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只身夜探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673 2012-11-04 15:18:13

  夕阳无限的好,终究只是近黄昏,没有钟声响起提醒每一颗茫然而失去自我的心,当为爱选择面对走下去时,纵然步伐不对也情愿不后悔。终究是在最后定格幸福的时刻才回首来时路即使心酸也甘愿,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命中注定,就这样我遇见了你,你遇见了我。

天,渐渐黑去。

鸢尾将早已备好的银针和迷、药毒粉装进衣袖,打量四周,师傅和师公今天应该不会来此,于是悄无声息的离开,独自前往皇宫。翻墙而入,以她的身手探入皇宫可如入无人之地,但是要进陛下的寝殿搜查就有些费劲。

皇宫书房里笼罩着亮黄的灯光,施璃夏扔下奏章骂道,“又是这样,每次征税都要有一大批百姓遭殃,这帮乌合之众,看来朕是要好好的清清门户了。”

守在身旁的太监给门口几个人使了使眼色,弓着腰细声说道,“陛下息怒,这贪官是每朝每代都有的,自陛下登基以来,贪赃之事明显收敛了许多,也无需都清干净。”

揉揉眉头,侍女已端上茶水,“是啊,要是把涉及贪赃之人统统抓起来,那我朝就剩不下多少官员了,哼,明日上朝先从丞相下手,顺便清几个无足轻重的,这朝风不正不行。”端起茶杯细细品味,晶糖去掉了苦菊的生涩,淡淡清香在嘴里蔓延,“嗯,好茶,守和,也就只有你知道朕的这些口味。”

太监躬下腰,“奴才自幼便跟着陛下侍候左右,这些是奴才该做的。”

要说忠心,守和是第一人,“朕有些累,今日不想去后宫,回寝殿能清静点。”

他沐浴过后,一身素衣在庭院散步,不久以前,涟音还在这里一同生活,不禁浮上无奈的苦笑,飞身来到那个曾经一起赏月的屋顶,还是这里好。涟音,也不知你最近过得好不好。手里把玩的短箫上口,悠扬曲调散开,许是这箫声扰了暗卫听觉,使得鸢尾的靠近无人发觉,他沉浸回忆里,扣人心弦的韵调萦绕耳间。

屋顶之人是陛下,鸢尾想除了他谁还能有资格坐在这里悠然自得的吹箫呢?思索良久,先用少量的迷、药麻痹敌人神经,这样才会有机可乘。没过多长时间便有不少的暗卫开始不适,气力因为不能在体内汇集,内功也无法顺利使出。

察觉到周围的异样,他翻身而下进到寝殿之内,狡黠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哼,该来的总归要来,朕今日就会会你。

轻功运用自如,借着众多的树木顺利到达角落等待进去的机会,终于灯火熄灭,一片漆黑之下鸢尾拨开画间的窗子轻盈跳进。屏住呼吸提气运功消除脚步声和气息声,轻拨开隔挡寝间珠帘,漆黑之床上仍见人影,双手合十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得罪’,甩出药粉片刻,床上的人没了动静。

斜身而入,月光从窗外照来,正巧的落到桌上的彩石坠之上,伸过手去还未触及到,鸢尾便被抓住左边肩膀,心想这下糟了,赶紧拿走坠子脱身要紧。可谁知肩上的手顺手臂滑向手腕将自己狠狠拽离桌前,反身踢腿没碰到施璃夏半分也没挣脱他的束缚,果断飞出银针,转了一圈才站稳,裙摆随之转动形成好看的波浪,趁着月光施璃夏看清了来人的面貌,压住声音笑赞,“原来是个姑娘啊,竟生的这般貌美,看的在下心生涟漪,不知姑娘来此所为何事?”

“陛下,我来此只为拿回自己的东西,并不想伤害你。”

“我可不是什么陛下,姑娘识错人了,想拿走你的东西,就看你有没有本事。”

只觉得眼前人能力很强,竟能抵御迷粉侵蚀,她提高了警惕,“既然你不是陛下,那就更没必要拦着我,我只想拿回那个彩石坠,还望大侠能成全。”

“那可不行!”

“是么,我只能对不起了。”话音一落银针飞甩,药粉随内力化入空气中推向施璃夏。

眼看形势不好,他一招八卦掌伴着内功凝结了周围的空气回之双臂一振,挡住所有攻击,鸢尾吃惊道,“这是八卦掌,你是皇家之人?”八卦掌是施靖的绝招,鸢尾见他用过,也听他说过这套掌法是施家的绝学。

“姑娘见多识广,我这一招不算什么,姑娘才是厉害。只不过这东西你今天是拿不回去了。”拳掌并用,鸢尾左躲右闪,对她来说近身战很吃亏,尤其是对施璃夏这样的高手,没多久就败阵被封了穴道瘫坐在地上。

随着他一声响指,侍卫从外面冲进来将她捆绑住押入牢房。

“陛下,属下等无能。”

“她可是上次来的人?”

“回陛下,正是。”

拿起彩石的坠子细细观察,也只有这样貌美的女子能配上它,“守和,你去处理那个女刺客,用刑不要太狠,还有,不要跟她透露朕的身份。”守和没有多问,陛下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