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再次相见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1760 2012-11-04 15:18:13

  释瑜跟在花零谙身后一路无言,高大的宫殿辉煌无比,深夜的漆黑被烛火灯光的照耀替代,落落的大门前站着守门的宫人,她只能站在门外等候,等待花零谙进去禀告,得到了施璃嵩的允许才可以进入。

“你进去吧,他。”花零谙顿了顿,“他在里面等你。”

只见李婉依婀娜的身姿缓慢走出,看见释瑜便是一惊,自嘲似的笑道,“不必对我多礼,去吧,陛下在里面等你。”

走进偌大的宫殿,释瑜不敢抬头,心中像一把铁锤在重重敲打,余光瞥见施璃嵩坐在床沿,她双膝跪下,“罪臣之女肖翎参见陛下。”

没想到再次的见面,她竟然这般,施璃嵩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回想起那夜她初嫁入王府的情景。如今的她少了曾经的生气,却依然牵动他牵挂许久的心。“温羽璃涉及偷到兵符通敌卖、国,朕方且念你尚未参与,不追究你的罪过。”

释瑜哼的一笑,抬起头弯起双眼笑道,“臣妾对陛下的大恩大德感激不尽,只是不知陛下何时处决臣妾的父母与弟弟?”

“肖翎!你别跟朕玩这种把戏,东方楠瑾放你回来的目的你当朕不知道吗?”

“陛下英明,若是不放心,可直接赐臣妾一死。”

施璃嵩起身走到释瑜身边拉起她,狠狠盯住她如水的眼,“朕就是想看看你到底会不会抛弃你的家人跟着他远走高飞。”

“所以你一直没有派人去救我对吗?你自始至终就没有相信过我!”释瑜尝试着挣脱,却被死死抓住不放。

“你还要我怎样相信你,温羽璃做的一切足够诛九族,而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吗?”他怒吼着掐住释瑜的手腕,逼近那双红唇,“说啊,你还想让我怎么信你?”

“那你为什么害了我娘?”释瑜还未来得及躲开便被他温热的双唇覆盖,她就这样木讷的站在原地,施璃嵩爱不爱她她并不清楚,她只知道在施璃嵩心里她还是有着一定地位的,那就干脆利用这一切救出家人。

释瑜还在思索,施璃嵩慢慢松开,“别想着救肖元溪他们,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只要我不死,我就一定要救他们。”

“翎儿,你乖乖在我身边待着不好吗?”他几乎是用微弱的语气说完的这句话,施璃嵩心里明白释瑜的重要性,她离开的这些日子,他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

“我会的,但是我要上次燃空师傅给你的那颗血呼喝。”

施璃嵩轻松的叹了口气,笑道,“就算给你,你也无能为力。”他没有解释温羽璃不是他害的,因为有东方楠瑾从中作梗,他说什么都是徒劳,倒不如顺着她的意愿。从床头拿出血呼喝递给释瑜。

她接过琉璃碗,“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的有缘人是谁吗?”释瑜咬破手指,鲜血顺着白皙的指缝滴在花叶之上,只见那紫色的花叶渐渐转绿,果实从叶芯中从无便有,由小变大。释瑜毫不犹豫的摘下结出的三粒果实,“现在你知道有缘人是我了?”

施璃嵩似是惊喜似是心痛,“我知道,我一早便知道你是。”

“如果我娘醒过来,你会杀了她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说了一句,“不早了,朕让人送你回自己的寝殿休息。”

待她走后,花零谙步入,察觉出气氛的冷漠,“你真的给她了?如果温夫人醒来,你不依法处置,必然引起轩然大波。若你处置,那她会恨你一辈子。”

施璃嵩苦笑,“我和他早就做了两手准备,温羽璃盗出假兵符出逃成功我们便率领所有的水军伏击,若她未成功,就攻城换位。可她竟然中了毒,东方楠瑾这一招挑拨了我们和温将军的关系,也让肖翎成了一粒棋子。”

花零谙对一切感同身受,可目前更重要的是国家利益。“你确定夜影守在她寝殿之外能有所获?”

“她已经拿到了血呼喝的果实,东方楠瑾马上就会行动。”

花零谙看出施璃嵩心中的苦涩,问道,“你不怕她真的离你而去?”

“怕,怕又怎样,如今我为的是给父皇报仇,寻回母妃。不然就白白废了我们的一番计划。”施璃嵩看向手里的血呼喝,那是他从未见过的颜色。

‘翎虞堂’,这是释瑜的住所,里面的一切似乎都是施璃嵩让人精心安置的,她没见过其他妃嫔的寝殿是什么样,可这里,依然让她觉得知足。

“奴婢参见迦伽妃娘娘。”一个丫鬟走近,行礼的声音拉回了释瑜的思维。

“你适才唤我什么?”释瑜讶异于这个称呼。

那丫鬟杏眼微眨笑道,“奴婢唤您迦伽妃呀,这是陛下吩咐下来给您的敕封。”

可笑至极,那不是施璃夏给她的称号吗?这下好了,说出去还不知道是多大个笑话呢!释瑜也懒得去理会,“你叫什么?”

“回娘娘,奴婢名叫江南。是陛下吩咐来做您的贴身婢女。”

这小丫鬟的淡定从容倒显得更加尊卑分明,释瑜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是施璃嵩的眼线。干脆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吩咐道,“帮我挑一身合适的衣物,我想去看看沈娇柳。”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