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是非纷乱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940 2012-11-04 15:18:13

  思绪飘飞,施璃嵩回忆她在自己怀里时的那份安逸,是从没有过的感觉。若不是因为将军府,自己恐怕永远不会注视到她。

其实,他对她的注视俨然成为了习惯,怀疑也好,厌恶也罢,这个女人的消息始终被他尽收眼底。这就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羁绊,她一直在他心里,只是由憎恶渐渐变成了别的。

涟音思索要不要告诉施璃嵩在皇宫里的事情,她的潜意识里不希望施璃夏受到伤害,但又不想对自己的恩人和亲人一无所用,看出她的犹豫不决,施璃嵩不逼迫她,不想她陷入痛苦里。

“涟音,你走后,夜门交给了璃雨处理,她不会武功,只能办理一些日常的琐事,等时机成熟了,我把她叫回来,夜门还是交给你更让本王放心。”

毕竟是涟音曾经的心血,也是她和夜墨初识的地方,痛快的答应了继续掌管夜门。

皇宫里,施璃夏伏在御书房的案几上,听回来的探子回报,派去的人都死了,施璃嵩受伤被人所救。那是他花了三十万两的黄金雇来的三个漂流杀手,竟然只是将施璃嵩伤了皮肉,自己真是低估了他的本事。

愤恨的离开御书房,直奔偏殿,只是刚走近便看到宫人晕倒在门口,焦急的一把推开门,空空如也,施璃夏握紧拳头,砸在门框上,竟然打晕我的宫人!施璃嵩,你不配拥有父皇的爱,也不配拥有肖翎。这一切是我自己争取的,你没有资格拿到。

大步朝着自己的寝殿走去,吩咐侍女准备热水沐浴,湖水是那么冰凉刺骨,救你的人是我,肖翎,这份人情,是你欠我的。施璃夏沐浴完毕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孤独吗?愤恨吗?也许吧。

深夜带给人的宁静,就像一块难耐的寂寞强压在胸口,安静的王府,安静的皇宫,同样安静的还有将军府。

华妃宫中。

沈椒柳和妹妹躺在床上悉数这几个月未见的相思牵挂。妹妹的痛苦,她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一切却只是为了父亲的地位,那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自己和妹妹也只是父亲巩固权位的工具罢了。

安静的夜晚,有人欢喜有人忧。

刚睡醒,丫鬟走进来禀报,后宫的大部分妃子都来了,沈娇华顿时头都大了,“不知各位姐姐们来我这里所为何事啊,昨日我姐姐随王爷王妃进宫赴宫晏,便留在这里陪我过了一夜,有些起晚了,还望各位姐姐见谅啊。”

“听说昨天陛下留肖王妃在皇宫过夜了,这可是不合常理啊。”

“是啊,还是把王妃抱到了陛下自己的寝宫,我们姐妹们可从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妹妹啊,不是姐姐我说你,怎么你也该把陛下留下,听说陛下是从你这把王妃抱走的吧。”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沈娇华一一奉上茶水,陪着笑脸。

“姐姐们,这陛下要做什么,妹妹也拦不住啊,更何况,昨日是王妃不小心落进水里,被冷水激晕了,正巧我姐姐在这与我聊天,陛下便带王妃来这里请太医医治,实在是天色已晚,才留王妃在宫中过夜的,姐姐们就别计较了。”

“呦,听妹妹的意思,是姐姐们小气,吃了王妃的醋了不成。”一个妃子放下茶杯,目中无人的讽刺沈娇华。

看到妹妹的处境,沈椒柳不禁心疼妹妹在宫里的日子,竟然是这般勾心斗角。自己不过是王爷的一个妾室,根本没有资格和陛下的妃子们说什么,只能看着妹妹受气。

“你们一大早还真是清闲啊,来华儿这寻麻烦呀。”循声一看,陛下来了,沈椒柳和妹妹都舒了一口气。施璃夏早上刚醒来就听宫人说妃子们都去华妃那询问昨夜肖翎的事情,便匆匆赶过来。

“参见陛下。”

“都免礼吧,肖王飞身体不适,二弟醉的不省人事,朕这个做皇兄的照顾一下自己的弟媳不算为过吧。”带着怒意的施璃夏大步流星走到椅子旁坐下,审视这些女人,不禁心生厌恶。

“陛下,臣妾只是听宫人们说的,是怕影响了陛下和王爷的关系,也怕传到朝堂上陛下挂不住面子啊,还望陛下切莫生气,是臣妾们做的不对,不该来询问华妹妹。”一个妃子娇媚的辩解,其他人也跟着附和,“是啊,陛下就别和臣妾计较了。”

施璃夏压着心里的怒火,扯出迷人的笑容回应着,“既然爱妃们都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各回各宫吧。”

“是,臣妾告退。”一个一个终于离开了。

“华儿,毕竟你姐姐不是宫里的人,朕现在派人送她回王府,改日有空,朕会带你去王府看望你姐姐,这样可好。”沈娇华不同于那些世俗的女人,施璃夏宠爱她,因为她不惹是非,本本分分。

“多谢陛下。”

沈椒柳听到这话自然开心,福了福身,“谢陛下厚爱,有陛下的宠爱,想必妹妹的日子过的会很好的,就不劳烦陛下派人了,我随着王妃她们一起回去就好。”

“还是朕派人送你回去吧,昨夜她们已经走了。”提起肖翎,施璃夏掩不住心里的怒火。瞧着陛下在气头上,谁也没多说话。“华儿,你们姐妹聊吧,一会儿会有人来送柳夫人的,朕还有事。”一身的威严伴着怒气像风一样离开了。

施璃夏走后沈椒柳的心里始终不能平静,王妃怎么突然就走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才刚吃过早饭,施璃夏派的几个宫女就到了,沈椒柳整理好衣衫,不舍的拉着沈娇华的手,“妹妹,我走了,你好生照顾自己。”

“姐姐,我送你。”

宫门口目送沈椒柳远远离去,或许再见面的时候,已是两难境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