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捐款风波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542 2012-11-04 15:18:13

  商议一番,涟音随施璃嵩去上朝,然后去找施璃夏要人,这两兄弟水火不容,施璃嵩贸然去救人反倒会置鸢尾于不利处境。

朝殿之上,众臣叩首高呼“参见陛下,陛下万岁。”看了看打头的施璃嵩,不禁一丝笑容浮上脸庞,抬手俯视,“众爱卿免礼平身。”

待堂下安静,他问道,“爱卿们可有事要奏?”

没人说话,施璃夏冷笑一声,“哼,那就是无事喽!”

一看气氛不对,自然要有人出来拍马屁,文相身后的文官站出朝列鞠躬弯腰双手叠放双臂平伸,“臣等无事要奏说明我朝国泰民安,恭喜陛下。”

瞧瞧这马屁拍的多响,可惜君主不是吃素的,“那爱卿倒是跟朕说说,这税收过后百姓疾苦该怎么解决?”

听这语气,陛下要发怒,众人惶恐不知所措。那文官眼珠子转了转,战战兢兢的回道,“回陛下,您是天子,臣等和百姓都是您的子民,缴税乃是众人之职分,我朝国富民强农耕织造收成丰富,即便是疾苦也是一时的,陛下可安心,不出半月即可恢复常态。”

“不出半月即可恢复常态?你倒是有预见啊!莫不是精通四象八卦?那你再给朕算一卦,算算这朝中,谁人家中财富较多,能捐献一点给百姓解解苦。”

这下好了,马屁拍到蹄子上,说了得罪同僚,不说得罪陛下,那文官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谁让自己嘴欠来着。堂下众人更是惶恐,满朝之中没有几个人是不贪污受贿的,文相一看这阵势,好歹那文官是自己的直属手下,便站出身打圆场道,“陛下,据微臣所知,肖将军屡立战功赏赐无数,家中金银珠宝堆积如山,屋舍又是金碧辉煌,肖将军必然会意为陛下分忧。”

肖元溪瞅了瞅文相,自从女儿当上王妃之后便得罪了这位文相和丞相大人,好在他从不把金钱放在眼里,从不贪污亏空一分钱,家中确实财富如山,全部都来自施皓的奖赏。

还没等开口,肖翔走出行礼说道,“回陛下,微臣家中金银无数,笔笔皆来自先皇和陛下您的赏赐,一切都可以去财政司核对,既然李大人说了,那末将就替父亲母亲还有我身在王府身为王妃的姐姐尽一点绵薄之力,将末将从军以来的所有军饷和赏赐共白银五万两如数捐出,且兑成纹银由末将亲自发送至百姓,并开设四个粥棚接济贫苦鳏寡孤独者。”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五万两白银啊!肖翔只是小小一个副将竟有如此的气魄,不得不佩服,但是同时也让人头疼,他都捐了那么多,那其他官员岂不是都得出血。

肖元溪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满意的笑了笑,对着堂上君主说道,“既然臣之子如此,那臣更该做出表率,臣自愿捐出黄金十万两。”这下好了,没有人再纠结,总将军谁敢叫嚣啊,人家儿子都捐了五万,再不出手就显得太不识大体。

“臣愿意尽些绵薄之力,捐白银一万两。”一个人开了头阵,接着又是几个,“微臣捐五千两。”“微臣一万两。”“微臣三千两。”所有人纷纷站出,捐款声音响成一片,施璃夏看着堂下的景象,丞相,文相和总将军还有施璃嵩是站在第一排的,除了肖元溪,其他这几位还没开口。

“众爱卿的心意朕领了,退朝后去财政司登记即可。另外,朕暗中派人调查了,史文司张全,刘进,财政司赵兵立,礼榷司龚荃近年来贪污数目巨大,你四人可有要辩解的。”

话一出,只见四个人齐齐跪地,“陛下饶命啊,微臣冤枉。”哼。你们确实冤枉,贪的钱不如丞相九牛之一毛却要当替死鬼,可谁让你们贪得最多又顶风作案呢?

