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泣叶葬花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027 2012-11-04 15:18:13

  书房安静到窒息,打量着书信,透过阳光,看不出丝毫痕迹。施璃嵩狡黠的笑意浮上,就这么点小把戏吗?

引火燃了信纸扔于茶杯内,茶水尽数倒在信封之上,只见缓缓显出两行文字“泣叶葬花,宫商角徵羽。”好样的,凌步尘!不查你个清清楚楚怎对得起本王这一番心意呢?

正巧这时门被打开,是释瑜,手里还端着一盏茶。他眼疾手快收起信封,可那上的字迹还是被释瑜看的清清楚楚。

“王爷,翎儿来给你送杯茶。”嘴角的笑意和平静的表情将自己的来意掩饰分毫不露。

“你有心了,放下吧。”盯着她脸上温暖的笑意,心中五味陈杂。“怎么今天想起来给本王送茶?”

“王爷适才讲过,身为王妃就该熟悉打点府里一切,想来还是先尽尽作为妻子的本分。已近晌午,王爷想吃些什么?”

释瑜已经在那夜救过他之后慢慢知道了他对自己的情意,她要他给她的爱是举世无双专情一致,可几经转折之后,她已经绝望。然而对于这个王爷来说,他为她所做所想已经是绝无仅有的。终究,爱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不是给的不够,而是给你的并非你想要的。

若是之前,不打招呼就直接进了他的书房,后果不堪设想。可现在,推门而入,仅仅一盏茶,却让他无奈应对,“随意吧,午饭怎样都好。”

“嗯,翎儿知晓了。”

“下次再进书房之前,还是敲一下门吧,如果夜影在此,怕你早已毙命。”端起她放下的茶,清香之味沁人心脾。

“是翎儿的大意,下次会注意的,王爷先忙,翎儿去厨房嘱咐一声。”话毕,退身而出。

(施璃嵩外番

你像极了你母亲,父皇寝殿之内一直挂着她的画像,痴情多年,最终却被他深爱之人一刀刺进心脏,我怎么能不恨温羽璃。父皇尚未瞑目,肖元溪助施璃夏举旗登帝,几次三番陷我于危难境地。我筹划一切准备为父皇报仇,用了长达两年的时间渗透人手于宫墙之外,暗地笼络人心。这一切做的都是神不知鬼不觉。却殊不知,肖元溪竟以母妃的遗愿要挟我娶你为妻,你不是眼线还能是什么?

大婚之夜,一把扯下那深红的盖头,你虽不是倾国倾城,可清澈的眸子里有一种我看不懂的东西。像是无辜,像是惊奇。我对你处处设防步步紧逼,从未间断过对你的考究。可你没做过任何越矩之事,安分守己。从来都是那么平静,即便我出手伤你,依然看不见你脸上有任何波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刻意让你避开这其中种种,只想你老老实实待在身边,可一切能顺我心意发展吗?害怕,是的,我在害怕,我怕你真的与凌步尘有何关系,我怕你撇下我一个人远走高飞。)

涟音不在,释瑜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跟家里取得联系,‘泣叶葬花,宫商角徵羽’,该回去了,凌步尘,我们该相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