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楮枫得手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807 2012-11-04 15:18:13

  到后院找到练武中的肖元溪。似乎因为施璃嵩的靠近,让他改变了落掌方向。

掌风将至,侧身躲避,回之一拳袭到腰间,另一手横掌以指尖猛刺。眼看要碰到其要害,双手被瞬间阻拦,震之而来的真气让他后退了几步,负手而立,平复掉适才的斗意。

“说吧,你来干嘛。”两人要真的交起手来难分胜负,看他这样子也知道不是来切磋武艺的。

懒得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明日众将领班师回朝,你还想继续包庇掩饰凌步尘吗?”

好小子,跑来审问我!“难道你认为步尘有什么嫌疑吗?”

“你心里清楚!”

“步尘半年前以御东将军之名赴疆场操持,你从那时起就开始调查他,既然你都查不到,又何须来问我?”

“越是查不到线索就越是要注意他,你如果对他不寻存疑虑,又怎么知道本王在暗查他!”

“你对将军府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嵩儿,看见现在的成长,我很欣慰。。”

“本王的一切你都看在眼里,如今看清局势弃暗投明最好,如果你想着助施璃夏消灭本王的势力,那还是趁早放弃这念头吧!本王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他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校场考评之后举兵造反,确切的说应该是为父报仇。

“嵩儿,你低估了璃夏的本事,现在的你跟他抗衡还难分伯仲。你以为是璃夏弑父篡位吗?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璃夏如果一心要置你们于死,那我必然出手助你,可如今还不是时候。”

“哼,他早就已经狠下杀手,不惜代价雇了三个漂流杀手前来,亏得本王命大,若不是府中有良医,本王便被淬毒的剑尖所毒害,现在无须你在此装好人!”

他已经下定决心,肖元溪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你要夺得王位我不阻拦你,但是你不能伤害璃夏!”

“施璃夏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背叛父皇为虎作伥!”

“唉,你怎样想都好,只是你不能伤害他,这是你父皇的意思。”

“本王不会让父皇和母妃含冤而终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肖元溪答应了施皓保守秘密到他们兄弟二人和解,摇摇头叹息,“翎儿应该在大堂了!一起过去吧。”

回想父皇死前交托肖元溪号令三十万大军的军符,占了施国整整四分之三的兵力,可他知道这只是压制东方国的戏码。如今东西南北四大封地,肖元溪可以调遣的只有南部温武真的七万大军和东部凌步尘带领的三万人手。北部司空铭的六万大军是属于施璃夏的,而西部璃原的四万兵力供施璃嵩派遣。

皇城之内,施璃夏手握九万,施璃嵩八万,肖元溪只有三万。封地的将士不能随意调回,只要牵制住肖元溪就可以和施璃夏兵力相当。一路盘算,听见释瑜的笑声才回过心神。

女儿和夫人笑的那么开心,肖元溪喜上眉梢。

“翎儿今日怎么回来了?”

“怎么?爹爹难道不欢迎我回家啊?瞧爹爹这话问的!”

“哈哈!”笑眼眯成缝,“回家就好,免得我和你娘惦记。”

原来肖翎的父亲也老了,笑起来有鱼尾纹,那是岁月的痕迹,怎么都觉得心里酸酸的,“爹,女儿不孝,爹娘要好好保重。”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早已坐下悠哉喝茶的施璃嵩,肖元溪感叹道,“你和嵩儿过的好,爹娘就放心。”

“这不必将军和夫人挂心,本王自然会好好待翎儿。”

“是啊,娘,爹,王爷待我真的很好。”

未见人影声先至,肖翔阳光一样的嗓音飘来,“娘,我给你买了酸梅回来!”

“娘,快尝尝这家的梅子怎么样?”亲手从袋子里拿出一颗青色的酸梅放进温羽璃的嘴里,问道,“好吃吗?”

“嗯,好吃,快拿给你姐姐尝尝!”捂着嘴,温羽璃开心又幸福,老公疼爱,儿女孝顺,还有什么可求呢?

拿着梅子走过来,“姐,你也尝尝。”

“好,你可真是好孩子!”酸梅到嘴里她就捂着腮帮,“好酸啊,快给我递一杯水来。”

伸手去接递来的茶杯,谁知道没接稳,一整杯茶就这样一滴不剩的全洒在漂亮的外衣上。

急急站起身拍打身上的水渍,“哎呀,这衣服都脏了。”

“没关系,姐姐的闺房里还有很多你以前的衣服呢!去换一身就好。”

施璃嵩沉默不语,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未曾变化。

夜影跟至身她边寸步不离,“王妃,属下得保护您安全。”好牵强的理由,他自己说出来都觉得假。

“那就有劳你了。”跟着就跟着,他总不能跟到屋里看自己换衣服吧!

闺房们前,果然止住脚,“王妃,属下在此恭候。”

礼貌回笑,走进屋内关上房门。泣叶葬花,宫商角徵羽,梦里,他们不正是在枫树下埋葬花叶吗?这是梦还是肖翎的提示?

换好衣物,轻轻翻窗而出,枫树仍在,根部土壤结实如铁,她柔弱的双手怎么能撬开。站起身夸张用跺脚在树根上,带着狡黠目光轻便翻回屋里。堆着笑推开门,“夜影,我们回去吧!”

二人走后,一袭黑色的身影落在枫树前,运出内力震开泥土,取走了一个细长的鹿皮包裹。然后瞬间飞身离开,一气呵成的动作没有打扰到将军府的任何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