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不乱章法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696 2012-11-04 15:18:13

  太监在门口阻拦,“王妃娘娘稍后,容奴才进去跟陛下禀告。”

不一会儿,太监摆出一脸笑窝出来,“适才拦了王妃娘娘的路还望娘娘见谅,陛下有请。”

陛下的寝殿就是不一样!设计大气,一走进去正对面是扇屏障,上面还挂着条长长的浴巾,沐浴完毕的施璃夏换好衣物从床边走过来,单手撩开珠帘,头发湿湿的搭在肩上,身上还有隐约有沐浴花香,模样甚是魅惑。他从身边走过,“有事到画间说。”

跟进画间,释瑜看见内侧墙壁上挂着的画卷,卷上之人是温羽璃,年轻时的娘亲,美的不可逼视。

看出她眼里的惊讶和疑惑施璃夏缓缓拿起笔写写画画,“那是父皇所画,挂在这里二十多年,每天都有人打理,防止落下尘埃。”他看向画轴,神往一笑,“这画画的很美,父皇此生钟情温夫人,最终还是成全了肖将军。”话锋一转,“说吧,你来这里干什么?”

“就是问问陛下,地宫建在哪?机关又装在哪?”

“你觉得呢?”

“臣妾觉得就在陛下寝殿之内,你才沐浴过浴池就干燥见底,也不见半点水汽,机关在浴池里!”

“说的不错,就算你知道这些也没什么用,地宫高手如云,除非整个夜门出动,不然想动这里一根毫毛都是不可能的。”

“你其实不是他们说的恶毒之人。”

“不恶毒怎么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你帮施璃嵩朕不反对,如果你敢帮凌步尘,朕定会在璃嵩出手前果断了结你。”

“那你倒是猜猜我在帮谁?”

“哼!肖翎,朕佩服你!”

“是臣妾该佩服陛下,既然我什么都知道,你不得不放我回去。”她笑颜宛如明月,心中凄凉,终于完全把自己搭进黑洞。“我跟你赌,不管是王爷还是凌将军都不会有人来救我,这次是你打错算盘。”

“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来?”

“很简单的道理。”释瑜高挽袖口露出上臂,“风头血莲的花汁粘到皮肤上就不会消退,散发出的香味常人闻不到,但会引来虎翅,暗卫再厉害的轻功也抵不过虎翅速度,而且一只雕就能解决的事情何须他二人亲自出手呢?”

施璃夏不怒反笑,“既然如此,安排好寿宴之后你二人可以离开。”

落下最后一笔,“朕画的还算是有几分相似吧!”

细看,不正是自己的模样吗?“岂止是几分,陛下神笔之作。”

“你和你娘亲真像,朕不愿意毁了父皇的手笔,就一直留下温夫人的肖像,见到你的时候怎么都觉得似曾相识,想必是因为这画。”

门外传来尖锐嗓音。“参见太后。”

“哀家来看看陛下。”

“母后怎么来了?”

“原来王妃也在。”

“那臣妾就不打扰太后与陛下,臣妾告退。”

太后大晚上来找施璃夏是不是为了涟音的事?释瑜坐在窗户前面托腮愣神凝望,真不知道涟音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姐,其实我是太后的女儿。”她搬来凳子坐在释瑜对面。

“我大概也猜的差不多,不过,你总不能活在过去,干嘛放着今天的美好而去回忆痛苦?”

酸涩的眼睛被空气刮出泪水,释瑜帮她擦干脸,“哭一下就好了,一直哭就显得你太过娇弱。”

破涕为笑,“我不知道爹是谁,从被小姨母抚养长大,我只知道有王爷是我的表兄,陛下是我一母同胞的哥哥,太后是我娘亲,不过自始至终我没叫过他哥哥,也没叫过她娘。”

“你不是先帝的孩子?”

涟音摇头,“听温夫人说,太后生下我后就不管不问,姨母心性善良,不忍看我吃苦,就求将军收留我在府上,每日都去教我弹琴。”

“你恨太后吗?”

“不恨,生儿不如养育恩,我一直将姨母视为亲娘,王爷待我也很好,该有的关爱我一分不少,现在又有你,有时候觉得是上天待我太好了。”

“能这样想就好,不过我要是你就会去做郡主,陛下对你的好很难得,而且位高权重吃喝不愁!”,“嘿嘿,逗你的啦!别瞪我嘛!”

“别打马虎眼,你真打算帮王爷跟他对立?”

“放心,陛下就算下台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爹会保全大局的。”

能这样就好,涟音不希望他受伤害。

“夏儿,你执意要封她郡主?”

“母后,我定下的事不会改,这些年她经历太多,我不想她再吃苦。”

“包括你在内,所有人都怨我不知检点,哀家不想解释,只不过涟音不能入宫,哀家不想每天都看见她。”

“她是你亲生女儿!”

“可她不是施家骨肉,不能乱了施家章法。”

“那母后生下她之时又何曾想过章法?”

太后一掌打去,施璃夏脸上顿时显出红印,“混账东西!你也敢指责母后!”

“是孩儿错,母后出气便是。”

“你要封她是你的心意,哀家不阻拦你的旨意,让她心里舒展一些也好,但哀家不准许她入族谱也不得入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