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开方保胎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470 2012-11-04 15:18:13

  有人欢喜有人忧。施璃嵩乐呵了,可那边施璃夏的后院开始起火。“华贵妃娘娘,不好了,婼妃娘娘领着后宫的妃嫔去陛下的寝殿了。”

“什么时候的事!”放下手里正绣着的婴儿肚兜,焦急道,“去了多久了?”

“回娘娘,就是适才的事,奴婢去浣衣殿取您的衣服,回来就撞见婼妃娘娘她们往陛下的寝殿去了,奴婢跟尾随的小太监打听才知娘娘们是去陛下的寝殿探底那位姑娘的。”

“此事莫要声张,快随本宫前去制止。”

两人匆匆的赶去寝殿还是晚了一步。一进门就看见鸢尾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所剩无几。龙塌旁跪着鹧叶,她红肿的脸还在被几个妃嫔一齐抽打。

“都给本宫住手!”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贵妃娘娘带着怒意走来,“谁允许你们来陛下这里生事的!”

“参见娘娘。”自从沈丞相捐了大笔的黄金之后,沈娇华便被赐了管理后宫的专权,这些妃嫔们必定要敬她几分。

“你们是不是在自己的殿里待得太闲了?”

“贵妃娘娘现在身价不同,待您有了子嗣那就是皇后,自然不理解妹妹们的心酸。”带头的婼妃趾高气昂的开口回击。

“你们知道本宫的身份就好,趁着陛下还没回来,赶紧回自己的地方待好。”示意婢女去给鸢尾着好衣装。

“呦,姐姐现在只是代理执掌后宫,还不是皇后吧!哪来的架子?”这个婼妃也不是吃素的,她爹在朝中官职不低,一直在宫里横行霸道,看谁不顺眼就害谁。

没等沈娇华开口,婼妃身后的一个妃子走出来跟着附和,“是啊,姐姐,后宫只有你这一位准皇后,您是饱腹不知饿殍饥,陛下从不允许姐妹们在此侍寝过夜,偏偏肖王妃还有这位姑娘破了例,肖王妃是陛下的弟媳,姐妹们不好说什么,但是这位姑娘来历不明,咱们就得好好询问一番,以免日后对陛下的安危造成胁迫。”

“那妹妹的意思是你们来此还是为了陛下的安全着想了?”提高了声音怒斥,“身为妃子就该知道自己的本分,陛下的事情容不得你们参与!”

“我偏要参与!”婼妃走到沈娇华面前瞪大了眼睛示威。“你也要知道你的身份,我说了,你还不是皇后呢!”

天性善良又不爱惹是生非的沈娇华自然没有什么招数对付这帮女人,撑着疲惫的躯体退了一步,脸上一时间毫无血色,额上冒出汗水。丫鬟急忙跑去扶住她,“娘娘,你没事吧!”

“本宫没事。”柔弱的擦去汗珠,无奈之下她叫来门口的侍卫,“你们平日是怎么看护这里的,不想让陛下回来处罚你们,就赶紧送娘娘们回各自的寝殿去。”

“回贵妃,奴才只是侍卫,虽然陛下有令不许闲人进出,可娘娘们身份高贵,奴才不敢以下犯上。”几个侍卫跪了一地,他们算是走到头了,一边是后宫的妃嫔,一边是陛下,得罪哪个都没有好下场。

“我说姐姐啊,别陛下给你个鸡毛你就当令箭,见不得这样的场景就回去好生歇着,今日来这儿我就是要看看那小蹄子哪来的风骚本事勾了陛下的魂去。”婼妃无视掉她直接转过身吩咐,“姐妹们,去把那妮子的衣裳扯了,然后把她丢到禁卫军里。”

这时候的鸢尾没有力气反抗,她恨死了施璃夏,若不是他将自己点了穴禁在这里,如今怎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屈辱。

婼妃还没碰到鸢尾就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揪到一边。“参见陛下。”

“都给朕滚!”

众人吓得面色惨白,尤其是那个婼妃,颤巍巍的站起来狼狈落跑,只剩下被丫鬟扶着的沈娇华。

“陛下,是臣妾的失职!”

迅速的扯过锦被盖好在鸢尾身上,回过头安慰,“华儿,这不怨你。”

“你赶快找个太医给贵妃娘娘诊治吧!不然龙胎不保。”鸢尾是神医之徒,见到沈娇华后,从她的步态身姿和面色就已经看出来她身怀六甲,只是沈娇华太瘦弱,不细看根本看不出已经怀孕。

惊讶于鸢尾的话,自己怀孕的事情只有陛下知道,谁曾想被她一眼看破。

“你的手指已经好了,让鹧叶给你更衣,然后替华儿诊治。”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给她留一份隐私。

“姑娘,奴婢伺候你更衣。”鹧叶去屏风后取来衣物。

“鹧叶,你何苦为我挨打?”

“陛下有旨要奴婢照顾好姑娘,这是奴婢的职责。”她宠辱不惊的脸上从未看出任何委屈,这样一个小丫鬟经历的种种让人心疼。

替沈娇华搭过脉,蹙眉询问,“娘娘可知自己已经怀孕五个月了?”

“本宫知道。”

不解于她的表情和语气,似是无奈似是担忧,可是怀了龙裔怎么都应该开心才对啊。刚才亲眼见证了后宫的可怕,鸢尾大概猜出来她怀孕应该是隐瞒着所有人的,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害滑胎。

“娘娘太过消瘦,应该静养,我给你开几副药温补,只是娘娘心事太重,切不可再郁郁寡欢。”拿起纸笔写下药方递给沈娇华身边的丫鬟,细心的吩咐,“你拿去太医那里就说娘娘月事不调,这方子乍看没什么问题,糊弄药仕们足够了。”

“姑娘。”沈娇华眼里尽是感激,“姑娘大恩,本宫难以言谢啊。”

“刚才娘娘不是也帮了我一次嘛!受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

不知道什么时候施璃夏走进来的,但是她们二人的话他听的字字清楚。“既然如此,华儿你就快回去休息吧,朕会再曾派人手保护你那里。”

“多谢陛下,臣妾告退。”

鸢尾行动不便,只有说话的力气,勉强按住桌子站起身在鹧叶的扶持下艰难的走到床边躺下,她都快被气死了,平白无故被人给欺负,还让鹧叶跟着挨打。“上次你给我治手指的药能不能给鹧叶用一下,她的脸都肿了。”

“你都自身难保了。”他想不明白她怎么还有闲心管别人。

“那不还都是因为你吗?”她鄙夷的盯着他,“如果不是你点了我的穴道又在药浴里加了软骨散我至于被那群人欺负吗?”

“你别不识好歹,留在这里才是对你最好的安置。”

“我在神药山依然过的很好!”

“你要是不来皇宫刺探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就算现在放了你,不出宫门口你就会被人劫走。”

“生死都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她从小就被父皇宠着,到了神药山又被霍娘和施靖悉心呵护,哪吃过这么多苦?温顺乖巧如她,但不代表她也是没有脾气的。

“那好,干脆像婼妃说的,把你脱个精光扔到禁卫军里!”亏得她刚才还跟华儿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怎么现在就不见她回报自己的大恩大德呢。

“你无耻!”

施璃夏威严的脸上蕴着怒意,上前点住她哑穴,“懒得理你!”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这样说一个君王啊,这就是在挑衅权威,碍于花零谙的原因,他还真懒得理她。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施靖的徒弟而且身为雪域国后裔,他根本不会在她身上花心思。

鸢尾在心里早已把他骂的狗血淋头,无奈受制于人。

“照顾好她。”留下这句话之后像风一样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