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安危取决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637 2012-11-04 15:18:13

  “公主,这是夜音的房间,很久没人进去,估计屋里也是灰尘满地杂乱无章,公主还是不要进去被灰尘沾染为好。”

“让开!”

“公主,您不能进去。”

施璃雨噙着嘴角的笑容,扬手便是一巴掌甩在夜月脸上,怒喝,“本公主就要进去,你让开。”

夜月摇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璃雨抬手,还没落到她脸上,便被夜影和夜墨齐齐抓住手臂。

夜影拉着夜月离开,“公主要进,你干嘛拦着。”

“我不想让她再欺负涟音。”

“那你何必跟公主对立,看看你,脸上都肿了。”

“夜影,她又要陷害涟音了,又要破坏涟音和夜墨对不对?”

“这不是我们能管的。”

璃雨伸手打开拽着自己的手,一把推开石门,里面竟然一尘不染,铁琴还在石桌上摆着,“她走了三年,屋里还这么洁净,夜墨,是你在打扫?”

他没说话,眼里露出无限的柔情,施璃雨一时气结,抱起铁琴匆匆离开,知道拦也拦不住,轻轻关上石门。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下,夜墨的爱就这般沉痛,痛了三个人的心。

公主屋里响起琴声,施璃嵩闻音前去,看见她正在抚琴,而抚的竟然是涟音的铁琴。

握住她随着挑拨琴弦的而律动的手腕,“璃雨,你这是作何?”

“皇兄,涟音就这么轻易的做上郡主怎么能服众,我必须要给众人一个交代,若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皇室,那这施国的天下岂不大乱。”

“璃雨,你到底想做什么?”

“皇兄别担心,我不会伤害她,既然她琴弹的那么好,就让她以琴艺服众吧,你要答应我,寿宴之时不能阻拦我对涟音的考验,我也是为她好。”

知道璃雨心里不平衡,既然她说了不会为难涟音,施璃嵩也就放心。

“还有就是,我会求大皇兄赐婚。”

“你再说一遍,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是我的亲哥哥,应该希望我幸福才对,夜墨就是酒楼和云月阁的老板,皇城首富这样的身份还配不上我这个公主吗?就算为了我的幸福,你帮我这一次吧。”

看到妹妹眼角的泪水,他便没有怒喝,愠怒道,“你和夜墨一起不会幸福的,别打他的主意,也别想对涟音做什么。”

“她只是你的表妹,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凭什么,母妃对她那么偏爱,你也这样维护她,她只是个孽种。”

啪的一声,他一巴掌甩在璃雨的脸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就为了那个夜墨?你好好想想吧,曾经对涟音的伤害有多深。”

璃雨双手抱头,疼痛难忍,“皇兄,我头好痛,我的头又开始痛了。”

一时愧疚,施璃嵩抱起她放到床上,“芳儿,快给公主熬药。”

“璃雨,皇兄不该打你。”伸手抚上她额头,自己的亲妹妹怎么会不疼爱。

“皇兄,璃雨只想幸福。”

“好,皇兄什么都听你的。”

夜深。

夜墨在房内练功,感觉到有人进来,“参见公主。”

“夜墨,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对我这么客气,我来就是要通知你,明日我进宫会求大皇兄赐婚。”

他无动于衷,璃雨哼笑,“你以为这样保持沉默我就能放过你?夜墨,你最好考虑好了,涟音的安危取决于你。”

捏紧拳头,妖媚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怒色,“公主,你对她做了那么多,事到如今还不肯息事宁人吗?”

“你们都说我在伤害她,我只是想得到我想要的而已,其实真正伤害涟音的是你才对。”施璃雨的话像刀子一样割在夜墨心上,“夜墨,不记得啦?三年前你就是抱着我在这张床上生生将涟音逼出王府的。”

“够了。”他怒吼,“三年前是什么情况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当然记得,我来这儿不是和你扯旧事的,只是好心提醒你,涟音的安危取决于你。”说完便塞到夜墨手里一块玉牌,“这是进宫的玉牌,皇兄让我给你的。”

听到施璃雨远离的脚步,夜月冲进来吵闹,“夜墨,你真要娶公主么?那涟音呢?三年前是你对不起她,夜墨你怎么可以这样。”

他痛苦捏着玉牌一言不发,夜月更是焦急,一跺脚上去就冲胸口重重打了一拳,结结实实的将夜墨击退两步,下一拳还没落下便被夜影拉住,“夜墨心里也很痛苦,你就别再火上浇油。”

生气跑回自己的石间,她讨厌公主,每次加害涟音之后还装出一副自己受伤的表情,夜月碍着王爷的面子没和公主冲突过,她觉得公主是个十足的坏女人,只是王爷和夜墨都没发现而已。

“唉,夜墨,你自己看着办吧,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帮你,这种事情我也糊涂。”

“我知道,夜月还小,你对她的感情她迟早会察觉的。”

“我先走了,你多保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