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往事回顾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408 2012-11-04 15:18:13

  把老婆给误会了,又出手伤害人家,施璃嵩不懂怎么哄女人,除了牡丹,他想不出还有谁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嵩大爷,您来啦,正巧,咱牡丹今儿个尚未接客,就等着您呢!”还是老鸨会说话,体态丰韵言辞恰当,只要是个男的来到这就不想再离开。

给了一锭银子他直奔楼上,推门,美人正伏在梳妆台上看书,“呦!嵩爷,今儿怎么有时间来牡丹这儿啦。”

苦恼入座,“别跟本王打哈哈,今日来就是问你,什么东西能哄女人开心。”

那柔软的体态倚着梳妆台娇媚的吐出一句,“让女人开心的东西,您说呢?”

看着她隐晦的眼神施璃嵩半带怒意,“你最好跟本王放正经点,你知道本王什么意思。”

“呦,瞧您说的,正经?来这儿的有几个正经的。”虽说他一直故作镇定,但打从他一进门牡丹就看出来那股烦忧。“怎么的,嵩爷,棋逢对手了?在女人面前败阵,想必是您那娇妻王妃吧。”

“本王没时间跟你废话!”

撇撇嘴,他就是没有施璃原识逗,指着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喏,金银珠宝,首饰脂粉足够让女人开心,嵩爷要是需要,牡丹这儿有的是。”作为一个女人,她怎么会不知道什么叫开心,可对于施璃嵩这样的人,让他去爱女人去哄女人简直比登天还难,与其跟浪费口舌倒不如来点实际的。

看了看首饰,品种还真不少,瞥见她看的书,是春宫图。不过牡丹不觉得有什么丢人,幽怨念叨起来,“还以为今天肖翔会来呢,结果守了一天的空房。”

提起肖翔他气就不打一处来,瞪了牡丹一眼,“这些东西,你帮本王挑吧。”

晃晃悠悠扭着小腰过去挑出几样精美的发簪耳饰水粉胭脂,一齐放进漂亮的手帕里,对角相结系了个蝴蝶扣勾在食指上递过去,“嵩爷,您笑纳。”

他拿到手转身就走,牡丹抱臂戏笑,“王妃娘娘不简单呀,有空可得好好见识见识。”

春雷阵阵,窗外初冒黄绿的草地生机盎然,释瑜倚窗盼春雨,终于到万物复苏的季节。安语,如果你在,看见我被人欺负是不是就抄起板凳拍过去了?哀叹如今境遇,抚平纸张执笔信手写下“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历史上那些文人是怎么编出来的诗词,句句扣人心门,同样是经历过痛苦的人,她就没那个文笔像李煜或者陶渊明一样拿文字表达心声。托腮欣赏风景回顾往事,一个在读数学专业,另一个是化学专业,两人在社团结实,从唇舌相击见面互掐到形影不离这期间经历的一切丰富多彩。那一年她们大三,负责迎接新生,安语拍着萌正太学弟的肩膀玩笑道,“帅哥,有女朋友吗?有的话介不介意多一个?如果没有女朋友,那现在你就有了。”学弟脸红,她们哈哈大笑。街角新开披萨店,她们点了最大尺寸然后默契的吃饱喝足后逃单。4S店剪彩,她们跑去试开路虎还煞有介事的说车子不好,往事浮在眼前,安语,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

“胭脂泪,相留醉,翎儿雅致,写的好。”

熟悉的嗓音拽回她的思绪,转过身颔首,“谢王爷称赞,翎儿不才。”恭敬的语气听不出半点委屈和反抗。他宁愿她能跟自己哭诉甚至是生气,然而她没有。

轻柔吻在她脸颊,“翎儿,还疼么?”

“回王爷,翎儿没事了,谢王爷关心。”

心疼娇人,“翎儿,这些首饰送给你,看看可喜欢?”

“谢王爷,翎儿自是喜不胜收的。”恭敬里没有丝毫的冷淡却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开了很远。

有些尴尬,“你喜欢就好。翎儿,好好歇着,本王还有事。”本以为她会留住问个究竟,结果迎来一句,“恭送王爷。”

这下好了,连个台阶都没有,只能闷闷离开,释瑜看着手里的那堆首饰,呵,施璃嵩,这是你对我的弥补么?也许对你来说,女人就是如此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