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怒打璃雨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586 2012-11-04 15:18:13

  久等不见陛下归来,太后起身仪态大方轻挥衣袖,“众卿家的心意哀家感激,时候不早,卿家及早回府,也免去家人挂念。”

“恭祝太后寿比南山,臣等告退。”

人渐渐散去,肖元溪一家和王府的人都原地而坐,夜影悄悄退到释瑜身后,“王妃,王爷有事先行离开,属下护送您和公主回府。”

她只顾着涟音的手,什么都没听进去。迎面走来一个身着铠甲之人,看将服是个副将,“末将参见王妃。”

好奇抬头,“不必多礼,你是?”

“王妃,末将是凌将军的副将莫尉,凌将军公务繁忙难以抽身军营,特命末将前来赴太后寿宴,并交与王妃娘娘书信一封。”

信是用信纸装起来密封好的,释瑜接过,不禁皱着眉,心中莫名疼惜。

“凌将军一切安好,还望王妃不要记挂。”

“莫将军,转告凌大哥,翎儿现在很好,让他多保重。”

“是,末将知道,王妃还有何吩咐。”

“我没有吩咐,有劳莫将军,归途一路小心。”

莫尉随众人消失在凤仪亭内。太后脸色慢慢转变,“温羽璃,寿宴结束,你为何不走?”

“司空芷蔷,你害我在皇陵三年不见天日,施皓在世时我念你皇后的位子敬你几分,现在无须对你忍让。”

“笑话!你忍让过哀家吗?识相点,快走,哀家不想见到你们。”

“亲生女儿都不认,还是你狠。今天你要给涟音一个说法。”

释瑜、肖元溪,所有人谁都没插嘴,能和太后这样对面相碰,也只剩温羽璃和霍娘能做到。

“说法在她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给了,你们不要得寸进尺,非要牵扯出所有,那哀家不怕撕破脸。”

“你!你没想过涟音的感受吗?”

“那是你们的事,跟哀家无关,先帝此生只爱你一人,他对我和芷薇的所有都是掩饰,当年的事情你比谁都清楚。”

“可涟音是你亲生的。”

“哀家身体不适,回宫!”

“司空芷蔷!”温羽璃再怎样呼喊,她也没回一下头,可她自己知道看见涟音冒血的十指时有多心痛。

“夫人,我没事。”

“涟音,你内力虽然高,可也经不住这般创伤。”温羽璃怜惜摇头,“施璃雨,芷薇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剩下你这个么东西。”

“夫人没有资格过问璃雨家事。”本来还想再还口,碰到肖翔凌冽凶狠的目光后乖乖闭嘴。

“羽璃,少说几句,咱们走吧。”肖元溪满脸的担忧。“夜影,你先和公主去宫门旁等候,我有些事和翎儿说。”

“是。”夜影带施璃雨离开,肖元溪一家和涟音散步谈心朝宫门走去。

“翎儿,适才看见莫尉交于你一封书信,是步尘给你的?”

“嗯。”

“我知道你和步尘情投意合,可如今你已嫁给嵩儿,步尘他会遇到好女孩的。”

心痛仍在,依稀能感到那是肖翎残余的意念,“爹,您放心吧,女儿知道该怎么做。”

温羽璃道,“翎儿,若是那公主咄咄逼人,你不必处处忍让,她和芷薇完全不同,要以防她对你也有加害之心。”

“爹娘放心,我不会再让涟音被人伤害。”

看着爹娘和肖翔走远,释瑜一把掐住璃雨白细的脖颈。夜影本是能拦住的,却只是说了一声,“王妃,公主金枝玉叶,经不得您这么重的手。”

“金枝玉叶?呸!她经不得那涟音就能经得吗?施璃雨,你太狠毒。”

璃雨半点武功都不会,虽然释瑜功夫一般,可对付她足够。“嫂嫂刚坐上贵妃娘娘的宝座,就拿身份来压制妹妹吗?再怎么说我也是施国唯一的公主,嫂嫂的身份和我等同,没有权利这么对我。”

“你还知道我是你嫂嫂就好,我身为王妃,又是陛下御封迦伽妃,怎么就没权利打你。”释瑜转手捏住璃雨腕部猛一反转将她擒住。

“夜影!你看不到本公主受人所制吗?还不动手。”

“公主,属下不能以下犯上出手伤害王妃。”

“有本事回去跟你皇兄告状啊,我如果怕你就白当这个王妃!夜影,回府!”

王府安然静谧,夜月差点没认出那人是王爷。“爷,您怎么啦?”赶忙把脉,“不对啊,没受内伤。”

“怎么那么多废话,赶紧帮本王上药。”

耸耸肩,心想王爷该不会是跌倒了磕着脸了?

“好了,爷,药膏明早再洗去,淤肿便可消褪。”

“给本王拿一块面罩遮住脸,夜墨和鸢尾在哪。”

“爷,他们在大厅等着您呢。”

“嗯,一会儿王妃和涟音回来后,你赶紧帮涟音医治手指。”

夜月睁大眼睛,“涟音怎么了?”

“等他们回来你就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