将折子扔到地上,“你们自己看看吧,你们平时的俸禄怎么经得起如此庞大的开销,来人,拖下去,抄家。”

“臣等冤枉啊,陛下明察。”好歇斯底里的叫喊啊,四个人像死猪一样被拖走,这一抄家至少能抄出一百万两,丞相的汗都快流出来了,若是彻底查清所有官员,自己必定首当其冲。现在才叫两难呢,出来说出钱也不是,不出来更没脸面。犹豫之间文相开口,“陛下息怒,自古以来,贪污受贿乃是常事,今日他四人也算是以儆效尤,臣乃一介文人,家中赏赐不及肖将军,只能是进些微力捐出白银十万两。”

“好,有尔等左膀右臂是朕之造化,既然文相有如此心胸,朕赏赐先皇亲笔山水题词画轴一副。”

“多谢陛下。”

心思诡异的施璃夏怎会不知道丞相是怎么想的,施璃嵩还没开口呢,等他一开口,丞相更难下台。果真是兄弟感应,“臣弟是陛下亲弟弟,又是摄政王,如今璃原身赴疆场,璃赋舞文弄墨也没什么俸禄,臣弟就替兄弟三人共同捐出白银一百万两。”

“璃嵩贡献之大,朕甚是欣慰,朕会传令全国范围内表彰你。”施璃嵩的做法是在施璃夏预料之内的,他虽说和自己不对付,但是对待百姓和自己是一样的,那都是施国的子民,至于表彰么,小范围宣传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可不能让他功高盖主。

“谢陛下,都是臣弟该做的。”既然你跟我客气,那我也跟你客气客气。

丞相的汗现在是真的滴下来了,看到他那副样子,施璃夏蔑视的瞪了瞪眼,“看来丞相是两袖清风家境贫寒啊。”

咕咚一声跪下,“陛下,臣不是不愿意捐款,臣是在等陛下您开口,陛下让臣出多少,臣就算是卖房卖地也要遵命。”还是人家丞相会说话,瞧瞧这张嘴多利索。

“朕心疼爱卿,怎会让爱卿倾家荡产,你也同璃嵩一样吧,一百万两。”

听这个数字,丞相心都滴血了,不过好在也没让自己破产,“不过嘛,数量一样,爱卿比璃嵩在朝时间久,又深得人心,还是捐黄金吧。”

一咬牙叩首回道,“臣甘愿为陛下为施国效力。”

圆满收场,施璃夏自然开心,挂上招牌的笑容,“爱卿快起,鉴于爱卿如此之贡献,朕将后宫掌权之职交与华儿,待她有了子嗣便直接晋封皇后。”

虽说出了钱,但女儿能得到如此的地位也算值得。“多谢陛下。”

“众爱卿还有事要奏吗?”

“启禀陛下,臣弟许久未见太后,太后乃是臣弟亲姨母,甚是挂念,想于退朝后前去请安。”终于开口了啊,请安?那朕就给你这个机会。

“璃嵩孝心,朕允了,下朝后直接去吧。退朝。”施璃夏站起身朝殿内的侧门走出去。

“恭送陛下,臣等告退。”

出朝殿遇上涟音,等了半天施璃嵩也没开口鸢尾的事情,没想到,竟让她来求情。

“你来要是为鸢尾的事情那就回去吧。”

“陛下,鸢尾那么无辜,看在靖王爷的份上,你放过她吧。”

“肖翎是施璃嵩的王妃,你说她无辜让朕放过她,现在鸢尾帮着施璃嵩杀了朕那么多侍卫,你又说她无辜,涟音,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帮着施璃嵩是在狠狠的伤我的心。”怎么会不伤心呢?你是我的亲妹妹啊。

“陛下,我求求你,让我见见鸢尾也好啊。”

抓起她双手,“你的手好了啊,好了就免的我记挂,回去吧,今晚我会去施璃嵩那里,你放心,鸢尾很好。”

涟音相信他,他说鸢尾没事那就一定没事,因为他是她的哥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