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卧底夜墨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791 2012-11-04 15:18:13

  释瑜心里想,这下完了,小命不保,于是闭上眼等待死亡的来临,她运气好,没准能再次灵魂移位一下。清清楚楚的感到刀风从面前削过,兵器刺过身体的声音在耳边充斥,可她没感觉到疼痛,缓缓睁开眼才发现被刺穿身体的并不是她,地宫之下的人全部倒下,原来是夜墨带着人前来营救。

“王妃,你没事吧?”

“我没事,王爷怎么样?”

“王爷还好,属下现在就带王妃离开。”

“还有依夫人,她晕过去了,你把她也带走。”

“王妃跟着属下离开就好,依夫人自然有他们照顾。”

释瑜点点头,放心的跟在夜墨身后,临走前还担忧的看了李婉依一眼。她撞碎了棺木,按理说里面应该有遗体才对,可棺木里竟然是空的。那口棺木对应的是司空芷薇的牌位,那不就是施璃嵩的母妃吗?她的遗体去哪了?夜墨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一事,释瑜也没有多说什么,沉默不语的跟着他一路离开。可到了皇陵的出口她止住脚步,门口等待的马车上坐的人是凌步尘。

“夜墨,我们不能往前走了,王爷呢?”她感觉到事情的不对。

“属下要把你带到安全的地方,王妃快走吧。”夜墨平静的表情好像早就知道凌步尘在此。

释瑜摇摇头,“不,你说,是施璃嵩不要我了,还是你根本就是凌步尘的人?”

“属下顾不上跟王妃解释这么许多,他还在等你,快去吧。”

“我不走,我要回去。”释瑜转身就跑,可她哪是夜墨的对手,没跑两步就被夜墨抓到马车旁。

凌步尘在温柔对她笑,“翎儿,快上车,我带你离开。”她被夜墨点了穴道,就这么坐在凌步尘怀里不能动弹。

马车晃动颠簸前行,凌步尘理好释瑜的发丝,关切问道,“翎儿,上次见面,你是怎么了?”

哪有时间跟他说明白上次的事情,她问,“是夜墨在外面赶马车,他是你的人对吗?”

“是,夜墨是我的表弟。”

“楠素是你妹妹?你是东方国的皇子?”

他只是笑,“你怎么了?这些你不是早都知道吗?”

肖翎早就知道这些,怪不得施家的兄弟要像防贼一样防着她。如今施璃嵩那边的情况还不确定,释瑜现在不能告诉他肖翎已经死了。回想梦里的语气,她换上一副表情,“尘,你要带我去哪?”

“去个安全点的地方。”他的宠爱未变,只是现在的他却不像梦里的人那般,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释瑜只觉得,他已经开始怀疑她了。

漆黑荒凉的野地,只有一间瓦房,马车里四周封闭,释瑜根本就不知道来时的路是怎样的,随夜墨和凌步尘走进门,楠素开心迎上来,“皇兄,你把我嫂嫂姐来了?”

看来,凌步尘才是赢家,施璃嵩和施璃夏一战,他反倒渔翁得利,接来楠素还把自己也弄到这里。

楠素拽着凌步尘的手来回摇晃,“皇兄,以后你要在我身边,我们分开了这么多年,你要把欠我的爱都补上。”她的眼眸开始湿润,可脸上还是笑着,兄妹一别十二年,血浓于水。

“从现在开始,皇兄就可以时时刻刻陪着你。”凌步尘温柔的像水,捏了捏楠素俏皮的鼻尖。

“那可不行,皇兄不能一直陪我,还要分出一半的时间陪伴嫂嫂呢!哈哈。”楠素拉起释瑜的手放到凌步尘手里,“你们聊,我和表哥出去啦!”

四下安静,凌步尘依旧温柔,“翎儿,上次见面我看你状态那么不好,是不是施璃嵩对你做了什么?”

释瑜摇头,不知怎么回话,目前施璃嵩的境况还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澄清她不是肖翎说不准这辈子就没希望看见施璃嵩了,也没准凌步尘一怒之下带兵去灭了施璃夏兄弟。伸手抚上他胸口,“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皇被拓跋天彳所控,楠慧目前并不想救父皇而是要举兵围剿,意在弑父篡位,我必须要回去。”

就算他回去估计也不是要救他父亲,肯定是去跟楠慧争王位的,释瑜猜得没错的话,他肯定也要带她回东方国。

她想得没错,凌步尘轻揽释瑜入怀,倍感痛惜,“翎儿,这几个月委屈你了,安顿几日之后,待我处理好这里的事情,我们一起回东方国,从此你便是我的妻子,我们再也不分开。”

却不知怎的,释瑜眼泪开始滴落,爱他的人是肖翎,可肖翎已经驾鹤西游。释瑜依然乖巧温顺只字不提施璃嵩,她不敢说。

夜深,凌步尘还有事情要做,和夜墨一同离开,释瑜跟楠素躺在木板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肖翎,我可以叫你嫂嫂吗?”楠素在耳畔轻语。

释瑜一笑,“随便你叫我什么都好,楠素,你知道吗,你像极了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她是谁?我认识她吗?”

释瑜摇头,“我好久都没看到过她了,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嫂嫂,过几日我们就能和皇兄回国,到时候你一定要好好对我皇兄,他这些年吃了太多的苦。”楠素心疼又不安,她怕,怕肖翎负了东方楠瑾。

“夜深了,快睡吧。”释瑜闭上眼,楠素也不好再说什么,她总觉得肖翎对皇兄并不是那么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