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赠城北赋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759 2012-11-04 15:18:13

  凌步尘给释瑜的曲子已经熟谙于心,施璃嵩教的暗器也练的差不多,半个月过去,转眼迎来祭祀的日子,释瑜正在梳妆台前挽发,施璃嵩走过来在首饰盒里翻出青玉耳坠,“翎儿,今日戴着这个,比较素雅。”

愣愣的拿起他手里的耳坠戴上,对着镜子勉强一笑,看来他一直都知道。“王爷,我们走吧。”

他们坐在马车里,心思各异,这一次似乎要有大的事情发生,谁也没有言语过多。施璃嵩单手搂住释瑜,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会跑掉似的。“翎儿,本王如果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怎么说的像生意死别一样,释瑜不愿意他这么伤感,贴紧他胸膛,“你怎么会不在我身边?我们不管到哪里都要在一起。”

“好,不管到哪里我都和你在一起。”他带着笑宠溺吻上她的额头,释瑜伸出小拇指,“说好了,永远在一起,不许反悔,我们拉钩。”

两指相勾许下诺言,可诺言终究只是诺言。“为什么祭祀不带上璃雨呢?”

“她一直患有脑疾,陵墓的阴气太重,本王怕对她身体恢复有碍,一直没有带她去过皇陵之中。”

“爷,到门口了。”夜影在外掀开门帘,释瑜跟着施璃嵩下了马车一路走进皇陵入口,一身素白洁衣的她在阳关之下尤为耀眼,陵墓位于皇城北部的郊岭,风水非常好,四周环境淡雅清静,他们到时,施璃夏和施璃原璃赋兄弟三人已经在院内。璃赋友好的走来跟他们打招呼,释瑜向来对他印象不错,也微笑回礼。

一番朝拜上香磕头,几个人虽说不算忙碌,可也没闲着,日光渐渐淡去,只听得璃赋在山顶呜呜然的笛声,如泣如诉。释瑜在一旁看的呆了,璃赋的侧脸看上去像女子一样柔美,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摸。山间小溪清湖,还种着荷花,朵朵芬芳。如此良辰美景才子佳人,不禁心生涟漪。

释瑜执笔,借着皎白明亮的月光信手写下诗篇,《北城赋》

若不是听见了璃赋如此的曲声再加上周身的环境,释瑜是很难联想到这样的话语构造的。她借屈原《离骚》的格式,引用了纳兰容若和苏轼的名句现场发挥出这一首北城赋,以前为了高考而突击的古汉语现在终于派上用场。

施璃嵩几人看见她的笔迹不由得由衷感叹,这样的意境一般人难以到达。“翎儿,好才华。”

回身一笑,王爷的夸赞着实是真心的,“只要王爷和陛下喜欢,就算是翎儿的荣幸。”

“朕听闻近日肖王妃苦练玉笛,着实为父皇和姨母费了一番心思,不妨在父皇坟前奏一曲,以表我辈后人的心意。”施璃夏双手负于身后,似乎一切都知晓一般。释瑜看了看一旁的施璃嵩,自始至终她都没弄明白这里的把戏,得到施璃嵩许可的目光,她缓缓拿起横笛奏鸣。好一首曲子,让璃赋都陶醉其中。

没过多久,四周多了很多异样的气息,可只有施璃嵩璃夏和璃原这武功高强的三兄弟察觉到,施璃嵩和施璃夏的嘴角均勾起笑容,该来的迟早会来。一曲终了还没等释瑜喘口气,不知从哪飞来了成群的蜜蜂,朝着陵墓的入口飞去,施璃夏气定神闲,哈哈大笑,“二弟,想不到,就算父皇过世你也不让他老人家清静清静。”

释瑜和璃赋二人根本闹不清状况,施璃嵩慢慢张开嘴,“打扰父皇和母妃的人是你,哼!事到如今你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看来你做了万全的防备。”

“防备?朕并没有防备,从一开始肖翎入宫朕就知道你会找出地宫的另一端出入口,如今看来,肖翎还是你的人,朕就没必要防着她和凌步尘有什么瓜葛。”

