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实为关心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534 2012-11-04 15:18:13

  “陛下万岁。”

施璃夏抬手扫过众人,“众爱卿平身免礼。”看见施璃嵩站在堂下,他眯着眼在心里寻思,你的命真是硬啊,这么几天就康复了。

不过还是要装作关心一下的,“听闻嵩王爷前几日身体不适,现在可康复了,朕这宫中事物繁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前去探望啊,今晚,朕和璃赋一起去你府上,咱们好好叙叙可好。”

好啊,既然你跟我演,那我也跟你演一出,施璃嵩作揖回道,“多谢陛下关心,臣弟已无事了,今日回去臣弟一定为陛下准备好酒菜。”

“哈哈,好。”施璃夏大笑,“众爱卿可还有事要秉。”

无人回应,他朗声说道,“过几日太后寿辰,众爱卿也知母后偏爱诗词歌赋,不知爱卿们可有什么好主意替朕为母后编排一番。”

说到诗词,自然是文相出马,“启禀陛下,臣这里有几未新进文职,才赋异柄,可为太后效劳。”

“可有舞者?”

“回陛下,他们都是文臣,不会跳舞。”

“唉,这可如何是好啊!母后最烦的就是一板一眼的文字,若是伴着舞者或歌妓就好了。”施璃夏故作烦恼摇头皱眉。

“可是歌舞伎向来文学修养不够,陛下要寻的人着实不好找。”

这是哪一出?施璃嵩冷眼,他大概猜出施璃夏的意图。

“陛下,上次东方皇子前来,肖王妃一支墨青舞惊艳四座,再加上锦缎之上的水调歌头更是令人震撼,臣想,是否可由肖王妃为太后着手准备一番。”朝堂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可缺的是比聪明人还聪明的人,这个开口的官员估计日后是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爱卿所言极是,可王妃是摄政王之妻,真这样做是会耽误摄政王与王妃的时间的。”施璃夏料定会有人记得肖翎的才能,得罪人的事干脆丢给下面人去做,自己坐收利益。

“太后也是臣弟的姨母,为太后尽心是臣弟和王妃应做的。”大家的话都说到这儿了,施璃嵩再不表态就显得太不识大体。

“摄政王如此孝心,朕定然告知母后,让她老人家开心开心。”兄弟俩对笑,心里都如明镜一般。

“既然众爱卿无事,退朝!”

其实大多数人是揣测不出施家二兄弟的心情的,只有少部分人能看出来其中的奥秘。

“爹,陛下有意破坏姐姐和王爷,该怎么办?”

“放心,你姐姐会处理好的。”

一上午,释瑜就在洗衣服中度过,双手搓的通红,换了好几盆清水依然毫无进展,只是可惜了施璃嵩为刁难她而毁的这衣服,如此好的面料,平白人家见都没见过。

“王妃做事效率太低,本王还等着穿呢!”

“王爷若要责罚,便罚。”反正我做什么你都不满意。

“本王就欣赏你这种人,逆来顺受,不知反抗。”

释瑜在身上擦抹干净手上水渍,提起拧干的锦袍,“翎儿没有能力洗净,还请王爷准备其他衣衫。”

“洗不净就丢掉,本王不缺这一件。”

看见她高挽起袖子,双手连着腕部都是红的,他眉间皱起,“你们这些奴才都瞎了?看见王妃如此受累还无动于衷,本王养你们何用?”

下人跪了一地,瑟瑟发抖,唯独涟音走近为王妃放下衣袖给她细心涂抹护手的花蜜。

“是翎儿要这样,不怨她们。”

“下人就该有下人的样子,她们统统该罚。”

释瑜想笑,她们没帮自己要受罚,如果帮了自己,还是会受罚,这些丫鬟们年纪都不大,她一时心软,“王爷放过她们吧,翎儿甘愿受罚。”

“记住你只是王妃,还不能指挥本王,至于她们,每人领五十掌刑,以后不用再在王府浪费粮食了。”

“王爷,她们都还年轻,五十掌刑太重了,离开王府她们再找差事也不易。”释瑜请求着拉住他的手,却让他瞬时感到她双手的冰凉。

“你敢忤逆本王!”

“翎儿不敢。”

“涟音,去给王妃装一罐热水捂手,至于这些下人,照本王所说之法惩处。”

释瑜已经尽力,接下来就看她们的造化了,但愿她们以后能遇到好人家。

“怎么?王妃对本王的处置有异议?”

“翎儿不敢,只是,王爷还未责罚翎儿。”

“本王见过讨赏的,没见过你这样上赶着讨罚的,你是王妃,不要让人觉得你太下贱!”

他气愤离去,涟音拿来热水灌给释瑜抱着,笑道,“小姐,其实王爷是在关心你呢!”

嘴角见笑,她也觉得水罐好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