀剑指向施璃嵩,冲着他的心脏狠狠刺过去。

看出情况不妙,说时迟那时快,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的齐用内力送出手里的武器,同时指向施璃嵩的胸前和后背。夜影的距离不够解救到王爷,施璃嵩也来不及轻功翻身而出,无奈之下为了避免被剑穿过身体,只得侧身让胸口被划破一道长长的口子,月黑风高,涓涓的血液流出,已经看不出那血是黑色的还是红色的,只是渐渐麻木的伤口提醒他已经中毒。

远远赶着马车前来的释瑜二人看见夜影引开刺客作战,而施璃嵩无力的靠在墙壁上。涟音勒住缰绳,一脚用力踏着马车的木板,飞身而至,“王爷,你没事吧。”

施璃嵩捂着流血的伤口一本正色,“涟音,本王现在命你前去援助夜影,记着,留活口带回王府。”

“是!”她抽出腰间的软剑闪到黑衣人旁边。

释瑜缓缓走近,拿起他胳膊放到自己的肩上,两个人蹒跚踱步,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瘫软在地上,连锁着施璃嵩也倒下,因为被搭着肩,她正好在他怀里。

怀里的人面色苍白,柔弱依人,美目流转的看着自己,即使在受伤的时候也让他有吻住她的冲动。

抽出被施璃嵩压住的胳膊,她衣袖上沾满了血,想起他把自己丢在皇宫不闻不问,自己竟然还拼命赶来救他,真是不值得!掩埋内心的担忧,释瑜淡漠的转过脸看着星空,虚弱无力的感叹,“我是没有力气了,等涟音来救我们吧。”

施璃嵩沉默,他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谢谢她赶来救自己么,那不是她应该做的么,她应该弥补肖元溪夫妇的罪过,还是说自己应该拒绝她,可现在竟然那么安心的躺在她身边。不想想太多,流了大量的血,他也早没了力气,昏睡了过去。

等到施璃嵩睁开眼的时候,涟音正撕着衣服替他简单的包扎,释瑜坐在自己的脚边靠着窗口闭目而息。

“王爷,没留住活口,刺客被擒时自尽了,这是您的鞭子。”

车停下,夜影走进马车将施璃嵩驮到寝殿。

释瑜叫住转身离去的夜影,“夜影,你命人在这屋里多煮些白醋。”

看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她焦急的大喊,“不想让你的主子伤口溃烂得破伤风死去就照我说的做,再赶紧找大夫来,快去啊。”

“属下正是要去找夜月,王妃,属下马上找人把白醋煮上。”夜影一闪,就没了人影。释瑜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可笑啊,还用自己交代么,夜影当然会照料好他。

“这么点伤,本王死不了。”施璃嵩体会到这女人的彪悍,不愧是将军府出来的。

她还没来得及去后悔刚才的言行,便看见有人端着白醋在床边用小火炉煮起来,接着便是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王爷,王爷。”来人是李婉依,梨花带雨的扑到床边,“王爷,您怎么样,没事吧。”

他笑着伸出手,抚上李婉依的脸庞,“婉依,本王没事,别哭了。”

靠!差距怎么这么大?自己拼了命去救他连句谢谢都没有,这依夫人掉两滴眼泪就温柔安慰。她顿感无奈,牵强的咧开嘴笑道,“既然依夫人来了,就好好照顾王爷吧,涟音,我们走。”

只是走着走着,为什么脸颊开始湿润,原来是自己不知不觉得落了泪,她不敢再往下想,最好只是因为委屈才哭,不然还能因为什么呢?

“小姐,没事吧。”

涟音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珠,“我知道小姐心里委屈,王爷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情,其实他心里是很感激小姐的。”

释瑜破涕而笑,不是他不懂感激,而是自己想多了,怎么能期盼他的感激?

“我好累,涟音回去以后你快洗个热水澡睡下吧,不用照顾我。”

“我有内力,这点水温还不能把我怎么样,只是小姐你,要好生养着,不能落了病根。”

“这么顽强的我怎么会轻易倒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