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罚跑归府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033 2012-11-04 15:18:13

  “恐怕这声姐夫,你这辈子是没希望叫了。”

“哼,以后你求我叫我都不稀罕呢。”肖翔嗤之以鼻,“王爷傲立于世,肖翔高攀不起。”

“你倒是宠辱不惊威武不屈,战场上需要你这样的性子。”

“切,末将这南翼副将的名声可不是白得的。”

“目前施国兵分五处,北方由镇北将军司空铭镇守,西边是璃原负责,然而兵权最重兵力最多的还是南翼将军温武真坐镇的南部平原,凭借你的本领和你与南翼将军的舅甥关系,你当之无愧南翼副将。”

“王爷好像早就知道凌大哥是我们将军府暗卫出来的人?”

“他的本事本王怎会不知,御东军三万兵力由他掌控,你们将军府才叫卧虎藏龙。”

“其实凌大哥和姐姐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若不是姐姐和你有婚约在先,估计现在和凌大哥已是一对良人。”

施璃嵩掩饰着心里醋意,“肖翎在本王身边比在军营风餐露宿强很多,你们有什么好委屈的?本王该报的仇迟早会报,温羽璃欠的血债本王会调查清楚再替父皇和母妃讨回说法!”

“王爷,你所做的一切,我爹都看在眼里,到现在你还不明白这之中的缘由么?你还不明白施伯伯的意思吗?施伯伯死前交托我爹三十万军符不就是为了防止你们兄弟自相残害吗?”

“父皇死在温羽璃的手里,这是事实,肖元溪归顺施璃夏也是事实,你们该得到应有的制裁。”

“那你就让姐姐来承担这一切么?姐姐心知肚明你的想法,却心甘情愿为你赴汤蹈火,一切都与她无关,我只希望王爷坐上王位之时能放了姐姐,让她和凌大哥共结连理吧。”

施璃嵩心里泛着怒火,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她帮助自己只是为了凌步尘?“哼!既然肖翎心甘情愿,那本王就不会辜负了她的心意,至于放了她,你想也别想,本王的女人何时容许过别人去拥有。”

肖翔鄙夷着“王府众人还都是一样啊,王爷霸着姐姐的幸福不肯珍惜,夜墨至今都不给涟音一个说法,我还真是佩服施璃雨的手段,哼,有其兄必有其妹。”一甩袖子,留下一句“告辞。”

释瑜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看见肖翔甩着袖子离开,估计两个人谈的不愉快。

“本王早怎么没发现王妃如此厉害,半天时间竟然得来这么重要的线索,施璃夏对你真不错!”他才坐下就丢给释瑜这样一句话,跟刚才的温柔截然相反。

“翎儿为王爷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对你来说还用赴汤蹈火?”他捏住她优美弧度的下巴,“有这么美的一张脸就足够了。”

她有点吃痛,权衡之下还是不要挣扎为好,任由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

半晌不见她反映,松开手才发现她下巴红了,忍气骂道,“你不会反抗吗?下巴疼不知道跟本王说吗?”

“夫为妻纲,王爷做什么都是应该。”

“贱人!本王不想看见你。”

“那翎儿就下车。”他说什么她就要照做,惹怒他是没有好结果的。

释瑜吩咐马夫停车,一人下车徒步行走。

“我下去看看她。”

“涟音你给本王坐好,让她自己走回去,不!是跑回去。”

他揭开门帘,“王妃身形发福,该好好锻炼,一个时辰之后若是在王府不见王妃踪影,加罚!”

“翎儿谨遵王爷吩咐。”然后她奋力开跑,只见喧闹大街,一个衣着光鲜的女子在风中奔跑。

施璃嵩气的捏紧拳头砸在窗框上,她怎么就不知道琢磨一下他的心意再行事。

“小姐如此顺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本王怎么没看出她是温顺,明明是在挑衅。”

“是你自己这样想的而已,既然关心她就别用这种方式。”

他被说中,一时间尴尬,“本王何时关心她?你闭嘴!本王气不顺。”

释瑜跑的浑身冒汗,终于体会‘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意义。

“涟音,多长时间了?”他伏在案几根本看不进去书上的字。

“已经过去两个时辰,王爷,这是你问的第三遍。”

夜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远远瞧见王妃举步艰难朝书房跑来,“爷,王妃来了。”

他摔下书,出门指着释瑜怒吼,“本王让你一个时辰跑回来,你自己算算你用去多久?”

“回王爷,翎儿迟了一个时辰,请王爷责罚。”释瑜实在撑不下去,如此强度的运动对她来说根本受不住,实在忍不下去转过身跑开哇哇大吐。她知道王爷洁癖,如果看见吐的满地都是肯定不能饶了自己。

他匆忙走上前抱起将要晕倒的她,“夜影,赶紧去叫大夫来。”

“肖翎,你给本王醒醒,别在那装死!”

释瑜躺在床上刚刚恢复意识,涟音端药碗过来喂她,“小姐运动强度太大,伤了气管,这是大夫给你熬的药调理一番。”

“王妃迟到一个时辰,该罚什么?”他坐在对面暗自生气,她怎么就这般倔强?

“王爷,她现在得静养。”

“你下去,这里不需要你!”

“是。”

她没力气说话,也没力气回话,现在还能罚什么?就差去死了吧。

“说话啊!你不是很会逞能吗?从皇宫跑到王府,王妃的壮举天下人皆知!”

“咳!”应该是气管被凉风激到,一咳嗽满嘴血腥味道。

施璃嵩端起碗亲自喂她吃下,结果汤药顺着嘴角全流了出来,不是她不会喝,而是他不会喂。

“等你养好了本王再加倍责罚。”他仰头喝进部分苦汁后悉数灌入释瑜嘴里,如此动作连续几次,到最后竟成瘾般舍不得离开她的唇,掠夺式霸占她嘴里的空气,紫黑汤药味道开始由苦涩慢慢变甜,直到她不能呼吸才起身拉开距离。释瑜本该红晕的脸颊尤为苍白,施璃嵩为她擦去嘴角,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像她这样不知道配合的。

“来人,照顾好王妃。”

走吧,走了就别再来折磨我。释瑜如是的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