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新的生命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787 2012-11-04 15:18:13

  宫里的丫鬟行动就是利落,没要多久就收拾好一切,领着释瑜去了沈娇柳宫里。只是还没踏进大门,只看见里面忙成了一团,释瑜一把抓住跑来的宫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娘娘,我们娇妃娘娘的妹妹似乎是要早产,羊水已经破了,奴婢要去寻太医来。”

“那你快去吧。”释瑜放开宫女,着急着跑进殿内,沈娇柳正在床前半蹲半跪,床上躺着那个与释瑜有过一面之缘的沈娇华。她面色憔悴,瘦的不成样子,隆起的腹部与骨瘦如柴鲜明对比,释瑜只觉得这个沈娇华定然命不久矣,至于那骨肉,也不知能不能保下来。

沈娇柳看见释瑜先是一惊,后又转向她妹妹,说道,“也不知姐姐何时回来的,如今我妹妹这般模样,我也来不及去和姐姐行礼寒暄。”

“你说这个做什么?快差人去备好热水和剪刀,等太医到此再准备就来不及了。”就算没生产过,释瑜多多少少也懂一些,“还有,消毒也很重要,再叫人在屋里多煮上些白醋。”

“好好,你们,快按姐姐说的,把这些都准备好。”沈娇柳一一吩咐身边的下人。

先前着急的丫鬟跑进来,“娘娘,太医来了。”

“快,快请。”沈娇柳急着站起身去迎接。

太医迈着焦急的步伐走进来,“娘娘不必担心,快叫下人备好热会和剪刀。”

“这些我都备好了,太医,你要救我妹妹啊!”她的眼泪止不住的留下。

太医把过脉象,摇头叹息,“回娘娘,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个。”

沈娇柳难以相信,摇着头,“你说什么?什么只能保一个?”

躺在床上的沈娇华似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微弱说道,“姐姐,一定要保住孩子,这是夏的孩子,我没有资格抹杀孩子的生命。”她额上的汗水像珍珠一样滴滴落下,伸出手抓住沈娇柳,微笑着说,“我想他,这些年我真的好想他,我要去见他了。姐姐,珍重啊!”

“娘娘,还请你回避,再不接生就来不及了。”太医在一边提醒,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他面上没有丝毫的情绪。

释瑜拉着沈娇柳出去,殿门砰的一声关闭,顿时让人心神不宁。

“罢了,让妹妹去了也好,那里有她爱的人。”沈娇柳泪痕未干,回想起曾经的种种,终究,她还是没有妹妹爱的那么深,她没爱到可以舍弃生命。

释瑜亲眼见证血淋淋的事实,不免感叹,下意识抚上小腹,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施璃嵩她已经怀孕的事情。身边的沈娇柳似乎慢慢变得释然,也许对她妹妹来说只有死才是解脱。

“谢谢你。”

“谢我什么,正好今日回宫,想来看看你,谁知遇上这般。”释瑜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伸手拍了拍沈娇柳的肩膀,“你妹妹她,会有好的结局。”

沈娇柳恍惚,“好结局,会是好结局的。”她月光下的笑容惨淡无力,“我们爱着同一个男人,父亲为了地位,害死了我们的所爱,于是妹妹嫁给了施璃夏,我嫁给了现在的陛下。我的爱,没有妹妹那么深,所以他的心里也只有妹妹一个人吧。”

一句简单的话,概括了一段痛彻心扉的爱情。这样的年代,真爱是这些人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啊~啊~啊~”屋内传来阵阵婴儿的啼哭,沈娇柳知道,这是妹妹用生命换来的新生命。是个男婴,打眼一看那五官像极了施璃夏,释瑜帮着沈娇柳安排好事宜便回了翎虞堂。

原来孩子是那么的可爱,她不禁笑起来,也许再过几个月,她就会有一个宝贝了。可是施璃嵩如今已经抓住了父亲和肖翔,他还会留住这个孩子吗?释瑜不敢肯定,所以她决定隐瞒一切,等救出家人之后远走高飞,至于答应东方楠瑾的条件也不过是权宜之计。

才到寝殿坐下,窗外飞进一身黑色的人影,江南被打昏过去。释瑜一点也不害怕,她知道来的人是东方楠瑾派来的。

没错,是夜墨。

“东西我拿到了,一共三颗。”

夜墨惊叹,“你做事真是速度。”接着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弹进释瑜嘴里,并示意她不要出声。一连串的动作的天衣无缝,远处的夜影根本没有看见这一举动。

释瑜也知道附近肯定有人在监视,于是什么都没说,直接咽下药丸。她不怕,因为东方楠瑾在她的价值用尽之前是不会害她的。“说,我要怎样可以救我娘。”

“夫人在神药山上,你去了就知道怎么救她。”

“就这么简单?”释瑜质疑。

“嗯。”

“那你可以走了。”

夜墨笑道,“我来此,就走不了了。”他对着窗外呼唤,“出来吧,兄弟许久未见,就这么遮遮掩掩的吗?”

夜影飞身而入,上来就是一掌拍在夜墨身上,鲜血从夜墨嘴里流出,他没有还手,也没想过还手。

“兄弟!?你也好意思说兄弟。亏得我和爷这么信任你。”

“我跟你去见爷。”夜墨一如既往,脸上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笑容。

夜影抱臂,生气道,“爷没空见你。”

“没空见我又干嘛让你在这儿守着。”

“狡猾!”夜影骂了一句,愤愤的离开,夜墨含着笑随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