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叫我泽漆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595 2012-11-04 15:18:13

  鸢尾还在熟睡,因为穴道没有被完全解开,所以内力并未恢复,十指的淤肿更加严重。瞥见那残忍的手指谁能不怜惜?一张憔悴的素颜上流露出倔强,紧拧的眉头出卖了连心的痛楚。简洁的素衣上血迹斑斑,亏得她能经受这般折磨。伸手探上被汗水密布的额头,她发热了!施璃夏微微一笑,也不知她哪来的胆子,竟敢只身夜探,不知是太笨还是太精明。

从食盒中拿出洁净的手帕替她拭去额前的汗水。“嗯!”眉头拧的更紧,这一声痛苦的嘤咛让施璃夏感受到了她的苦痛。

伸手点开她所有的穴道,鸢尾缓缓睁开眼,看见床前的施璃夏,急急坐起身戒备。

“你戒心怎么这般重?放心,我只是给你送些吃的,顺便给你上上药。”说着从盒子里拿出金创药和纱布,“坐好,我给你上药。”

疑惑盯着他,难不成宫中对待刺客都是这样高等的待遇?

瞧出她的不解,施璃夏轻轻拽过她一双纤手,齐肩坐在身边,“宫中对待女刺客的规矩是统一废去武功沦为军妓,只不过姑娘这般青春貌美,若送去军营岂不是暴殄天物。”

军妓?若真是这样的结局,鸢尾真宁愿去死,抽回涂满药膏的双手,在鼻尖嗅了嗅,诧异道,“这是上等青黛和鹿胎所育的蚌珠粉!”

要不说是霍娘的徒弟,闻一下就什么都知道,青黛本就长在偏远南方湿热环境,施国根本没有,而蚌珠粉更是难得,是从蚌中取初成珍珠植入怀孕母鹿鹿胎吸收精华,而生产之时,幼胎早已融入珍珠之中,操作过程极其复杂且成功率特别低。

“姑娘见多识广,在下佩服。”施璃夏本就生在皇宫,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这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你竟有如此本事得来珍药。”鸢尾就不相信一个侍卫能有这么珍贵的药材,考究似的问道,“不知侠士尊姓大名?”

“姓名只是个代号而已,既然你叫鸢尾,那就叫我泽漆。”

“你以毒草为名?别骗我了,你到底是谁?将我擒到地牢一番审讯用刑,现在又将我至于此帮我疗伤,你当真以为我是傻子吗?我怎会不知这是你使的计。”

确实是计,这么快就被识破了,施璃夏笑着将食盒递到她面前,“先吃饱了吧,这样才有力气思考我是不是在骗你。”

“你想用我做人质威胁师傅师公,对不对。”高手过招总会知道对手的武功路数,经过昨夜的打斗,她知道他已经探出了自己的来源。

“在下在姑娘眼里就这么卑鄙不堪?”想起来她现在没办法自己动手吃饭,施璃夏开始喂她。只是饭递到嘴前,她却怎么也不张口。

“姑娘,我这可是第一次喂别人吃饭,你怎么也给个面子吧。”挂上招牌的笑容,“乖,快张嘴。”

鸢尾憔悴的小脸悠的一下红了,看着施璃夏眼里的笑意,她觉得这男人肯定有企图,“你对我这般好,是想让我感激你然后为你做事?”

在她张嘴说话的时候,施璃夏趁机将夹着米饭的筷子伸进了她嘴里。

“唔。。。”没想到他这么眼疾手快,既然到了嘴里,干脆吃个痛快。

看着她不及防备的模样,小嘴一下一下的咀嚼,施璃夏被逗笑,第一次和一个女子这么轻松愉快的相处。

“你说对了,我对你这般好,为的就是让你感激,然后为我做事。”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饭菜一口一口喂给她。

“你还是尽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吧,我不会背叛我师傅的。”因为嘴里的食物,鸢尾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你到底是谁啊?”

“都说了,只是个侍卫。”

“不信!”

“信不信随你。”

“你是当今圣上!”

“我是泽漆。”

“不信!”

“食不言寝不语,不懂吗?”

碗里食物见底,施璃夏想用手帕帮她擦擦嘴角,却被她闪躲而过,僵在半空的手不知何去何从。尴尬笑了笑,“你伤了手,还是我帮你吧。”一手扶住肩膀叫她不要动,另一只手轻轻擦去嘴角的残羹。

“师傅告诉我男女授受不亲,你以后还是不要碰我。”似是反感一般的挣脱他的束缚,靠着床边坐好。

“那你师傅没告诉你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可你是有企图的!”

“看不出你嘴巴挺利索。”如果她不是施靖和霍娘培育出来的,他才懒得管她,这么多年,皇叔虽然在神药山,可对他和施璃嵩一直疼爱有加,他们视鸢尾为亲生女儿,施璃夏不愿伤了她让皇叔担心。本来没打算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如果日后她回去见到皇叔一番细说,只怕霍娘会拨了他的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