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燃空大师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3132 2012-11-04 15:18:13

  “夜墨公子,送到这儿就行。”下意识的抚向胸口,“糟了!我的彩石坠不见了。”

一声焦急的呼声拉回了夜墨思绪,“怎么了?你说什么丢了?”

“是我一直戴着的彩石蝴蝶,公子,你可曾看见?”

夜墨摇摇头,“鸢尾姑娘,你别急,再好好想想。”

“莫非是和侍卫们打斗时掉的?你不要着急,我回去向王爷禀明,想办法帮你找回来。”

“多谢公子。”暗自责怪自己,怎么就粗心大意的弄丢?那是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纪念。

几个医女在给施璃夏脸上上药,“陛下,这是收拾寝宫时发现的。”

两寸宽的吊坠,由五种不同颜色的彩石拼成蝴蝶形状,手工精美,宝石不菲,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物件。

太医急匆匆赶过来,捋清花白的胡子,缓缓说道,“陛下,针上无毒,从侍卫身上的粉末来看,应该是迷、药和蝳尾草混合的,他们中毒后行动没有那么灵便,银针刺在要害,才导致丧命。”

施璃夏愤恨扔出茶杯摔了个粉碎,蝳尾草,那不是神药山上种植的吗?皇叔和皇婶为什么要这么做?抓紧蝴蝶坠,这么贵重的物品,被主人丢了岂不是很可惜,哼,不管你是谁,朕等你来拿回。

连着多日,涟音双手愈合,释瑜放下心里的担忧,她一手的好琴艺如果废了多可惜。

“王爷下朝要去阑祈寺,小姐做好准备。”

“我也去吗?”

“是王爷的意思,夜月夜影和夜墨也会去,还有公主。”

“涟音,你也一起吗?”

“我自然是和你一起啊,我们去上香,你穿的清素一点。”

“那你帮我梳妆。你的手比我巧。”她老实在梳妆台坐好,让涟音摆弄青丝。

准备完毕,身青白素衣上身,玉簪挽发,耳朵上戴的正是凌步尘送她的青玉耳坠,首饰里能配上素衣的也只有那副耳坠,心里并没多琢磨什么。

人都到齐,就差施璃嵩,释瑜无聊坐在椅子摆弄手指。

“王妃的耳坠很素净,不像王府之物。”夜墨掩饰见到她耳上青玉的惊讶,试探问道,“如此美物,不知王妃从何得来?”

“一位故人送的。”

故人?会是谁?

“夜墨,今天又要去阑祈寺,我们去求一签吧。”璃雨直奔夜墨去挽住他。

本以为已经放下的心在听见璃雨的话时还会痛。

“王妃娘娘,你待涟音亲如姐妹,能不能也捎带着我啊,以后有好吃的能不能叫上我一起吃?”夜月在释瑜面前讨好,她喜欢涟音,也喜欢王妃。

“哈哈,可以,你以后叫我翎姐姐就行。”

夜月还没来得及开心,璃雨泼来冷水,“翎姐姐也是你叫的吗?嫂嫂如今是迦伽娘娘,身份等同贵妃,夜月你高攀的起吗?”

“璃雨,大清早要平心静气,还要去寺庙上香,你戾气太重,别冲撞了佛堂的慈悲气氛。”要不是看见施璃嵩回来,释瑜早冲上去骂她了。

马车颠簸,释瑜反胃靠窗呼吸新鲜空气。

“璃雨,你脖子上怎么红肿的?”

要不说这施璃嵩没事挑事呢,明知自己妹妹是个什么样的人,偏偏还哪壶不开提哪壶。话一说完施璃雨便含着眼泪,“皇兄,璃雨知道错,璃雨不该为难涟音,嫂嫂一心维护她,打璃雨几下也是应该的。”

释瑜本来就恶心,这下更恶心了。干脆闭上眼装作听不见。

“哦?是翎儿将你打成这样的?”

“皇兄,嫂嫂还说要和我没完呢,还要拿大皇兄给她的凤头金钗刺我的手指为涟音报仇,多亏了夜墨拦着,不然璃雨的手指就毁了。呜呜~”那啜泣的声音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从小他这个妹妹就被宠着,不管她做错什么,他总是疼爱依旧,释瑜对她下手,施璃嵩心里自然有些不适,“翎儿,这就是你的不对,快向璃雨道歉。”

“除非璃雨可以先和涟音道歉。”

“皇兄,璃雨知道错了,嫂嫂不用和璃雨道歉的,一切都是璃雨咎由自取,怨不得嫂嫂。”

“哼!你有意思吗施璃雨?在这装什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以后有不痛快的冲着我来,再敢欺负涟音试试,我管你是不是公主呢!”

