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识破身份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435 2012-11-04 15:18:13

  一连几日,凌步尘都是回来看过释瑜和楠素二人安全之后就放心离去不见踪影。释瑜心中焦急,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心里的急火太重,她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然而已经推迟了一个多月的月事至今没有音信,她心里开始打鼓,该不会怀孕了吧!说什么都要想办法见施璃嵩一面。

楠素也待的无聊,可是皇兄一再叮嘱不能随意出去,她只能在屋里老实呆着。释瑜瞧出来她的想法缓步走上前,“唉,这一日日待的都无聊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就是啊,皇兄不让我们出去,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楠素撅着嘴抱怨。

释瑜看见窗外的赭红口菇撇过一抹微笑,“既然出不去我们就只能自己找些乐子,这些天吃的东西都是千篇一律的干粮,不如我们换换口味。”

一听说有好吃的,楠素打起精神,“那可是好事啊,皇兄困住我们的脚总不能困住我们的嘴吧。”

“我刚才看见门外有蘑菇,那东西烤着吃最香,你去准备打火石,我拾些柴火来。”

“好!”

释瑜推开门摘下一捧赭红口菇,瓦房四周肯定有凌步尘安排的人手,她想跑是不可能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平常这个时辰,凌步尘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她急急忙忙捡好柴火枯草跟楠素在门前点燃。

“楠素,你先吃,我把剩下的这些烤完。”释瑜递了一串到楠素嘴边,看她吃的开心痛快笑着细心继续烤蘑菇。

“嫂嫂,这个没什么味道,要是撒一些盐巴就更好了。”

“这也没有盐啊,你就凑合吃吧。”释瑜远远看见走过来的凌步尘和夜墨,拿起一串咬在嘴里开始咀嚼。

“恩!皇兄回来了。”楠素刚要站起身,突然腹痛难耐,“嫂嫂,我肚子好痛。”她捂着肚子就开始呕吐,释瑜也借机吐出嘴里所有的蘑菇。

凌步尘看见这阵势赶忙上前,“楠素,翎儿,你们怎么了?”

释瑜捂着肚子没有说话,她气色红润的,根本学不来病怏怏。楠素倚住释瑜一点力气都没有,“皇兄,快叫大夫来,我和嫂嫂好像中毒了。”

“夜墨,你去皇城里请一位大夫。”凌步尘吩咐。

没等夜墨回应,释瑜插嘴道,“尘,夜墨赶去城内再叫来大夫恐怕就有些迟了,干脆你和夜墨带着我们一起去。”

凌步尘迟疑看着释瑜紧拧的眉头,楠素晃动他的手臂,“皇兄,快啊,我受不住了。”

“夜墨,你背着楠素,我带着翎儿,快走。”凌步尘抱起释瑜轻功前行。夜墨背上楠素随后。

他们在皇城内一家不起眼的客栈落脚,夜墨随即找来大夫诊治。诊治的结果是,楠素误食了毒蘑菇引起了上吐下泻,而释瑜并没有中毒,却已经怀有两个多月的身孕。

夜墨送大夫离去,凌步尘的脸上连表情都没有,不像是生气也不像是伤心,替楠素盖好被子之后拉着释瑜出了门。天色将近暗去,但是两人的神情却清晰可见。

“说吧,你是谁?”凌步尘负手而立,对着天空心痛一笑。

释瑜不可思议看着他,难道身份被识破了?

凌步尘转过头只见他笑容里竟是那么苦涩,“我以为我能用你来欺骗自己的心,可你终究不是翎儿。”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身份的?”

“上次王府附近见到你,没想到你竟然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施璃嵩在心中如此在意你,怎么舍得让你这般。我着手调查之后没有结果,只知道你被施璃夏下了毒,可那毒只是一般的小毒,于是我派人回东方国,才知道是拓跋天彳做的这一切,翎儿已死,你占用了她的身体,不是吗?”

释瑜佩服他惊人的分析能力,既然一切都明了,她也没必要隐瞒什么,开诚布公的说道,“我本叫许释瑜,不是你们这个年代的人,我也死过一次,没想到和肖翎的灵魂在异度空间相遇,她告诉我这里的情况,却没有详细交代,我也被蒙在鼓里,只知道肖翎爱你之深胜过一切,以至于还残留了那份想念,所以在我见到你时才会如此。”

见他半天不说话,借着朦胧的月光依稀能看清楚那半边侧脸流露的哀伤。释瑜抚上小腹,她必须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肚子里的骨肉,“凌步尘,你都知道我不是肖翎,为何不放我回去,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你总不会利用我这个孕妇吧?”

“我没有施璃嵩那么光明磊落,没有你,我怎么跟他谈条件?”凌步尘扬起浓浓的眉毛擒着笑道,“你虽不是翎儿,可这幅身体是她的。”

释瑜下意识后退几步,怒目而视,“我可是个孕妇!”

“我没想过把你怎么样,除了翎儿,我的心里谁都装不下。但你必须要在我身边,这幅躯体,是翎儿留给我唯一的纪念。”

“你要一个空壳有什么用?”

“我虽然不能欺骗自己翎儿还在身边,起码你能支撑她的身体一直存活下去。”凌步尘用情至深,释瑜不是不能理解,但他没有权利剥夺释瑜和施璃嵩的幸福。

“施璃嵩怎么样了?”释瑜的声音开始颤抖,她的施璃嵩呢?还好不好?

“憋了这么多天,你终于开口问他的情况了?”凌步尘知道他不识破她,她是不会开口的,“你放心,他死不了。只是目前施国虽然看上去风平浪静,可地宫和夜门损失了部分高手,施璃嵩和施璃夏目前还处在水火不容的地步,就算你回去也无济于事。”

“你在等,等他们争到鱼死网破再利用我去换取回东方国的捷径,然后打败东方楠慧和施家兄弟对立?”释瑜感觉眼前的人太可怕,远不如施璃嵩那般心胸开阔。

凌步尘欣慰的笑道,“想不到你的头脑和翎儿一样聪明。”

“你不会成功的,别忘了这里是施国,他们兄弟不会打到弹尽粮绝相互残杀,为了百姓为了国家,总有人会退让。而我,也不会轻易被你利用,想回东方就必须经过江水,舅舅的黄金水军不是你想破便可破的。”

“许释瑜,我没指望你可以配合我,但你没有能力离开这里。”他拽住释瑜往房间里走,楠素虚弱躺在床上,凌步尘心疼的抱起楠素喂药。释瑜在一旁盘算,也许可以再次利用楠素脱身。

计划还没想好,飘过来凌步尘的声音,“不要想着用楠素来要挟我,这次是个意外,以后你就不会有机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住在这里,一个半月后你跟我回东方国。”

夜墨走近身边,“你还是听他的话为好,不要想着逃跑,这里到处是我们的人,你出不去。”

“我可以不出去,但你们要告诉我施璃嵩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涟音和夜月她们,都还好吗?”

提及涟音,夜墨还是低下头,“王爷他们都还好,你不用太过担心。”

释瑜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拿过凌步尘手里的药碗和汤匙,“我来吧,说什么都是我给她吃的蘑菇才导致她变成这样。”

“你和楠素住在这里,我和夜墨在隔壁,有事你叫一声就可以。”

“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