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青玉耳坠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255 2012-11-04 15:18:13

  鸢尾和夜墨在大厅喝着茶,两个人话都不多,只是偶尔说几句.

“爷,您回来了,您这脸,是....”

“本王脸上受了点伤。”一句话概过,“情况如何?”

“回爷,暗卫身手一般,只是地宫之下高手云集,属下和鸢尾姑娘与其中一人交手,根本没碰到他丝毫。”

他们联手都对付不了的就不是一般人,不禁皱眉,怨不得施璃夏放心的让肖翎知道所有。“鸢尾,本王要你们养蜂的事情办得怎样?”

“回王爷,夜墨公子引来近万只蜜蜂,王爷有何吩咐?”

“一万只远远不够,尽量将京都内的蜜蜂都养起来。”施璃嵩拿出一个瓷瓶,“这里是蜂浆,你每日取出半滴混于水中喂养它们。”

“是。王爷,我出来一晚师傅不免担心,鸢尾告退。”

“夜墨,你送鸢尾回去。”

“属下这就去。”

刚走出王府大门,撞上王妃和公主。

璃雨看见夜墨和鸢尾一起走出王府心里甚是不满,在神药山的时候就不喜欢鸢尾,她夺得了皇叔皇婶的关爱,自己便一直被忽视。匆匆走上拽住夜墨的衣袖硬生生站在了两人之间,“夜墨,这么晚了你去做什么?”

知趣去到另一边,因为她看见了久违的夜音。

短暂的打量释瑜,貌美清灵,是个世间尤物,也只有这样的女子能打动王爷那颗千古不化的心,“参见王妃。”

只顾了身边涟音的情况,被优美的声音叫回心神,抬头一看,好冰洁的女子,月色清明之下尤为夺人眼眶,莫非这女子是水做的?像雪一般让人宁静,“你是?”

“鸢尾。”说话的是涟音,“这是我的故友。”

“三年不见你还好吗?”无意间瞥见她十指,“夜音,你手指怎么了?”

“一言难尽,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

鸢尾点头,还没来及说话,施璃雨不满命令,“既然皇兄要夜墨送你回去,你们就快走。”

“涟音,你手怎么了?”

璃雨听到那关切的语气怒火即刻烧了起来,“不就是毁了几根手指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夜墨的脸上布满阴霾,“这可是你做的?”

他这样的表情很少见,施璃雨后退两步,紧张的抿了抿嘴,“怎么,几根手指而已嘛!”

“我问你,是不是你毁了她的手指。”

“是我做的,怎么样!”

夜墨抬起手就想打下去,只是还没打下去手便停在了半空,施璃雨双眼泪花,“夜墨,你要干什么,皇兄打我,嫂嫂打我,现在连你也要打我?”

“夜墨,我不管你和涟音还有施璃雨是什么关系,你看到她这么伤害涟音竟然能无动于衷,谁好谁坏你分不清吗?你眼睛瞎啦?甚至连手都下不去,你还是人吗?”

无力放下手,夜墨满心疼痛,“王妃教训的是,若是王妃心中有气,夜墨任您打骂。”

“你说什么?好夜墨,你真够仗义!就为了这么一个恶毒的人。”释瑜指着吼叫。

打开她的手,“嫂嫂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怎么恶毒?不过是几根手指而已,莫非嫂嫂今日要连夜墨一起打吗?好像嫂嫂没必要过问我皇兄侍卫的事情。”

拔下头上凤头金钗,用尖头抵着施璃雨的手指,“要不你也尝尝十指连心之痛,不过是几根手指而已,对不对。”说着便要刺下去。

“王妃,得罪了,您不能这样对公主,不然属下们不好和王爷交代。”

被夜墨伸出的手弹开,向后退了两步,瞥见心灰意冷的涟音,释瑜张嘴,却始终说不出什么。

“王妃娘娘,王爷让属下医治涟音,她怎么了?”夜月跑出来就看见这样的场面,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一定要医好她的十指。”

夜月瞬间溢出眼泪,“快走啊涟音,快回去上药。”

“师姐,这么晚你回神药山要小心,我先去看看涟音。”夜影跟进王府。

鸢尾从袖间拿出手帕,“王妃,这是王爷给您的手帕。”

释瑜收到袖子里没多想什么,“谢谢你。”

一个人失落到大堂静坐,深深呼吸周围空气,好像还带着一股苦味。拆开凌步尘的信封,里面是书信还有一对青玉耳坠,十分精美。

字迹工整笔锋强劲,“翎儿,数月不见你是否安好?原谅我没有在你出嫁之时前去恭贺祝福。不争朝夕,只盼你一切如意。我在军营一切顺利,照顾好自己。尘亲笔。”

抛开心中疼惜,凌步尘意图何在?摇摇头不想再往下细细思量。

“爷,您走以后,凌将军副将莫尉交给王妃一封书信。还有,就是,就是王妃出手伤了公主。”

“下手重么?”

“不重,属下碍于身份,不敢上前阻挠,爷若是责罚,属下没有怨言。”夜影本来也没想拦着王妃打公主,就算王爷处罚他也认。

“这事怨不得你。不过,莫尉除了给肖翎书信,还有别的么?”听到凌步尘写了书信,他心里冒出酸酸的醋意。

“没了。”

愤愤熄灭烛火,肖翎,你还能说和凌步尘没关系吗?我倒要看你该怎么解释。

释瑜蹑手蹑脚进屋,在首饰盒底部收好信件。点亮灯火,站在床前,“王爷,涟音这个表妹就是没有亲妹妹贴心!难道就不给她一个说法?”,豁出去了,就算今天施璃嵩整死自己也得给涟音讨公道。

头一次听她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终于知道反抗,竟然为了涟音。他侧身背对,脸上带伤,一时难以面对她,只得无言。

“王爷如果不为所动,翎儿现在就以姑嫂的身份去教育教育公主!”

无奈转身起坐,“翎儿,你要是觉得本王这副模样还不能给你们交代的话,你可以再添点颜色。”

她杏眼瞪圆,“王爷!您这是?”

“你说呢,涟音的亲哥哥会看着她受欺负而不为所动么?”

“您的意思,是陛下打的?”

“哼,他的脸也不怎么好看。”

你们两个人,一个是陛下,一个是王爷,过家家闹着玩吗?

“这是本王和他的恩怨,打了就打了,谁的心里都不会不平。”

“王爷说的是。”

“莫尉给了你什么?”

“王爷都知道何须多问。”

“你可知你适才的态度足够被休回将军府!”

“翎儿知错。”你想休了我就赶紧,免得我受罪。

“本王怎么会休了你,王妃太抢手,本王可要好好珍惜。”旋身平躺,“让下人伺候你沐浴,不然到地上睡。”

她浑身洁净躺到他一旁,“王妃以后注意检点,传出去你跟一个将军通信,本王的脸往哪放,还有凤头钗,不要再戴。”

“王爷所言极是,翎儿日后定当牢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