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相爱相信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581 2012-11-04 15:18:13

  焦急万分抱住释瑜飞奔回府,夜月诊治后竟然是经脉逆流堵住心口,想不到他们再见竟然会有这么大反应,施璃嵩紧拧的眉头下透漏出寒冷冰冻眼神,她在痛苦是嘤咛,“尘,尘。”

为什么?她这么爱他吗?那今天对自己的一切是什么?一拳打去,茶杯粉碎,肖翎,你不爱我对吗?你爱的是他,你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和他比翼双飞对吗?

释瑜缓缓恢复知觉,心中掏空一样的疼,肖翎是有多爱?“王爷?”

“王妃这是怎么了?”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感受。

“王爷,我。。。”竟然无语回答,她泪眼婆娑,“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你会信吗?你会相信我是爱你的吗?

“本王会信你吗?”

“为什么你从来不相信我?干嘛要给我那支横笛?”

“那现在看来本王做的没有错,你不是也更愿意让他保护你吗?”

保护?难道不是利用?她愣愕,是冤枉他了吗?

他扯出心痛的笑容,“你以为本王是在利用你对吗?”转过身吩咐,“养好身体,过几日就要祭祀,本王不希望你出事。”他离去,留下释瑜不知如何是好,到头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凌步尘在想什么?肖翎死前做了什么?施璃嵩终究还是没有信任,伸手摸了摸敬上的疤痕,释瑜这一刻明明白白的感受到那道疤痕的存在意义,这是一块假的皮肤,里面一定藏着什么。

“夜月,我到底是什么伤?”

“回王妃,您这是气血回流,堵住心脉,是心病。”

心病?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心病?释瑜摇摇头,“我没什么大碍了,你陪我去花园练练横笛可好?”

夜月开心的点头答应,半个月之后就要祭祀,王妃现在可不能生病,爷部署好一切,就差到时候一博。

两人才到花园,遇见李婉依,还是那副娇柔弱弱的身态,恭敬俯下身给释瑜行礼,“妹妹参见王妃。”

回想那天她平白无故的受伤,释瑜知道她所作所为是在陷害自己,可如今她没有力气去追究这一切,回以微笑,“依夫人不用多礼,我在这儿闲逛逛,妹妹退下吧。”

“是。”李婉依知趣离开,释瑜举起横笛思索,施璃嵩如果不是在利用自己,那就说明他是在保护自己,以他这般强大的自尊怎么能允许让凌步尘来保护自己?莫不是他要行动了?

“夜月,王爷最近可有什么安排?”

“这个。。。属下不知。”夜月低下头不看她。

也对,夜月怎么会出卖他。

一首曲子顺下来竟然用了半个时辰,不是曲子太长,而是太难了。释瑜细心记住每一个音符,这可是关乎她人身安危的呀。没多久就听见厢房那里传来吵闹声。“夜月,那边怎么回事?”

“王妃,我们去看看吧。”

到那一看才发现是施璃原和东方楠素在吵架。释瑜头都大了,这两个人怎么打到一起去的?“三弟怎么今日得空来王府?”

循声看见她们过来,楠素停止吵闹,璃原也跟着转过身,“皇嫂,这女子是哪来的?这般泼辣又不懂礼数。”

楠素抢过释瑜的话头骂道,“你说谁不懂礼数,我看你才是没有教养。”

“好了,都住嘴。”释瑜呵斥,“素素,这位是施璃原大将军,也是当朝忠亲王,不可无礼。”

“王爷又能怎样?”素素才不怕,她还是公主呢?“王爷就可以随便欺负人了?”

璃原怒笑,“本王欺负你?也不看看你那姿色,连给本王欺负的资格都没有。乡下的野丫头,脸也不洗,有多远滚多远,别脏了本王的眼睛。”

素素气的一巴掌抽在璃原脸上,当场的人都惊住,璃原王爷虽然好脾气,可也经不住这样对待。

“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本王!”

