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醉翁之意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222 2012-11-04 15:18:13

  该来的总归要来,只是比意想之中的要快。夜幕将至,西方落霞之下已泛白,每一颗不知疲惫的心都在相同的时候被一种莫名刺痛。是上天注定的劫难还是人心不古的惩罚?尘埃落定,原来冥冥之中,每个人都是定数。依然是热闹的嵩王府,月下家宴。

“草民花零谙参见王爷王妃。”

“零谙!你何时回来的?”施璃嵩语气里尽是惊喜,故人归来,喜不胜收。

自打花零谙一进王府,释瑜就开始注意他,用两个字来形容他的长相,那就是帅哥!不过有意思的是,他怎么能跟这两兄弟融洽相处呢?

“哈哈,既然是家宴,何须客气,就坐。”施璃夏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挂上那招牌的笑容。

一桌子人,肖王妃,施璃嵩,施璃夏,施璃赋,花零谙。当然,必不可少还有施璃雨。而涟音隐在暗处。

斟酒端杯,花零谙起身向敬道,“听闻肖王妃才貌双全,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在下先干为敬。”说着便一饮而尽。

被这么个大帅哥夸奖,释瑜自然理所应当的接受,“多谢花公子称赞,晚宴若有不周之处,还望见谅。”回敬一杯。

反正一桌人都是各有所思,饭吃的是没滋没味。不过有施璃雨这么个大祸害在,就不怕少了波澜。“大皇兄,你偏心。”嘟着嘴撒娇。

看见她那做作的样子释瑜就难受,低头吃饭不看她。施璃赋也大口嚼着饭菜,一言不发。

“哦?朕怎么偏心了?皇妹说来便是。”其实施璃夏也不喜欢她,可谁让人家是公主啊!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亲妹妹。

“皇兄不是说给璃雨画一张画像的吗?怎么食言了!”

“哈哈哈,朕忙于公务,一下就把这事忘了,待朕有时间再给你作画可好?”

“那当然好了!只是,大皇兄还记得答应璃雨的事吗?”

就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释瑜猜出来她说的是夜墨,着急的给施璃嵩使了个颜色。看懂她的意思,施璃嵩接过话斥责道,“璃雨,不可这样无理取闹,皇兄那么忙,没时间管你的事。”

“皇兄,你们不疼爱璃雨了吗?”人家这演技可不是盖的,说话间泪如雨下。

施璃嵩无奈的叹了口气,释瑜暗自冷笑,施璃雨啊,你太他娘的能装了,要不是这么多人都在这,释瑜早就端饭倒在她脸上。

“哎呦,怎么说着就哭了,有什么事大皇兄给你做主。”

“真的吗?”

“朕说的话,一言九鼎。”

“璃雨要大皇兄赐婚!”

“不行!”说话的是施璃嵩,“璃雨,你退下吧!”

施璃夏像事不关己一样看着这出戏,他也知道赐婚的对象是夜墨,是涟音所爱之人。用不着等他拒绝,施璃嵩一定会阻拦的。

“皇兄难道不想让璃雨幸福吗?”抽噎着哭喊,“大皇兄,你就准了吧,璃雨和卓念情投意合,就差大皇兄一道圣旨了。”

躲在暗处的涟音紧紧握着拳平复呼吸,到现在这一步,自己还在意什么啊?夜墨,随你去吧!

花零谙早就知道施璃雨的人品,这种事他不想插嘴。

“璃雨,近日朕要召集众将回皇城审评,你这婚事先搁置吧,待会师之后再议。”刚才察觉到涟音的气息,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份心痛。

“大皇兄以国事推脱,说白了就是不在意璃雨的后半生幸福。”

“好了,璃雨,朕忙着国事已经很操心了,你的事就过几日在说吧!”语气多了几分怒意,说什么都不能让夜墨和璃雨在一起。然而这也是施璃嵩的意思,正好做个顺水人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