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入梦唯美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987 2012-11-04 15:18:13

  涟音叠整齐新的衣衫放在床头后离去,“小姐,一会儿少将军会来,你快着好衣装。”

她还沉浸在悲伤愤恨中不能自己,听到肖翔要来,隐约感觉事情要大了。

“姐姐,我从涟音传来的信中都知道了,爹让我转告你不能意气用事。”肖翔急急忙忙赶来,姐姐如此,他也心疼。

“我还能怎样意气用事?说白了都是我的本分。”她有什么好怨恨?死后重生,肖元溪待她如心头肉,肖翎与她擦肩交代要互相照顾彼此父母,她视他们为至亲。

“姐,你明日进宫,爹让你想方设法探出陛下地宫的情况。”

“这算是任务吗?”

听到姐姐语气中的委屈,他安慰道,“别怨爹娘,他们也是无奈,先皇交付的责任,爹要忠守。”

“还有别的事吗?”

“至于凌大哥,我会跟他好好解释的。”

什么凌步尘,肖翎压根没和自己说,释瑜一直被这个人困扰,每每提及凌步尘释瑜都会心痛,那是肖翎残存的意念,却在折磨释瑜的心神。“这些事你不要跟凌大哥说,我自会处理。”

“三年前王爷亲眼看见娘手持匕首剜入先帝心脏,娘为了抚平王爷的憎恨才甘愿在皇陵受苦。”

“是娘杀了先帝?”

“不是,我临走时爹特意交代让我告诉你,虽然娘不是有意杀害先帝,但最终是因为娘的剜心之创才使得先帝归西,只是这其中原委我也不清楚,爹只说了这么多。”

释瑜明白,肖元溪这是要自己带着对施璃嵩的歉意,“你告诉爹娘,我会助王爷的。”

“姐,你要保重,我不能久留于此。”

“回去吧,一路小心。”

释瑜真的累了,肖翔走后,她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小姐,早些休息,明日还要入宫。”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比她知道的多?为什么她要受这份罪,肖翎,我在这里替你尽孝,你在那边也好好照顾爸爸妈妈。

缓缓地睡去,许久之后入梦,是将军府,是在自己闺房之后的花园。

“翎儿,你哭什么?”

“尘,你看,你为我种的花,都凋落了。”

“来年它们还会再开。”男子温柔的眼眸满是宠溺。

“可再开的就不是这些模样了。”

“不要哭,我们一起将这些花叶葬了,也算对得起它们陪伴你这一夏,好吗?”

“只能这样了,尘,你不要像它们一样,你要永远陪着我。”

男子抱住肖翎,“我的傻翎儿,我怎么会离开你。”

秋风瑟瑟,花瓣叶片旋转凋零,一男一女在枫树之下埋葬花叶,浪漫而温馨。

一夜的梦,她梦见肖翎和凌步尘的爱情,怎么会这般坚贞唯美。

涟音端着水盆,“小姐,该洗漱了。”

释瑜呆板坐在铜镜前任由涟音摆弄她的头发。

“小姐何苦要闷闷不乐呢?起码我还陪着你一起啊,不管未来是什么,我和你一起面对。”

“是啊,我还有你。”她调整呼吸,硬扯出个笑脸。

“这样才对,你笑起来最美。”

“就你会说话!”

“快些吧,少将军还在大堂等着护送你进宫呢。”

太监尖细的声音在大堂里响起,“王爷,将军,陛下派奴才来接王妃娘娘进宫。”

“我爹怕姐姐路上没有伴,特意让我来护送姐姐进宫,公公不会介意吧!”

“将军这是哪里话,有将军保驾护航,奴才们该叩谢才对。”

“既然公公和肖将军都在,本王也算省事,翎儿,你就随他们去吧。”

省事?好你个施璃嵩,我在你心里就算个麻烦吗?从她进门,他就没看她一眼,释瑜心寒,曾经自己坚强的心在他突破防线的那一刻沦陷,施璃嵩,我终究对你动了心。

释瑜走后,施璃嵩莫名的心酸,明明心里不舍还装的无所谓。

肖翔看见释瑜脖子上渐有渐无的吻、痕不禁笑起来。

“肖翔!你笑什么?太龌龊了。”释瑜有些嗔怒。

他笑起来像个阳光下的男孩,只是笑的理由有些不阳光。

“还有你,涟音,你不许笑了。”

话一说出来两个人笑的更是厉害,肖翔单手扶着涟音的肩旁,玩笑着说,“唉,这个姐姐不温柔啊,我说你就别等那个什么墨了,咱两个人郎才女貌,你比我姐温柔多了,就从了本将军吧,可好啊,美人。”

肖翔的手随着涟音的肩膀一抖便滑了下去,“我可不敢,万一那云月阁的花魁带着小翠小红什么的来找我麻烦怎么办。”

“你们两个别闹了,马上就要到宫里了,不过,翔儿啊,你流连花丛之中可别伤了身子,以后没法为肖家传宗接代啊。”

肖翔脸上一阵神色尴尬,“二位姐姐就别打趣我了。”

欢颜笑语,到达宫里,肖翔一改之前玩笑模样,细心记住姐姐入住的宫殿和路线。“我就送到这,涟音,替我好好照顾姐姐。”

“怎么肖翔才来就要走,朕还想留你在此共进午膳呢。”

肖翔抱拳低头,“谢陛下美意,只是家母看管较严,末将还是早些回去吧。”

“哈哈,看来将军夫人还是当你是孩子啊,既然这样,你就快些回去吧。”

“是,末将告退。”说完话冲释瑜眨了眨眼,甚是可爱。

施璃夏赋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王妃快进屋吧,这屋子一直给你留着呢。”

“陛下煞费苦心,为的就是让臣妾入宫作诗?”

“肖翎,女人还是糊涂一点比较好。”

“臣妾不明白陛下的意思。”

“你不明白,那涟音肯定明白。”

一旁的涟音终于开口,“我说过,你不要牵扯进小姐。”

“可她现在在我身边,既然来了,我没打算让你们离开。”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异口同声。

“别急!肖翎,你留在朕身边朕才能对肖将军放心,而且,施璃嵩对你貌似还算上心,有你在,朕了了很多顾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