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棋子价值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477 2012-11-04 15:18:13

  “陛下如此大费周章就为了将我软禁于此?”

“不然呢?”

“那我宁愿一死也不会在你身边委曲求全!”施璃夏让她进宫不止是简单的囚禁她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凌步尘没看错人,你确实精明,不过朕现在开始怀疑凌步尘和施璃嵩能不能驾驭你。”

“陛下多虑,臣妾与他们二人无半点关系。”

“没有关系?看看你脖子上的痕迹,你还敢说和施璃嵩没关系!”

释瑜恍然大悟,“昨天是你下的药?”

“别当朕是傻子,自你嫁入王府就一直没和施璃嵩行夫妻之事,朕无非做个顺水人情。”

好一个精明的君主,这样一来,直接调拨了凌步尘和施璃嵩的关系。“陛下如果怀疑凌步尘的身份可以直接免去他一切职务,何苦利用我一个弱女子的清白让他们两虎相争?”

“你也别用这样的语气跟朕抱怨,肖翎,朕没想过伤害你,也没想伤害任何人,可你应该知道,一切妨碍江山稳固的人都该除掉。”

抱怨?我有资格抱怨吗?

涟音拽住许释瑜挡在她身前,“你放了小姐,让她回王府,我留在这里。”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不过我刚才说了,你们谁也别想走。”

“你觉得你困的住我吗?”

“如果没有肖翎,那这皇宫应该困不住你,可你会抛下你的小姐自己走吗?”

“你放了她不好吗?”

“肖翎啊肖翎,你的地位还不轻,施璃嵩可以用你要挟涟音回去掌管夜门,朕现在也可以利用你的安危威胁她留宫做郡主。”

原来如此,自始至终,释瑜都是一粒棋子,一旦失去价值,她还不如一颗弃子。

“小姐,我一直都是在你身边照顾你的涟音,永远都不会变。”她眼里泛着泪花。

释瑜不想问下去,从那悲伤的表情和泪水里她体会的出那是一段难以揭起的伤疤。

“朕命人备了午饭,你们随朕南偏殿用膳。”

一张不大的桌子,饭菜的种类似乎没有因为她和涟音的到来而特意增加,她还以为他一顿饭能来个满汉全席呢!

施璃夏夹起最大的鸡腿放进涟音碗里,又给释瑜夹起一个,怎么都不觉得他是什么歹毒弑父的小人。

“肖翎,朕叫你来不是吃白饭的,你得给太后准备一些寿辰节目。”他优雅端着碗咀嚼。

“那准备好之后是否可以准许臣妾回王府?”

“是你已然爱上施璃嵩了还是朕比他更可怕,让你想早些离去呢。”

“陛下不应该觉得臣妾是凌步尘的人吗?”

“以前朕确实怀疑过,可没找到线索。不过现在你的心里所想应该不是凌步尘,而且只有施璃嵩那种不懂女人的笨蛋才会认为你和凌步尘有什么关系,明白人都能看出他对你的情意,却还只有他不明白自己的感受。”

笨蛋!施璃嵩就是个笨蛋!

涟音味同嚼蜡,施璃夏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对她的照顾和爱护,再冷的心也会融化。

“吃好了就要为朕办事,肖翎,下午你就去宫乐殿指点一下乐官。”他接过下人呈上的锦帕抹了一把嘴角,“朕很忙,没时间看着你们,不过你们要是想离宫是不可能的,因为朕给涟音的玉牌已经作废。”

一股清香飘过,施璃夏和风一样消失,他吃饱饭就去办公,比雍正帝还勤劳!释瑜开始喜欢这个勤政爱民的皇帝,心狠手辣是历朝君王必须要有的处事风格,然而他还带着一点点温柔和细心,从他对涟音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小姐,我带你去宫乐殿。”

“不着急,我们随处溜溜,皇宫这么大这么漂亮,总不能白来!”她咧着嘴傻笑,引得涟音开心。

两人逛了许久连四分之一都没走完,“涟音,这皇宫怎么这么大?得废多少木材建工啊?”

“那是自然,皇宫是施国最大的建筑,其次就是嵩王府。”

看来施璃嵩家大业大啊!

“爷,刚才忙着给夜墨疗伤,把这事忘了,王妃的燕窝已经炖好。”

施璃嵩瞥见夜月手里端着掺入避孕药材的粥,心中一紧,“拿去倒了,以后不用为王妃准备这个。”

“爷,这?”

“让你去你就去,怎么这多废话!”

“哦!”

“等等!夜墨怎么样?”

“回爷,属下给他治了,今日就能活动。”

“本王知道了,你去吧。”

“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