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善良不好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413 2012-11-04 15:18:13

  “这些人为我而来,你将我交给他们便是,何必用这一招呢?”扯下衣襟包扎他流血的左臂。

“你适才叫我住手,可知道是害了我?”

“他们虽然出手狠毒但还不至于死的这般残忍,你若继续大开杀戒虽不至于走火入魔,但会伤及心脉。”停顿了一会儿,鸢尾接着说道,“将我交给他们你就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

“这些人不是施璃嵩派来的,你落到他们手里会比在这里更惨。”施璃夏闭上眼,一次偷袭不成,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瞅了瞅被细心处理的伤口,不禁疑惑问道,“你既然如此心善,为何当日入宫杀了那么多暗卫?”

“我没杀他们,是你们不懂医救先拔去了他们身上的银针,才导致毒气散到了全身。若要救他们应该先解毒,再慢慢去针。”

看来宫里的御医全是一帮废物。

缓了片刻,鸢尾还是决定关心一下他,“泽漆,我现在伤了手指,没办法帮你把脉,你自己回去用几味药材调理一下心脉。”

第一次,被一个人这样关心。看着她干净的眼眸,施璃夏伸手抚上那一张素净的小脸,“太善良可不是好事。”

抵触的挥臂轻轻打掉手,不习惯和异性这样接触。“我暴露了行踪,你确定还要将我囚禁于此吗?他们这次没有得手,肯定还会有下一次的。”

“你好像并不惊奇有人来将你劫走,你知道来人是谁?”从一开始就知道刺客不是施璃嵩派来的,有涟音在,他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但是鸢尾的淡定,似乎像经历了很多一样。

回想在神药山上,即使有夜门在暗中保护,还是不免被偷袭过几次,刺客来意都相同,只为将自己带走,从不出手杀害自己。鸢尾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有人来挟持是正常的。不过她还真不知道是谁这么费尽心机,摇摇头看向施璃夏,问道,“我留在这里对你来说是负累,你不能放了我吗?”

“不能!”开什么玩笑,放了你我这一国之君的颜面何存?

“我杀了你的暗卫,在地牢里的一切刑罚是我应得的,不处罚我,你对不起你死去的弟兄们。在我要被侮辱之时,你挺身而出。我虽然感激你救了我,可是我不会背叛师傅投靠你的。”

亏她能看明白这一切,还以为她会因所受的刑苦而埋怨自己呢,“到现在你不肯也没办法,我没有耐心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不过你想离开这里是不可能的。既然你不领情,那休怪我出此下策。”说话间扼住她颈部,指尖用力。

来不及反抗,颈间开始酸麻,渐渐失去意识昏睡过去。

霍娘对鸢尾如此珍视,施璃嵩的手段都没有作用,今天又有一批莫名的人为她而来,这个鸢尾肯定不是普通人。施璃夏还不能确定她的身份,若刺客是东方国派来的,那就更要牢牢看住她,以防对自己有不利之处。

抱着鸢尾一路避开宫人去到自己的寝殿,怀里的人居然安稳的睡着,平展的眉间看不出丝毫顾虑。他好笑的咧开嘴,现在的情形她还能这样安然。

皇城郊外树林内,一张倾世绝魅的脸在月下展露,等了许久都不见动静,看来派出去的人都死在皇宫里。凤眼微眯,哼!一群没用的东西!冷笑着飞身离开。

神药山。

施靖揽住霍娘安慰,“你冷静一点,涟音不是说鸢尾没事吗!”

“璃夏的性子我不了解,你是他叔叔,你不能修书去问他要人吗?”泪水在眼里打转,霍娘跟鸢尾朝夕相处十二年,早已把她当成亲生女儿。

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鸢尾开朗聪明孝顺,施靖也舍不得,“璃夏心性稳重,不会伤害鸢尾的,你放心吧。我早已拟好书信,明日让涟音带去皇宫。”

“施靖,谢谢你。”霍娘紧紧抱住他,除了谢谢,她还能说什么呢?

轻拍后背,施靖笑道,“傻呀你,谢什么?我也拿鸢尾当亲生的孩子啊!”

丢盔卸甲,放下荣华富贵,抛弃王爷的身份与母后决裂,施靖为的就是能和霍娘厮守一生,时光荏苒一过多年,他的爱至死不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