蜜蜂是施璃嵩引来的,目的是为飞向地宫的入口袭击地宫之下的人,也就是说这些蜜蜂肯定有毒。释瑜和璃赋都不会武功,今夜肯定免不了一场厮杀,施璃嵩让她吹的曲子是为了引来凌步尘的人保护自己。眼泪落下,施璃嵩爱她,爱到放下这一刻的尊严,让凌步尘来护她周全。“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释瑜泪眼朦胧,拉着施璃嵩死死不放手。

“翎儿,你听话,和璃赋躲起来,这里不安全。”

她知道留在这里也只是给他添麻烦,伸出手露出小拇指,“不许丢下我,不管到哪我们都要在一起。”

施璃嵩再一次与她两指相扣,“我答应你,我们永远都在一起。”

“你计划的很好,把肖翎带来这里才是最安全的,不过你好像忽略了你王府中的人。”顺着施璃夏声音望去,包括沈椒柳在内的三个夫人都被绑起来,唯独少了李婉依。

“王府之中的夫人们家世显赫,就算你绑了她们也不会拿她们怎么样的。”

“呵呵,你真够薄情寡义的啊!不过朕还是低估了你王府中人,没想到文相之女竟然是个高手。”施璃夏一挥衣袖甩出飞镖正打对面,树梢上落下一袭黑色身影,正是李婉依。

“王爷。”她飞身而至施璃嵩身边,看见肖翎的存在还是不免愣了一秒。

“依夫人轻功了得,朕的暗器都不能伤你分毫,只不过你现在就亮明立场,不怕到时候朕将你那爹爹抓起来问罪吗?朕给你个机会,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其他几位夫人在那边站好,免得以后被论为同罪。”

“我既然嫁给王爷,生死便是王爷的,陛下无须为我劳心,至于爹爹,他一向忠君报国,朝中必然有人护他。”

“哈哈,好!施璃嵩,你调教出的都是人才。”施璃夏拍了两下手掌,四周飞至而出密密麻麻的人手,包括青衣的奚良。“肖翎,你是躲不掉的。朕抓了你就能要回肖将军手里的军符,也能牵制住施璃嵩,你才是意义重大的人。”

施璃嵩握着释瑜的手紧了一下,“婉依,保护翎儿离开。”

“是,王爷。”李婉依拉着释瑜向后退,霎时袭来一群人,施璃嵩见势吹响口哨,和夜影并肩作战抵挡。没多久,涟音和夜月带着夜门的众人也赶过来,却单单少了夜墨。

慌乱之中,释瑜跟李婉依逃到陵墓内,四周全是石壁,十分冰冷。顺着细小狭窄的隧道走进,前方是辉煌大气的灵堂,安置着好几口绝佳材质的棺材。释瑜瞥见地面上稀稀拉拉的死去的蜜蜂,寒颤着吸了一口气,“这里会安全吗?”

“王爷叫我保护你,就算我死也要让你安全。”李婉依警惕四周,小心的将释瑜保护在身旁。

“你会为了我放弃生命?”

“不是为你。”冷淡的回答清清楚楚表明出她对释瑜的厌恶。释瑜明白,如果李婉依没有保护好自己,施璃嵩会心痛,如果李婉依为了她而死,施璃嵩反倒会在心里感激而记住李婉依。这个李婉依啊,爱他爱到骨子里去了。

“这里是施璃夏地宫的另一个出口,我们无意间走进来就不可能顺利的出去。李婉依,我不会武功,不能拖累你,你赶紧走,我们不能两个人都死在这。”

“我说了,就算死,我也得让你安全。”

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批黑色的暗卫,毒蜂毕竟能力有限,地宫高手如云,不能尽数毒到他们。其中一人开口,“留下几个人跟我对付她们,剩下的赶紧上去帮陛下,再去几个人找花公子前来为那些被毒蜂蜇到的弟兄们医治。”话毕,迅速分成三拨人,一大拨离开了灵堂,又有两三个人朝着另一洞口离去,释瑜面前剩下五六个。趁他们还没出手之前,释瑜抢先发出暗器打中一人右腿。

“你躲起来。”李婉依抽出宝剑一人向前迎敌,释瑜能做的只有发飞镖。“别在这浪费暗器,快走啊。”

“我不走,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两个人一前一后,配合的还算默契。可毕竟都是女的,对付这些人有点吃力。

“啊!”李婉依一声惨叫被打飞到棺材上,与此同时,棺木四分五裂,可见敌人出手的狠毒,李婉依大口吐出鲜血,无力的昏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