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展露情意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411 2012-11-04 15:18:13

  “翎儿,你娘以前可是个美人儿胚子,施家人都争着抢着要娶她,却不曾想最终会嫁于肖元溪,呵呵,其实肖将军神勇威武,你爹娘很是相配。”霍娘回忆从前,心中开怀。

“皇婶过奖,娘亲和爹爹却是琴瑟和谐。”

“司空家族渐渐被消磨,倒是温家还在朝中举足轻重,施璃嵩和肖元溪之间的误会,只能让他们自己解开结。”霍娘又咧开嘴自嘲,“唉,施璃嵩那个小子啊,若不是他,这神药山还没那么热闹呢,呵呵,刚开始他和涟音说好只是让那些人暂居,谁知道他压根就没打算让他们离开这儿,后来竟然盖起了屋舍,人也越来越多,亏了这神药山大,能容下他们这么多人。”

“霍儿,这么多年都过去,就别计较了,哈哈。”

“谁计较了,若是计较我早就一包毒粉毒死他,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点头,他怎么会把我两个徒弟带走,哼,你们施家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门被推开,“鸢尾,来,给你介绍一下。”

她莞尔一笑,“王妃。”

霍娘好奇,“你们认识?”

“昨夜在王府门口凑巧碰到的。”释瑜看她手中还拎着药篮,“鸢尾姑娘,这么晚还要采药啊?”

“嗯,过几天就不用再采,初春时节生长的草药有些经不住寒露。对了,王妃,涟音的手指好些没?”

“已经好了,多亏了夜月。”

霍娘插嘴道,“你们说涟音?她怎么了?”

璃雨是他们侄女,实话实说是不是有点挑拨人家关系。

“哎呀,怎么吞吞吐吐的,鸢尾你说,涟音怎么了?”

“是,是公主......”话还没说完,霍娘拍案而起,“我就知道施璃雨没有看起来那么单纯,施靖,你还说她只是个小孩子,别忘了她今年已经十九,想必有些事就是出自她的手。”

“这些我会查清楚的,霍儿,你也别说什么,一会涟音过来,你给她看看就是。”

从他们的对话里,看出他们并不喜爱施璃雨,还有就是,施璃雨一定还做过什么坏事。

一行人从山洞回来,霍娘拉过涟音一番检查,“你这是被烫的,夜月,你怎么上的药,这样不就会留下疤痕吗?”

“师傅,徒儿知错。”

“施璃嵩,这是你那好妹妹干好事?”

陪笑致歉,“璃雨不懂事,惹皇婶生气,您别计较。”

释瑜浑身一颤,他在看自己,这是什么眼神?他怀疑是她告密。

给涟音重新上药针灸,“这么漂亮的手指不能落疤,才能对得起芷薇叫你的琴技。”

“有王妃在,属下的手怎么敢不好?”

“呵呵,那还真是。你们年轻随便折腾,我这老骨头还是回去睡觉吧。”她被施靖揽着肩,幸福甜蜜。

趁着施璃嵩没误会她之前,赶忙和夜月涟音下山,三个人一人一匹马,骑上就跑。施璃嵩三人看见剩下的两匹马顿时傻眼。他气愤登上坐骑扬鞭而去,夜影和夜墨错愕,两个男人怎么骑一匹马,“夜墨,我现在真希望你是个女的,要不你男扮女装我带着你回去,反正你长的也不那么男人。”

夜墨脸上飘来三道黑线,瞪了他一眼,“等着吧,爷不可能让咱们两个人骑一匹马的。”

好在这个马儿听话,释瑜一个人驾驭的还算自如,身后传来焦急的马蹄声,她被直接抓住胳膊,让施璃嵩这么一吓,没稳住重心从马背跌落,“啊~~”惊呼,本以为会像上次一样,做好了准备,却被结结实实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夜月,把那匹马带回去。”

仍在奔驰,释瑜瑟瑟发抖,听到他冷哼,“怕了?终于知道怕了?”

“翎儿知道错了。”她真不想再作死,上次的教训已经足够。

“你还会跟皇婶告状?”

“王爷,不是翎儿说的。”

“真的不是你?”

“真的不是,王爷专心骑马可好?这样会出事的。”她感觉骑马和开车一样,不专心就会出事。

“本王可比你的技术好。”

他贴近肩窝,“翎儿,本王喜欢和你在一起,老实的在本王身边,我会好好待你。”

“我会的。”心暖,就此我们情意展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