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越发惊喜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545 2012-11-04 15:18:13

  牡丹春苑,和娇人一阵旖旎缱绻过后正喝着酒,两人聊得天南海北,肖翔带着满嘴的酒香吻上去,啃咬牡丹唇瓣,抬手刚要探到胸前的柔软,门就被推开,一瞧见是施璃嵩,怒从心起,不舍的离开红唇,仇视道,“嵩大爷还真是急性子,说什么也得排队啊,本公子今天包场。”

牡丹自然知道施璃嵩是王爷,瞧这架势想必是有事来找自己,可肖翔从不把这个王爷放在心上,自然不吃他那一套。

见势伸出纤纤玉手抚着肖翔胸口,娇声说道,“官人,想必这嵩爷也是有急事啊,你别动怒呀。”

施璃嵩进屋自然能闻见一股暧昧过后的味道,还没等他开口,肖翔暗含讽刺的挖苦,“来这儿的当然都有急事,只不过嵩大爷家有娇妻,莫不是出来偷腥!”好你个施璃嵩,我姐姐刚走你就寻花问柳,本将军偏不如你的意。

“本大爷的事情,还不需要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管,现在赶紧从这消失,本大爷还有事情要办。”

“有事要办?是不是太急了点啊,我姐姐现在在宫里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倒好,跑来作乐。”

施璃嵩稳稳接住肖翔甩来的酒杯,洒出的酒弄湿了手指,牡丹托腮像看戏一样置身事外,这样的场景怎么能错过?想必这普天之下也就只有肖翔敢和他施璃嵩对着干。

“肖翔,你别不自量力,想动手你还没那个斤两。”摔出酒杯砸个粉碎。

“那就试试!看招!”一脚踏在凳子上飞跳至施璃嵩面前左掌右拳挥了过去。

见招拆招攻防错落。“你有两把刷子啊!”

谁都没有打下去的心情,肖翔转身怒目而视,“我姐姐为了你赴汤蹈火,姓施的你不识好人心,别等失去我姐姐再后悔!”绕过他气匆匆离开。

看肖翔就这么走了,牡丹皱眉抱怨,“王爷,您可真是会扫人兴!”

“你看看吧,认不认识这是谁的笔迹。”

她哭笑不得,“王爷这么晚来就是为了让我看笔迹?”本来和肖翔待的好好的,这王爷非来搅合,牡丹虽然对他不来电,可也敬畏那份威严。拿起纸条一瞧,不是肖翔的字吗?

“呵呵,嵩爷啊,牡丹要是不认识这字呢?”

“牡丹,你在本王面前还是放聪明点的好。”

她开眉眼笑,“这个我还真知道,不过,王爷,牡丹斗胆求您别去为难这字迹的主人。”

施璃嵩没说话,只是斜眼看向牡丹,那意思明显就是,不要和自己讨价还价。

好吧,自己吃的住的都是人家王爷的,在人家手底下做事也该尽尽职,拄着头抛了个媚眼道,“这是肖翔的字。”

面露一丝惊讶神色,他话也没说就走了,留下牡丹在屋里生着闷气,什么跟什么啊?还以为肖翔今夜能陪自己了呢,全让王爷给破坏了。

肖翔走得很慢,他知道施璃嵩会追上他,明知他去找牡丹不是为了风流之事,可心里还是不舒坦。

感觉到身后的人,他停步转身挑衅,“呵,王爷行事还真是快啊,莫不是那方面不行吧。”

“本王的本事比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强!”,“少将军功夫了得啊,入我王府就如入无人之地,甚至夜墨都追不上,着实让本王刮目相看。”

“哼!夜墨啊夜墨,竟然认不出本将军。”

瞧出他对自己的考究,肖翔接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调查笔迹,怎么样,我的字还算萧散疏朗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是说将军府的人想怎样?”

“施璃嵩,平常时候我当你是王爷,也是我姐姐的夫君,我敬你三分,你真当我是怕了你不成么?若不是我姐姐,我才懒得管你的事情,施伯伯死了就只有你自己伤心吗?你只相信你所见的,比起死在陛下手里,我想施伯伯更愿意死在我娘手里。”

“就凭温羽璃她也配吗?父皇识人不明,本王可不会任人摆布,现在看本王实力强过施璃夏你们又来投靠么?势利小人。”

“你别不识好人心,爹这么做自有他的理由,我们将军府上上下下为施国齐心效力,你有什么资格指责爹娘,若你再这样执迷不悟,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

“本王姑且信你一次!”

“不是信我,而是我姐姐,这是我姐姐告诉我的。”

肖翎?她能耐还真不小,他和肖元溪探了许久都没音信,肖翎竟然半天就知晓答案。两次,她助了自己两次,不知不觉笑意浮上,一开始抵触她嫁来,只是后来,越发的惊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