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咎由自取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017 2012-11-04 15:18:13

  门口守着夜影,高高的屋顶尤为凸显寝殿之中的落寞,释瑜如坐针毡,李婉依受伤,他现在还能不怀疑她吗?不用想怎么解释,因为解释没有用。

他走进来,身上还带着风,一把掐住颈间,刚刚愈合的伤口瞬间破裂,鲜红的血液顺指缝溢出,“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这么平静?”低吼声在屋里回荡,她渐渐失去知觉,嘴角带笑,“我没有,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昏迷倒下,他抱起她放到床上,“夜月!给王妃医治。”

大堂空荡冷清,莫尉的突然现身让施璃嵩气恼,“今天的事是你做的?”

“王爷,末将无意出手伤害依夫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爷知道这些日子末将一直守在王府附近是为了保护王妃安全,今日见王妃落单便暗中护卫,后来王爷前去,末将便提前离开,谁知半路被依夫人所截,无奈出手伤了夫人。”

“是她截你?”

“末将没必要跟欺骗王爷,而且依夫人的所作所为,王爷应该明了。”

“本王只问你,翎儿今日是否真的迷路误撞婉依。”

“是。”

心中沉重石块落下,冤枉她了。

“王爷不该如此对待王妃,王妃甚至连末将的存在都不知道,王爷实在多虑。”

“本王对待翎儿的好坏都与凌步尘无关,回去告诉他不要惦记不该惦记的人。”

火辣辣的肿痛感真实存在,释瑜睁眼看见夜月在给自己抹药,“王妃娘娘,你脖子上的疤痕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属下这药没准能帮娘娘把疤痕去掉。”

肖翎的事情她哪知道,勉强胡乱猜了个日子,“半年前吧。”

“半年还不算长,属下的药管用。”

一直没在意这道疤,夜月不说她都快忘了,伸手摸上,这一块的皮肤隐约有点不对,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像不是自己的皮肤似的。

“娘娘,你别难过,爷只是伤了你的表面,筋脉都完好。”

“夜月,谢谢你,我没有事。”

“娘娘没事就好,属下要回去了,依夫人那边还受着重伤,属下要去给她换药。”

“依夫人伤势如何?”

“没有致命伤,不过要愈合完全怎么也得一个月时间。”

“夜月,我和你一起去看依夫人。”

“娘娘不好好歇着吗?爷如果知道,该怪罪属下了。”

为了不让夜月为难,释瑜老实在屋里待着,心中忐忑,不怕她受伤,就怕她故意受伤。

“婉依今日如何受的伤?”他语气里的淡漠伤的她心痛。

苍白气色虚弱无力,“呵呵,王爷都知道了?”终于,他爱了,可爱的不是她。

“你为何如此?”

“婉依只想知道在王爷心里是婉依重要还是她重要。”

“现在你知道了?”

“是,婉依知道,婉依早就该知道。”

“她不是你该陷害的,这次本王不追究,以后不许再有这种事发生。”

双目紧闭,泪如雨下,她不恨也不怨,是她非要偏执的爱,咎由自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