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好心’搭救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259 2012-11-04 15:18:13

  地牢。

十字木架上绑着个清秀姑娘,潮湿的空气和血腥气味提醒她这是一个恶毒黑暗的地方,从未在江湖闯荡过,第一次独自离开神药山,遇上这等事怎会不害怕,看来自己要了结于此,师傅师公,徒弟不孝,不能伴你们左右。

“参见守和公公。”她抬头,走来一中年男人,应该说是中年太监。

“姑娘,说吧,来皇宫行刺陛下是受谁指使啊?”

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从容闭上眼,死就死吧,来世再报答师傅和师公。

守和看到一张视死如归的表情,慢悠悠解释,“看姑娘这样子是想一死了之,放心,咱们不会杀你,姑娘要是识相聪明就快点招,免得受刑罚之苦。”

“公公说不杀我,那又何必将我困于此?”

“是不会杀你,但是要问清楚是谁指使你来做什么的。”

血腥的地牢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气息,看了看周围的刑具,鸢尾皱眉说道,“我叫鸢尾,来此只为拿回自己的东西,并无人指使。”

窗口之外的施璃夏思量,“鸢尾,蓝蝴蝶么?”

守和尖尖的嗓音平和提醒着她,“既然鸢尾姑娘不愿招供,那就怨不得我,来人,用刑。”

两个长相厌恶狰狞的人走来,一人手持皮鞭,另一个提着水桶。鞭刑落在身上,从火辣辣的疼痛感可以知道桶里是加入了盐的辣椒水,鸢尾知道他们想让自招出王爷,从而有有利的证据去陷害,但是王爷对师傅和师公尽心尽力,涟音又和自己情同姐妹,说什么也不能出卖王府的人。她咬紧牙关只字不漏。

“姑娘,快招了吧,你这细皮嫩肉的再留下疤痕可不好看。”

吃力抬起头回答,“真的没人指使我,我只是来拿回我的东西。”

“东西?是姑娘落在寝殿的蝴蝶坠吧,你当咱们当差的都是傻子?上次你杀了那么多的侍卫难道也是因为有什么东西丢在皇宫了?”

“我没有杀死他们,你们要杀便杀,不用在这浪费时间,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呦,你倒是义气,看来皮鞭是没什么用,哼,来人啊,上指夹。”

两人一左一右分别站在鸢尾手边,顿时间惨白的脸上落下滴滴冷汗,寂静的屋子里只听见指夹夹住手指发出的“吱吱”声。十指连心,疼痛阵阵袭来让她有些吃不住。

“受不住了吧,既然你什么都不说,那就别怪我,姑娘家的,最重要的也就是自己的清白,你也知道,这守劳的兄弟们多艰辛。”说着给那二人使了个眼色,“弟兄们,今日有如此佳人,还不好好乐呵乐呵。”

那二人早就乐的合不拢嘴,讨好道,“哎呀,多谢公公。”说完便一齐动手去解鸢尾的衣服。

惊恐的看着面目狰狞的两个人,眼泪瞬间落下,若不是被点了穴道她早就震断绳子逃脱,如今这样自己宁愿一死,“我就是死也不会受这样的侮辱。”

“姑娘冰清玉洁的,怎么可以死呢。”她早已没有力气,听声音依稀可以分辨出是刚才同自己打斗的人,眼前一片模糊,只隐约看见来人打倒了屋里的三个禽兽解开自己身上的枷锁,眼前一黑便瘫软倒了下去。

宫中对待所有的女刺客都是用这样的招数,施璃夏早已了然于胸,只是鸢尾的利用价值比较大,还是及时出手救助一下比较好,也能落个感激。捞起即将落地的她,橫抱而出一路轻功飞到御花园角落里,小心把她放到石头上,借着月色施璃夏仔细观察了来人的模样,确实是个美人,后宫佳丽也不过如此,只是鸢尾身上没有那般脂粉的俗气,倒显得清新脱俗。看到她肿胀淤血的十指和遍体的鞭痕,惋惜的摇头,可怜这么一位俏佳人。

月夜清幽,风声窸窣,想来已是即将黎明,露水打湿了施璃夏的鞋子,同样也打湿了鸢尾的裙边,感受到天气凄清微冷,解开她的穴道以通畅体内的真气从而保存住体温。她缓缓睁眼,源源不断的疼痛感不留情面的袭来,警惕又吃力的跳下石头与施璃夏保持距离,“我落到你们手上自知无法脱身,要杀便杀,但是你们休想侮辱我的清白。”说着便从袖间抽出银针刺向自己的喉咙,施璃夏见状立刻闪身伸阻挡,却被刺中手背。

“你这是作何?”他是不想让她自尽,却被她所伤。

“姑娘针法如此准确,倘若在下不横加阻拦,你现在就已经毙命,我好歹救了你,竟然还要自尽。”拔掉手背上的针封住胳膊上穴道,“姑娘看起来像水一般清纯,却不知下毒之心怎这般歹毒。”

“那多谢侠士相救,只是,你们既然不想杀我,那便放了我。”

“放了你?你出入皇宫如入无人之地,放了你岂不是纵虎归山?”他抬起受伤手,“还有啊,你把解药给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只是一般的迷、药而已,没刺中要害,半个时辰便可痊愈。”

“鸢尾姑娘,在下知道一个好地方,那里安静无人打扰,适合姑娘养伤。”

言者有心但听者却无那意思,“多谢侠士,只是我不能在这深宫之中停留,既然你救了我那何不送佛送到西将我放了呢?”

“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出不去,倒不如养好身体再去想如何脱身。”

走上去横抱起她一路避开侍卫,抬头看见屋檐下一块金匾上写着“岚嶶斋”三个字。

“这么素雅的名字,题字之人笔锋回转刚劲有力,好书法更是好名字。”

施璃夏也顺着目光看去,自然是好啊,那是父皇的亲笔。踢开殿门,屋内的物件陈设未变,桌上落了很多尘土,“你好生歇着,这里十分安全,我中午再来看你。”

她现在这样子想离开也是不太可能,干脆老实歇着。

鸢尾一夜未归,霍娘和施靖早已心急如焚,“王妃,是属下失职,竟然没察觉到鸢尾离开。”

“不怨你,鸢尾轻功了得就算是我和施靖也不易察觉的到,只是,麻烦你了,去告知施璃嵩一定要找到鸢尾。”

走到下山的路口,霍娘停住脚步,定定看向涟音,“务必帮我找回鸢尾,好吗?”祈求的语气里透漏出她的担忧。

“王妃放心,鸢尾一定没事的。”

一路飞奔至王府,天才蒙蒙亮。

“涟音,你这么急,出什么事了。”

“鸢尾一夜未归,到现在都没有音信,你可知她去了哪里?”

“我记得王爷说过,师姐的彩石坠子好像丢在皇宫里了,莫不是师姐去寻她的坠子了?”

“皇宫?”她之前伤了那么多暗卫,施璃夏会放过她吗?“我去找王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