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含沙射影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575 2012-11-04 15:18:13

  “你来看我吗?”他坐在她旁边。

“是。我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嗯,你也看见我过得很好,回去吧。”

说话还是那么噎人,涟音无奈的从怀里拿出书信,“这是靖王爷让我给你的。”

他拆开看了看,又折好收起来,“回去告诉皇叔,我会替他和皇婶照顾好鸢尾的。”

“不行!”

“我让你回去听不懂吗?我不跟你发脾气不代表我没有脾气。”

“你对待女人的手段我都知道,但是你不能这样对她。”她来时注意到侍女准备了药浴。

“我对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好,所以她们才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他后宫的女人,哪个不是对他死心塌地的,就连心有所属的沈娇华也毫无怨言。

“鸢尾不一样,你这一招不好用。还有啊!你知不知道你伤了多少人的心,你去看看你的那些妃子,哪个不是日日夜夜盼着你临幸。”涟音受过感情上的伤害,她最烦男人这样朝三暮四。

转眼看见他复杂的脸,有些心疼,轻轻挽上他的胳膊,将头靠上去之时发掘依靠的手臂颤动了一下,急忙抽回手向上撸起他袖子,“你什么时候受的伤?”

“昨夜,有人来行刺,要带走鸢尾。”

“你该不会为了救她才受的伤吧?”

“你看你那不可思议的神情,我救她怎么了?”

“没怎么。”她整理好他的衣服,接着说道,“还记得你那个彩妃吗?现在天天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印象,确实有这么个人。”他问道,“你提她干嘛?那还是我当太子的时候娶的呢。”

“你当初为什么娶人家啊?现在又怎样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救下了她做的一幅画,结果她非要以身相许。”他说的云淡风轻,根本没放在心上。

“不是你去招惹她的?说她长得漂亮,画工一流。还跟花公子打赌,赌约三天内让她心甘情愿嫁给你。谁知道你卑鄙的去毁人家画的画,然后再力挽狂澜。”

回想以前确实有那么一段,不禁嘲笑自己的幼稚,发现涟音也在嘲笑他,才反应过来,“你这是含沙射影,我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企图,再说了,我对好兄弟的心上人没兴趣。”

“你向来视女子为玩物,顺你心的你还能多宠爱几天,不顺你的下场比死还惨。你虽为救她受伤,但是鸢尾不同于世俗,可你得不到回报怎么可能让她过的好呢?”

“说的不错,你倒提醒我了,既然她不领情,那我就不能让她好过。”他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

“你!”被他的无赖气的无言以对。

“好了,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久留的地方。”

“我既然来了,不带走鸢尾就不打算回去。”起身坐好格斗准备,看着他受伤的左臂,怎么都得有点胜算吧!

“你别胡闹,就算今天让你带走她,一出宫门也会被刺客袭击的。”笑着拉过她的手臂,“别傻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打不过我。”

“鸢尾总不能一直在你的寝殿里呆着吧。”

“那有何不可,我自有分寸。”

“说什么都没用,我先走了,你最好别让鸢尾出什么差错。不然靖王爷就是破了誓言也要下山找你。”

他在院内踱步,涟音来此几次三番都没带走鸢尾,施璃嵩竟然一点不心急,那就意味他知道鸢尾的身份,反而觉得皇宫安全才不紧逼要人。昨夜来人会是谁?

“姑娘可不能留下疤痕,不然可惜了这寸寸玉肌。”还是之前施璃夏的药,伤口不再疼痛,传来阵阵清凉。

“谢谢你。”

“这都是奴婢的本分。”

“你叫什么?”

“回姑娘,奴婢叫鹧叶。”

“哦。”无聊的吹着池子里的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姑娘,奴婢伺候你更衣。”

她现在只有站起身的力气,哪还有时间去顾及什么好不好意思让人看见自己的身体,反正都是女的。着好贴身的衣物,走出屏障,发现施璃夏负手而立背对自己。鹧叶搀扶着她对他行礼道,“陛下,姑娘已经沐浴完毕,陛下还有何吩咐。”

“你扶她到龙塌躺好,记住,今日之事不可透露半字。”

龙塌之下有隔板,施璃夏抽出隔板铺上被褥后把鸢尾放到那上面,然后自己悠哉的躺在榻上休息。他没让鹧叶做这些事,反而亲力亲为,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隔板的存在。鸢尾越来越觉得他心机深沉,而且不懂得怜香惜玉,竟然自己去睡舒服的床!过了不知道多久,传出均匀的呼吸。

睡着了,静夜伴着微风守卫一花一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