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真有问题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982 2012-11-04 15:18:13

  嵩王府,热闹一片。

施璃嵩想去寝殿看看释瑜如何,结果刚到门口就听见夜月叽叽喳喳的跟她说着什么。

“娘娘,你是王妃,有我们保护你的,学暗器做什么?”

“你的本领不是很高吗?怎么?是嫌我天资不够还是你没信心能教好我啊?”掩面而笑,这个小丫头没什么心眼,激将法最好用不过。

“谁说我没有信心,娘娘你看好了。”夜月说着走到她前面,“刷刷刷。”利索的出手依次打出五个飞镖,动作甚是迅速,看不出是出了五次手。仔细一看,对面榕树的树干上整齐的落了一列发亮的暗镖。

“好,我就学这个。”拍着手笑道,“夜月,你现在就教我吧!”

没待夜月开口,听见一道熟悉的嗓音,“翎儿学暗器作何?”

“参见王爷。”

“参见王爷。”

“你怎么这般生分。”揽她入怀,心疼的抚上那淤青的脖颈。

“嘶--”释瑜有些吃痛,皱着眉吸了口气。

“怎么不好好上药?”转脸看向夜月叱喝,“你怎么回事?学的医术都喂了狗吗?”

夜月嘟着嘴,知道爷是在生气刚才自己的口不择言,可伤了王妃的是王爷自己,下手那么没有轻重,现在倒责怪起她来?

“王爷莫要怪夜月,她一番调理之后,翎儿好很多了。”

“你学暗器做什么?”

“翎儿不才,文不得也武不得,如今只想学学暗器以做防身之用。”

想想也对,她不会跳舞,不会弹琴,也不会武功,话说这么多年在将军府肖元溪都教她什么了?

“既然翎儿想学,那也要找对师傅。”那意思就是,找夜月有点不靠谱。

再傻的人听到这个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夜月气结,“爷,属下虽说武功内力不算上乘,可暗器本领是炉火纯青的。”

“炉火纯青?是么?”施璃嵩一手搂着释瑜,一手伸到夜月面前,不屑道,“暗器拿来。”

不服的将飞镖交到他手上,“就剩这四个了。”

施璃嵩瞥了一眼飞镖,手掌一弯,五指捏成一排振臂甩出,只见那飞镖不偏不倚的将树干上前四个暗器打落在地。而最后一个,则是他踢过脚下的石子打掉的。

释瑜惊讶的合不拢嘴,定定的望向那个神奇的男那个神一般的男人,可是她不知道,光华的背后是多么刻苦的付出。

其实夜月也能做到这样,可谁让人家是爷呢,不服的在一旁生着闷气不言不语。

“夜月,你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嘟着嘴不开心的走了。

主要是不让夜月离开,他堂堂大王爷怎么好意思开口跟娇妻道歉呢?

“王爷公务繁忙,怎么会有时间陪着翎儿习练?”巧妙的从他怀里脱离出来,“还是让夜月来吧!”

“翎儿,本王知道你有怨,是本王一时失了分寸。”说着从怀里拿出肖翔早上给他的酥糖,“你爱吃酥糖,这个,你先拿去吃吧!”

她有些不明所以,这不是打一个巴掌给一个枣儿甜吗?她怨恨的不是他,而是她自己,这么的没有本事,不是都已经想通了不再在意吗?为什么接过酥糖的手会颤抖?为什么现在一点也不怨他?看了看施璃嵩迷人的脸,释瑜苦笑,谁让你长了这样一张毁人心神的模样?谁让你这般的潇洒?

“怨不得王爷,是我和肖翔的错。”人家堂堂一个王爷都说出了这样的话,还给自己买了酥糖,要是再没完没了就太不识抬举了。

“你能想通就好,只是有一事,本王必须要问你。”眼神的坚定透漏出问题的重要性。

“王爷说吧。”

“你自幼便和凌步尘一起,你可知他的真实身份?”这倒不是人家施璃嵩吃醋什么的,主要是凌步尘实在太可疑。

释瑜自然也懂他的意思,摇了摇头,“这个翎儿真的不知。”

“本王听闻上次莫尉交与你书信一封,本王不强迫你透漏,但你要知道,儿女私情与国家大事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如果凌步尘真是什么间谍之类的,别说她了,就连施璃嵩都撇不清关系。

“王爷不必担心,翎儿这就去把书信拿出来。”说着转身去到寝殿拿来凌步尘的信。

拆开信封,信很平凡,看了看内容,施璃嵩不悦的皱了皱眉,这凌步尘对她还真是痴情,这样的话,他都没对她说过呢。

将信交出去的那一刻,释瑜才意识到自己的大意,凌步尘被怀疑,若是信封里留有夹层,或者信里有什么言外之意,那自己和将军府都难逃一劫。暗自懊悔,若不是那天被涟音伤到的十指分了心神,也不至于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

良久,也不见他说一句话,“王爷?”轻声试探,“这信可有问题?”

“有!”

这下,跳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翎儿,除了这信,他还给过你什么?”

“除了这信,什么都没有。”不能说出还有副青玉耳坠,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她不能再置自己和将军府于不利的地位。

“本王情愿相信涟音所说的这一切都与你无关。最好是这样,不然你知道后果是什么。”不愿意让它沾染这一切,如果她真的背叛。。。。他不忍再往下想。

“王爷放心,翎儿只是您的妻,只是摄政王王妃。”笑着,不是解释,只是立场的表明。

“今日还有要事,本王先去处理,改日教你暗器可好?”宠溺的抚上她的发,愿真的如她所说,只是摄政王王妃。

“嗯。”乖乖的顺着他是对自己最好的解救。

“晚一些,陛下会来,你已经是王妃,府里上上下下你该学会打点,稍后去着管家好好准备。”

“翎儿知道。”

他渐渐远去,她不知如何是好。她是许释瑜,释瑜从不曾背叛任何人,可肖翎呢?肖翎就真的不知道这一切吗?凌步尘啊,你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