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偶碰小姑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503 2012-11-04 15:18:13

  “夜月,明天你就要走了,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师姐有时间就去看你。”

夜月眨着眼睛问道,“真的吗?师姐可以下山看我?”

爱怜整理好夜月被风凌乱的刘海,似乎她永远也长不大,“你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我趁现在教你一招‘散毒无隙’也为日后有备无患。”

“你肯教我你的绝招,我自然乐意学。”

鸢尾从袖间拿出一包药粉,“这个是山坡上蝳尾草根研成的,你也知道它的毒性,很好解,你用过记得及时服下解药。”弯身包起一堆土,“现在我用土砂示范,教你怎么大范围将毒散出而不伤到自己。”

提掌至腰间手化为掌刀,推出土包,另一手弹指震散,集内功于手上,只见她在震开的沙土中穿游,却不曾被碰到丝毫,鸢尾振臂劈掌横式扫腿,土砾以她为中心四处散开,顺气立定,说道,“来,你试试,让我看看怎么样。”

学着鸢尾的模样,夜月开始把练,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被泥土沾了一身。

“别灰心,多练练就好,天色不早,快去歇息吧。”

“师姐,我想和你一起睡。”

“那好吧,不过不许流口水!”

“师姐你坏!我就小时候流过那一次。”,“你别跑,就知道取笑我,师姐,等等我啊!”

时别多年,终于可以和师姐待这么久,谁知好景不长。

“夜墨,我要睡了,你来做什么?”

“爷刚才飞鸽传书,让你赶紧回府。”

“现在?”

“快回去,别让爷久等。”

“哦!”不舍转身,“师姐,我走了。”

“没关系,过几日我就能去看你。”

“那好吧。”

夜月快马加鞭,爷这个时候传信肯定有大事。

“涟音,爷叫我什么事?”

“王妃受伤,你快去医治。”

不看不要紧,仔细检查释瑜身上多处擦伤,夜月十分惊讶,王妃把自己弄成这样还挺不容易的。

“你看了半天看出什么没有?王妃到底怎么样了。”

“爷,擦伤虽多,涂些药就好,就是王妃肋骨断了两根,这几天不能剧烈活动。”

“药给本王。”

她没听懂,愣着疑惑。

“把药拿来,本王给王妃上药。”他一声吼叱,夜月赶忙交付。

“王爷,我和夜月先退下。”

施璃嵩轻轻脱掉释瑜所有衣服,耐心仔细处理每一处伤口。

“你不是说来赎罪吗?现在呢?是本王在伺候你!”

“翎儿现在这般,王爷可能消气?”

“你就是死,本王也不会放过你。”

“那就生死相依。”她嘴角见笑。

“你。。。”

“翎儿能揣摩出王爷的心情,王爷难道不在意翎儿吗?”

“哼!王妃摔糊涂了吧!”

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王爷自便,翎儿好累,要睡觉。”

“这里是本王的寝殿。”

“那翎儿回碧殿。”艰难起身,胸肋传来剧痛。

“本王何时让你起来的?躺好!”

夜黑风高,门窗紧闭,他在她身旁安心入睡。

一早醒来,身边哪还有人。“涟音,帮我穿好衣服,回碧殿。”

“娘娘,涟音被王爷叫去了,我来帮你吧!”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夜月扶释瑜回去的路上正撞夜墨和璃雨。

“属下参见王妃。”

上下打量,这男子绝对的妖媚,怎会生来这幅面孔。让女人还嫉妒的样貌,弯长对眉吊梢眼,没有棱角的脸型像玉盘一般滑腻。这就是让涟音抱憾的情人么?

“璃雨拜见嫂嫂,皇兄立嫂嫂为王妃的时候,我还在神药山上没来及去奉茶,还望嫂嫂见谅。”

“没关系,一家人不需要这么多理数。”

“璃雨还有事找皇兄相商,稍后再看望嫂嫂可好?”

“你客气,有事就去忙。”

看似乖巧的小姑子,谁知道是敌是友。

璃雨到门口时就听见施璃嵩和涟音在说的事,施璃夏要封她郡主。掩去心内种种娇笑道,“皇兄,这书房还是和原来一样。”

“你的丫鬟还在等你呢,快回自己寝殿去。”

“皇兄干嘛一见着我就撵我?”她撅嘴撒娇,“涟音,你没看见本公主?夜影可以不行礼,但是你好像没有这个资格?”

“属下拜见公主。”

“璃雨!听皇兄的话,赶紧回去。”

“皇兄根本不疼爱璃雨。”她怒气冲冲跑开,凭什么涟音会有那么多人护着?

“她是让父皇惯坏了,涟音,你别在意。”

一笑了之,她还能怎么在意?“我先回去看看小姐。”

“本王跟你一起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