“够了!王妃你闭嘴。”话语里渗透威严压得她无言以对。

施璃雨得意,哼,肖翎,再怎么样你也只是我哥哥的一个女人而已,我才是他最宠爱的妹妹。

“爷,到了。”

终于不用再被颠簸,也不用再看他们兄妹眼色,释瑜欢快下车欣赏景色,美不胜收。

小和尚双手合十,鞠躬施礼,“禅师在禅房等候,贫僧给王爷开路。”

远远听见木鱼规律敲响,施璃嵩推门,“燃空,别来无恙!”

看背影,身形伟岸,不过和尚怎么还有头发的。千万发丝尽数雪白,禅师转身,那张脸看上去和释瑜爹娘的年岁差不多,为何发已全白。

“你让本王把王妃带来,这就是。”

“见过禅师。”

“王妃客气,老衲法号燃空。”

“什么时候你把头发剃了再自称老衲。”施璃嵩不耐烦,最看不得燃空倚老卖老。

“王爷,老衲带王妃去个地方,你稍后。”

“你就是事多,跟天童一样爱故弄玄虚。”

燃空习惯似的一笑,“王妃,这边请。”

释瑜礼貌回笑跟去,绕过了几个禅房,走进花房,燃空示意她坐下,神仙似的说道,“异世魂,凌空轮,情无痕,南北佳人难舍分。”

听得云里雾里,皱着眉问道,“燃空大师,您知道我的身份?我会一直在这里待下去么?还有机会回去吗?”

“老衲非神人,无法预料世事,只是施主前世姻缘未了,来到此地是上天眷顾,一切皆随缘。”

盆景角落有一琉璃杯,杯内为红色泥土,种着株含羞草,浑身均为紫黑,燃空托起琉璃,“这是采于西陲灵山的血呼喝,这株花遇血才开,一朵花一生只识一个主人。”

“花草还会识别主人么?”

“第一个将血滴于花叶之上人便是这花的主人,再次将血滴于花叶,便会开花结果。”

“那是什么样的花果呢?”

“花一生只结一次果,果实可解百毒,花果遇到主人的血之后便永不调朽,这就是灵山的灵气之下才孕育出的灵物。”

“可是大师,您给我看这个是想告诉我,我就是灵花之主?”

“王妃聪颖。如今王爷被仇恨和权利占据心扉,有位故人托付我要化解王爷心中郁结。王妃正是为情而来,而能消褪仇恨和欲望的只有情爱文火。灵花只是提示王爷寻找内心情爱的药引。”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故人?”

“有些事现在不须说明,一切都有定数,现在只要王妃去提示王爷他的有缘之人在哪。”

“可王爷怎么就会相信我就是他的缘人?”

燃空伸出手掌在释瑜手指上一划便出现道小口子,释瑜吃惊,这大师还有这么高的内力。

将血滴到花叶上,血呼喝浑身由紫黑慢慢变紫,两人皆是一惊,又转为大喜。

“估计王爷等不及了,我们快回去,老衲会再细说。”

回到禅房,施璃嵩果然已经不耐烦,“这么慢,燃空,你老骨头了吧。”

习惯他的无礼,将琉璃杯放到面前,“这就是老衲说的灵花。”

拿起在手里把玩一阵,“颜色确实挺奇特,不过你说这花能帮我找到有缘人就有点不靠谱了,一朵花而已。”

“花是灵花,自然能引导你找到灵人。”

“灵人?莫不是仙人?”

大师一本正色,“王爷,不可小瞧灵花的灵力,将它收于身边,时日长了自然会染上你的心性,只有与你结缘之人的才可让它开花结果,且花果永不调朽,能解百毒。”

“那本王的有缘人在哪?”

“这就要你自己发掘。”燃空笑语,“夜月,霍娘她和施靖王爷还好吧。”

“回师伯,师傅很好,靖王爷也很好,多谢师伯记挂。”

师伯?释瑜捋了捋关系,这个燃空大师应该是那个霍娘的师兄。

“王爷,神药山与阑祈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你的事情老衲本不该袖手旁观,但是涉及到皇权纷争和黎民百姓,老衲不能眼睁睁看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阿弥陀佛,善哉。”一手托佛珠一手竖立于胸前。

“本王知道你不会看着黎民百姓受苦,但是皇位势在必得。”

“天下苍生老衲无能为力,只是还是得奉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冤相报何时了。”

“你不用多费口舌,今日涟音也来次,你应该知道本王所来何意。”

“她来了也好,省的群龙无首。”翻出手掌大小金牌,“现在也能物归原主。”

涟音双手接过,“多谢大师保管。”

“老衲能做的只有这些,夜门主张正义除恶扬善,老衲不会阻拦夜门的一切事物,只是王爷,当今陛下治国有道,还望王爷能仔细考虑。”

“冥顽不灵!”

燃空无奈摇摇头,意味深长看向释瑜,但愿她能感化一切。

“燃空,璃雨非要带着夜墨去求签,等她回来,你好好劝她一番。”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公主痴念太深,老衲无法开解。”

终须有还是莫强求?涟音无法忽略,她与夜墨是不是真的有缘无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