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火琴啼血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745 2012-11-04 15:18:13

  寿宴还是在凤仪亭,和上次东方国的皇子来的时候形式差不多

“娘,你们还好吗?”

温羽璃起拉着释瑜怜惜,“翎儿,爹娘都好,就是你,过得好不好啊。”狠狠瞪了一眼施璃嵩,知道他对自己的女儿不会那么好。

“女儿很好,娘不用担心。”她肋骨的伤才痊愈,说自己过得好那是谎话。

“听翔儿说,太后的寿宴是你着手准备的?”

“是陛下的意思。”

“那你进宫可曾遇到太后?她可难为过你?”

“倒是遇见太后一次,太后对我态度还算友好。”

“那就好。”

“陛下驾到!太后驾到!”

“陛下和太后来了,我先去你爹那里。”

“嗯。”

太后依然雍容华贵,宫里生活富足,多年岁月洗礼,依然不见她脸上有丝毫痕迹。

“哀家过寿还要众位爱卿劳师动众,真是破费,是哀家的罪过。”

“皇兄一片孝心,太后安享便可。”璃雨乖巧在太后身边侍候,“是吧,大皇兄。”

“朕为母后能做的只有这些,母后开心就好。”

“臣等祝太后寿比南山。”

“众卿家的心意哀家心领,快传上酒菜,咱们共同欣赏一番歌舞。”

所有节目皆由释瑜一手安排,在场众人无一不拍手称好。

“朕见肖王妃侍女弹得一手好琴,又样貌清秀为人正直,特为其作画一副,且赐位郡主,封号弦裳。”

众人没什么反应,都这是陛下的家事没必要跟着搀和。

“既然众爱卿和爱妃们都没有异议,弦裳,你来受赏。”

涟音还没想好该怎么做,施璃雨缓缓起身,“大皇兄,您这平白无故以琴艺就认下个干妹妹,那对其他琴艺精湛貌美如花的女子很不公平。姨母,您说是吧。”

“是啊,夏儿,此事你还是欠考虑,再说这丫头来历不明,不能毁了皇家的血统。”

来历不明!四个字深深伤了涟音的心,也让施璃夏心痛。

“启禀陛下太后,涟音不止是翎儿的丫鬟,更是翎儿闺中密友,也是我爹肖将军的干女儿,自幼习得一手好琴艺,品行善良端庄,又是一个标志的美人儿,自然配的上郡主之名。”

“嫂嫂,这话就不对了,若是嫂嫂再有个干妹妹也进宫做郡主么?”

“璃雨,回到你自己的位子去,大皇兄册封郡主,你就别参与了。”

“二皇兄此话差异,大皇兄册封郡主,那就是璃雨的妹妹,怎么能不参与,二皇兄别忘了昨天答应璃雨的事情。”

施璃嵩被堵的说不出话,昨天也答应了她,今天随她去吧。

“大皇兄,您不能这么偏心啊,平白无故就册她为郡主,又画画像,璃雨心有不甘。”

“哈哈!好,璃雨喜欢的话,皇兄改日有空再为你画一幅。”

“大皇兄果真对璃雨这么好么?”

“朕即为君主,必然一言九鼎。”

“那好,璃雨今日就请求大皇兄赐婚,皇城里酒楼和云月阁的老板卓念,才貌双全,又和璃雨情投意合,还请大皇兄成全。”

涟音身子一僵,卓念?不就是夜墨么,强忍着泪水站在原地。释瑜察觉异样,抓住她的手给予安慰。

“既然是璃雨相中的,又情投意合,那朕就准了,不过朕要先考察考察。”

施璃雨得意的笑容刺得涟音睁不开眼,“大皇兄,正说着您册封郡主的事情呢,璃雨不才,有一招能让皇室接纳这丫头的方法。”

施璃夏知道她没什么好心眼,挑眉,“哦?那璃雨说来听听。”

“就是让那丫头再弹上一曲喽,只不过要用我准备的琴,但是那琴弹起来有些难度,她若是能运用自如,那就当之无愧弦裳郡主,皇兄,这样可好啊,众位大人们,璃雨的主意还算不错吧。”公主的话也不无道理,这麻雀变凤凰也不能太过容易。

“既然大家没有异议,涟音姑娘,再来一曲可好,芳儿,备琴。”

搁置在火炉上的铁琴上台,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公主的狠毒今日是见识了,琴弦被烧的通红。涟音一笑,三年未碰,再见竟是这样的场景。

施璃夏失去表情,“来人,把琴搬下去,朕决定立她为郡主,谁也阻拦不了。”

“陛下,我弹。”话出,台下之人没有不敬佩的,柔弱如她,怎么这样强韧。

“不,涟音。”释瑜欲拉住她,却被施璃嵩拽着不放。

“多谢陛下抬爱,小姐不必为担心,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施璃雨就是料定涟音对琴的执着,料定她对夜墨的痴心,才想出这样的一招。

抚上琴弦,指尖流出鲜血瞬间蒸发结块,铁琴在火的烘培下声音更加缠绵,淡然开口,边弹边唱。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好词,好曲。全场动容。“陛下高抬,涟音不配做郡主。”

曲终下台,释瑜的泪水早已模糊双眼,心疼捧起她的双手,“涟音,疼吗?”

“小姐,我没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