“用不着谁给我胆子,我可是。”

话没说完便被远远走来的施璃嵩打乱,“她可是东方楠素公主,璃原,你就认栽吧。”

“二哥,你怎么把她弄进府了?”

不止施璃原,释瑜也很惊讶,想不到素素出身公主,只听她高傲的声音响起,“既然都知道本公主的身份了,那还不快差人去准备,本公主要淋雨,好好梳洗一番。”

释瑜吩咐下人给楠素准备好一切,素素却说,“王爷,我要王妃给我梳洗。”

“你是公主没错,可你是别国的公主,没那个资格让本王的王妃服侍你。”施璃嵩不想让释瑜跟东方国的人有过多接触。

释瑜笑道,“既然是公主,那我们就该尽地主之谊,我帮你,公主这边请。”

“呵呵,还是王妃通情达理。”

步入浴池,释瑜在池旁为她往身上浇水,“肖翎,我哥哥以前没和你说过我吗?”

“你哥哥?”

楠素失望低下头,“看来哥哥都没提过我,可他总是在寄给我的书信中提及你,说你们有多恩爱,我还在想我的嫂嫂一定是贤惠的女子,不然我哥哥怎么会付出着多真心。”

释瑜断定,她哥哥应该就是凌步尘没错了,那就是说凌步尘一定不叫凌步尘,他是东方国的皇子。

看释瑜不说话,楠素问道,“你爱我哥哥吗?为什么你要嫁给王爷?”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你会帮王爷伤害我哥哥吗?”楠素转过身拉住释瑜的手,恳切问,“肖翎,你不是和我哥哥两情相悦吗?可不可以帮着我哥哥,我还等着和哥哥回去一起救父皇呢?”

王爷在外面听着,释瑜什么话都不敢说,拿起手边浴巾,“你洗好了,快把水擦干,一会儿我叫人来为你梳妆。”

“可你还没回答我?”

“我是嵩王妃,管不了你们东方国的事。”

“肖翎!你不爱哥哥了吗?”

释瑜没有回答,直接推门而出,才发现施璃嵩和施璃原在面前,只是施璃嵩背对自己,施璃原面对自己。“皇嫂,听闻你出嫁前曾和凌将军情投意合啊,怎么,现在人家家妹妹来寻嫂子了?”

说什么也没用,释瑜懒得解释,就看施璃嵩肯不肯相信自己了。他始终没转回身,“璃原,本王的生辰礼品你已经送来,快回府吧。”

“好,皇弟不打扰哥哥嫂嫂,告退。”

站在施璃嵩身后,释瑜想哭哭不出,想笑也笑不起来,明明相爱,为何不相信。

“翎儿,你随本王来书房一趟。”他大步离开,释瑜在身后喊道,“你回来!”

住脚,回身,看见她委屈的脸庞,撒娇一般伸出手,“施璃嵩,你拉着我走,我不认识去书房的路,我也怕走进书房以后被夜影毙命。”

施璃嵩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她,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次一次弄的他不明所以,为什么她可以这样牵动他的心。

释瑜一下蹲在地上,“你不拉我走,我就不去。”把头埋进双臂,她都要委屈死了,施璃嵩怎么就不知道哄哄她?可他心里想的是,明明每次都是她的错,到最后还能这般理直气壮。

两个人僵持了很久,释瑜腿都蹲麻了,本想放弃念头,自己起来的,还没抬起头就被施璃嵩抱进怀里,嘟着嘴拦住他脖颈,“施璃嵩,你什么时候才能相信我?”

“你觉得呢?”

“我和凌步尘真的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不相信我?”

“本王何时说过不相信你。”

“那你也没说过相信我啊。”

“施璃夏会信你吗?除了凌步尘,没人会信你。”

“那你带我去书房干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

确实,到了她就知道了,施璃嵩祭祀流程交代清楚,又带她到石室下联系暗器,有些事他不说,她就不会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