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人为刀俎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493 2012-11-04 15:18:13

  酒楼里人来人往,没有人在意到隔间里对坐的施璃夏和花零谙二人。“你就不能对她好一点吗?”

“我对她还不够好吗?你见哪个女人跟她似的那么不知好歹!”

“她毕竟是个公主。”

“公主又怎样,我后宫里的女子哪个不是娇生惯养,我也没见有谁像她那样对我。”说起来就让人气愤,她不领情就算了,还撞他的额头。

“她和你后宫的女子不一样。”

“有何不一样?都是女人!”他只顾潇洒的喝酒吃菜。

“既然女人都一样,那你又为何封施璃嵩的王妃为迦伽妃?”

花零谙一直都以为施璃夏对肖翎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不然怎么会不顾世人看法封她贵妃的头衔,上次见面,花零谙也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从她和施璃嵩的眼神里就能看出彼此的情意,这样一个千金大小姐一点也不矫揉做作,虽不算倾国倾城,可举止大方言辞犀利又文雅,如果说施璃夏对她有什么想法,也是应该的。

“如果施璃嵩娶的是别人,我也会这样做,肖翎怎么都还是个女人,只要是女人都没有太大分别,不过她确实和常人有点不一样的地方。”

“你不会真想对肖王妃动什么歪心思吧?”

“施璃嵩本来就不知道珍惜,等时机成熟我就把肖翎娶了,给他来个辱上加辱。”

“你看不出来人家夫妻恩爱啊?干嘛非要棒打鸳鸯。再说,就算你娶了肖王妃,不出半月也就腻了,照样会和你后宫其她妃嫔形同的下场。”

“那又怎样,女人嘛,就是供咱们消遣的。”(对于这样如此贬低女人的男人结局自然是很惨的。)

“被你看上的都是相同待遇,尝够了甜蜜再倍受煎熬。”

“你今天怎么了,没完没了的,我对所有人都是如此,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管你怎样对待别人,但是鸢尾,你不能用同样的招数。”

“怎么?你怕她爱上我?”

“哼,五年前陶鹜奉命去刺杀你,你用的手段和现在对待鸢尾的方式如出一辙,结果呢?”

“结果就是她心甘情愿的成为了我的鹜妃娘娘。”他一边说着一边吃着,从来都不会把女人放在心上,抬眼看见花零谙气愤的目光,他笑道,“陶鹜那件事确实是我一手策划的,不过当时我也看上她了,可现在我对鸢尾一丝非分之心都没有,你放心吧。”

花零谙无奈,对面坐的人是一国之君,万人之上,笑了笑摇头叹息,“是该说你多情还是该说你无情呢?”

“都差不多吧,你别光顾了说话,再不吃这菜就凉了。”

“我想去看看她。”

“那也得先吃饱了再去!”

“父亲近日身体状况不佳,估计撑不了多少时日,我游遍四海却一直都没给他找到医治的方子,如今只能看造化。”花零谙嘴里充斥浓烈的酒香,也许现在的境遇是对父亲最好的解脱。

“我知道花太傅心中郁结,这都是上一辈的事情,你无须自责。”酒足饭饱,看花零谙也没有心情再吃下去,直接从袖子掏出几粒碎银子拍在桌上。“走吧,去看看你那个公主。”

鸢尾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在床上躺着,而四周空无一人,活动了一下手脚,该死的是她还不能自如行动。似乎是因为听见了殿内的动静,鹧叶推门而入,“姑娘,你醒了。”

“嗯,你能帮我简单洗漱一下吗?我好饿呀!”

“好,姑娘稍候。”

施璃夏和花零谙到的时候,鸢尾正在鹧叶的伺候下进食,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可一看见进来的人,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转过头专心吃饭。谁料想,花零谙拿过鹧叶手里的碗筷,温柔笑道,“我来吧,你下去吧。”

花公子是何等身份,陛下不阻拦就是默认,鹧叶娴熟的起身行礼告退。近距离的接触,才发现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这般模样,一颦一笑犹如花照水面似的美好。

“我吃饱了。”她才不想让他喂饭,上次一个泽漆就够了,现在再来一个,还不知道要被刁难到什么地步。

“我就说了她不识好歹,你非要自讨苦吃。”看他碰壁,施璃夏好笑的走到案几前把玩玉雕饰品,讽刺道,“后宫里女人多的是,你想芳心暗许也不能找这样一个不识时务的啊!干脆现在我给你赐一桩婚事,免得你无所事事。”

“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说什么?”

她瞪了一眼要阻拦的花零谙,直接张口道,“我说你狗嘴吐不出象牙!”

把玉雕扔到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大怒道,“你再说一遍!”

“你又不聋,怎么可能听不见。”

“你!”

“我怎样,有本事给我解药放我出去!出了宫门是死是活看我的命,你要是个光明磊落的男人就别做这些卑鄙龌龊的事。”

咬着牙抬手去打她,只是手掌还未落到她脸上,就被花零谙牢固抓住手臂。“你敢拦朕!”

“你不许伤害她。”

“放手!”

“我替她接你这一掌。”

“那你们统统都要死。”

“你是天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花零谙笑着抱起鸢尾放到榻上,他是他多年故友,还能怕他的威严恐吓!

“无可救药。”气的摔门而出,怎么都想不明白花零谙怎么会这种人念念不忘。

“这里是他的寝殿,你就不能顺从一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知道吗?”搬来凳子坐在她对面。

“你会施蛊,又知道我的身份,你是雪域国的子民?”

他该怎么回答她?说自己的父亲就是当年交出地图的叛徒?愧疚袭来,他轻笑转开话题,“我知道二公主的下落,你还是好好保重然后去营救她吧!”

“你说什么?”

“别激动,好好想想你现在的境遇,怎么去救她啊?养好身体,璃夏他会助你的。”

“他怎么会助我?一开始我就看出他要收买人心的把戏,他软禁我于此一方面是保护我,这个情我领下,但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应该也清楚吧!”

“可他都是一国之君,如果你落入东方国,对他来说威胁太大。”

“那你的意思就是妹妹她现在在东方国?”

“嗯。”

“雪青还好吗?她还记得我这个姐姐吗?”

“你冷静一点,别太激动。”他抚了抚她伏动的后背安慰道,“她还好,还好。”

“照你说的,施璃夏会助我,他何时行动?”

“这个,我不知道。”花零谙就算知道也不能说,隔墙有耳。而且,如今东方绝的消息也被施璃夏打探到,这让蓄势待发的施璃嵩又了了一个障碍,他们兄弟二人这一仗在所难免,只不过拼的不是兵力。只有花零谙知道,他们真的打起来,一定会有一方为了百姓和亲人让步。

“本应该相安无事,可能就是命吧!你闯入了这里就不可能轻易的离开,我适才把了你的脉,内力减去大半,好好歇着。”

“当我是傻子吗?他在我的药浴里加了软骨散,越是这样歇着药性就越会侵蚀经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顺着他一点,对你有好处。”他替她盖上毯子便离开。

一连三天,鸢尾和施璃夏都是水火不容,见面就唇舌相击,花零谙也每天都来看她,跟她聊聊天。到了晚上,就是一个床上安歇,一个隔板就寝,彼此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入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