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赠枉凝眉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304 2012-11-04 15:18:13

  施璃嵩合尺黑衣上身,四人快马加鞭。

“皇兄,夜墨,你们来啦!”

“璃雨,皇兄这几日繁忙,没时间来看你,在这过得可好?”

“知道惦记我就好,皇叔和皇婶还在屋里等着,快走!”

屋里一对中年夫妇正饮茶对聊,见他们走进来,女子放下茶壶,带着怒意闪身出掌,被施璃嵩巧妙地躲开。

“姓施的,你个没良心的兔崽子,拐走了我两个徒弟,现在还敢来!”

夜月夜影上前拦,“师傅,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您老人家就别生气了。”

夜影跟着附和道,“就是啊,师母。”

正坐男子哈哈大笑道,“嵩儿,瞧你这一来就把婶婶气的,哈哈。”

“我能不气吗,咱们总共就三个徒弟,叫他带走两个,还管的服服帖帖的,以前从不见他们这么听我的话,哼!他来一次我打他一次!”

施璃嵩陪笑递茶,“皇婶教育的是,是侄儿不好,在这和皇婶赔罪。”

“这还差不多,你们来这干什么?”

施璃嵩担忧的看着璃雨,“是这样,涟音她愿意回来掌管夜门,我是来通知璃雨回去的。”

璃雨笑容僵在脸上,“皇兄,你说什么?”,“夜墨,你也知道对不对?”

“璃雨,不要胡闹!”

“好,皇兄说什么就是什么,璃雨不胡闹,何时回去?”她面无表情,心里却恨得痒痒。

“五天后太后寿辰,你提前一天回来就好,我让夜影来接你。这几日你在这里好好收拾行李,以后再不用来神药山。”

“不,我要夜墨来接我,天色已晚,我去歇息。皇兄再见。”

夜墨苦恼的垂下头,不知所以,公主的情意像重石压得他难以喘息。

“皇叔,太后的寿辰,您怎么打算。”

“哼,那毒妇过不过寿,和施靖有何关,干脆送她一瓶毒药罢了。”

“霍娘,你怎么这般口无遮拦,嵩儿,还是和从前一样,你替我和你婶婶备份礼送去吧。”

门被推开,走进来挎着篮子的青衣素女,夜月跑去拉着她高兴唤着,“师姐,我好想你啊。”

她宠溺对夜月一笑,上前微微颔首弯腰,“见过王爷,见过夜墨公子。”

夜墨温文尔雅乐道,“鸢尾姑娘客气了!”

就只听见夜月叽叽喳喳的问着很多问题,“师姐,我走了这么多年,你会不会惦记我啊。师傅会不会和师姐说我坏话?”

“怎么会?你怎么一点都没变?”

鸢尾是霍娘的得意门生,从来细心谨慎,做事刻苦耐心,在神药山一待就是十二年,学尽了霍娘的本领,甚至医术比霍娘更胜一筹。

“夜墨,你现在和夜影去召集夜门中人,本王稍后便去。”

“属下领命。”剩下夜月可怜巴巴的看着施璃嵩,“爷,属下不想回去,就留在这和师姐待两天,到时候和公主一起回去,还望您能准许。”

他看了看鸢尾,沉稳肃静,当初若不是霍娘百般阻拦,现在这个鸢尾也应该是自己的手下,夜月和她在一起磨磨性子也好,爽快的答应了。

“嵩儿,皇兄在世时最不愿看到的就是你们兄弟反目,不是万不得已,你还是别出手为好。”

“皇叔不必担心,侄儿心中自有分寸,夜门还有些事情,侄儿先行告退。”

鸢尾目送他离开,心里思量着,这男子戾气太重,想必不会那么乖乖听话。

山洞之内众人齐聚,头顶飞驰而过施璃嵩矫健的身形,落脚台前,威严语道,“本王今日是来告知各位,你们的掌门夜音,不久之后会重返夜门。”

话出,四下感慨称好,夜音一去便是三年杳无音讯,这新来的公主虽说精明,却主不了事,一切还是夜墨隔三差五来打点,这下可好了,夜音终于归返,夜门也可以重振旗鼓。

“夜影,你不用随本王回府,直接去宫里。”

“爷,您是想让属下把王妃接回?”

“本王何时说让你接她回来?”施璃嵩狠抽马鞭扬长而去。

留下夜影不知所措。

“爷的意思是让你去宫里看看王妃怎么样,你子时回来禀报。”

“你笑什么?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你这智者千虑不也有一失吗?赶紧回去拿夜月的药膏抹抹,残了我可不管!”

夜墨内伤,疼的只有自己知道,无奈叹息,妖娆凤眼眨着担忧。

夜色朦胧,宫中灯火阑珊,深褐信鸽飞入又飞出,隐没在黑暗无人察觉。

“涟音,既然你这么厉害,那我考考你,把今日我教给乐官的曲子弹来听听怎样?”

“这个还真难不倒我,你等着!”

她双手如丝绸柔软抚弦奏鸣,深远悠长,曲子好听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她技艺精湛,不止释瑜,甚至隐藏的暗卫都在心里共鸣。

顺着琴声,施璃夏迷失心神推门静坐,“堪比天籁。”

“是小姐教的。”

“夜色正好,出去赏月。”

没等释瑜是否同意,施璃夏抱着她飞身而上屋顶,涟音如影随至。

“宫乐告知肖王妃编排甚好,如此效率值得嘉奖,朕许你明日回府。”

“谢陛下。”

“怎么这般生分,白天时候的气势哪去了?”

这兄弟俩怎么都爱鸡蛋里挑骨头,怎么都看别人不顺眼。

“你真的放我们回去?”涟音半信半疑,“你不会在打什么主意吧?”

他扭过头苦笑,“在你心里,我就如此卑鄙?”

“那你怎么会甘心放小姐回去帮着王爷反你。”

“一切都还未水落石出,凌步尘尚无动静,我也懒得再在你们身上费心,虎翅世间罕见,肖翎胳膊上的花汁足以说明他们二人的重视程度,我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惹怒他们给自己添麻烦。”

“陛下误会了,这是爹爹给我涂的,就为在陛下、王爷和凌将军之间保我周全。”

“那朕也没必要跟一只雕犯冲。你可以随意通知他们二人这里的情况。”自信的态度足够说明地宫防范周到毫无瑕疵。“都说了是赏月,别提那些烦人的事扰了心境。”

“既是赏月,就该应景。涟音,我教你的曲子是有词的。”

“哦?念来听听,朕还真想知道什么样的词能配上如此韵律。”

释瑜浅笑,娓娓道来,“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暗处,夜影躲藏在树枝茂密的角落悄悄注视对面屋顶的情形,从施璃夏将王妃抱上屋顶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此,有暗卫在守护所以不能再往前,屏气凝神,以他的功力足够听见三人谈话内容。

“这是枉凝眉,总是适合一些有缘无份之人,不过也算脍炙人口,送给你们,算是祝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