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再见心痛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320 2012-11-04 15:18:13

  京城最大的酒楼就在这儿了,酒楼的名字就叫‘酒楼’,释瑜赞叹,“即为何物名为其名,直白却不通俗,相公霸气!”

“嘴倒是挺甜,你不会想吃空了这酒楼吧!”平白无故的夸赞,谁知道会不会是别有所求。

“都是你的产业,别这么小气嘛!”

进了最好的隔间,她直接吩咐小二,“要最好的酒菜。”看这架势,跟上次肖翔来这里是一样的,真是一家人啊。

“王爷,让夜影和我们一起吃吧,哪会有什么危险存在,别叫他在外面护着了。”

“可以啊。”

叫来夜影,让他跟着一起,可是这夜影死脑筋,说什么都得在外面保护他们二人周全。气的释瑜跳脚,“愚昧。”

“这才是本王的人!”他自鸣得意,心里也很感动,这么多年,夜影不仅是手下,也是他的朋友。

“唉,那咱们两个也吃不了,不是浪费吗?”

“剩饭残羹自然有人处理。”

一大桌山珍海味,放开肚皮吃的畅快淋漓,对面的施璃嵩一副优雅,细嚼慢咽。“你就不能慢点吃?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府境遇过差,是本王虐待你呢!”

“我吃饱了。”放好碗筷,神秘笑道,“我知道一个漂亮的地方,现在去好不好?”

“可以啊。”

“那我们走吧。”她拿了干净的碗放进几个鸡腿和鲍鱼,推开门递到夜影面前,“吃吧,看你怪可怜的。”

夜影没敢接,爷没开口。“王妃给你,你就拿着。”

“是。谢王妃。”

“规矩真多。”抱怨着在前面打头。

他警惕,“夜影,注意四周。”

“属下察觉到了,来者应该没有恶意。”

“嗯。”

三人到一片树林草地,有小溪有卵石,美不胜收。“一路走来都是标记,翎儿早有准备?”

“王爷别问这么多,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带着施璃嵩往前走,她三日前就托夜月替自己准备一切,今日要陪他过一个完美的生日。“王爷,我们到了。你看!”

他看见的是清澈见底的溪流,水底用好看的卵石摆成‘寿比南山’四字。水流岸边花瓣零落满地,释瑜拍手示意,躲藏在树上的夜月点燃手里的信子,火花随着信捻一路延至对面矮山,顿时间镶嵌在其上的红烛被点燃,形成一颗充实的心形,所有的人都被美呆了。

回过头问,“王爷喜欢吗?”

“这是你安排的?”他心里被冲撞了,暖暖的全是幸福。

“你还没回答我,你喜不喜欢啊?”

“喜欢。”

“那我的一番心思就没白费。”

夜影夜月知趣的退下,留下他二人浪漫的对视,目光交接,他深深吻下,由内而外的感动和爱萦绕在舌尖。

“本王才二十四岁,你这寿比南山是不是把本王说的太老了。”

“不老,我是希望你长寿,这样我们就能长长久久。”

“好,长长久久。”

“那这卵石就一直留着,等到我们白发暮年再来此地故游。”

“是不是就能带着子孙来了。”他玩笑。

说到子孙,她冒出疑问,“王爷,为什么你从不给我吃避孕的汤药。”

愣了一秒,不知如何回答。

“我知道,因为我父亲是肖将军,没人敢拿我怎样。王爷和陛下的争夺,父亲不会袖手旁观,若是我有了子嗣,父亲就会多一分顾忌,对王爷有利,对吗?”

半响,不见回音,释瑜知道他此刻心里的愧疚,笑道,“我懂你的难处,可你还是没有选择去伤害我,还是给了我机会能怀你的孩子,也是给了我们机会。”

“翎儿,你。”

“什么都别说了,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

他抱着她,心口隐隐作痛。

她被他抱着,与他相同感受。施璃嵩,我再给你一次利用我的机会,若是你懂得弥补和珍惜,我们重新开始,若你一直利用我,那我必然离你而去。

“时候不早了,翎儿,我们回去吧。”

“好啊。”

他第一次主动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俏皮的打闹着走出林子,夜月夜影已恭候多时。

“翎儿,你和夜月先行回府,本王遇见故人,去打一声招呼。”

释瑜没想太多,跟夜月一起往王府的方向走。夜影则跟着施璃嵩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末将参见王爷。”

“怎么是你,凌步尘呢?”施璃嵩心想坏事了,莫尉将自己引来,那凌步尘应该是去截住她。

“回王爷,我家将军他有事要末将转告您。”

“让他自己跟本王说。”扭身就走,不能让凌步尘见到肖翎。

莫尉身手矫捷,抢身至前,“王爷,您还是静下心听末将说完吧,事关王妃和凌将军,您难道不想知道?”

捏紧了拳头,恨不得打的他满地找牙,“本王的王妃还用你插嘴吗?快滚开。”

“凌将军让末将转告您,待将军归国之日要带走王妃,若王妃有半点闪失,王爷您要。。。”

“回去告诉他,他没这个机会。”

莫尉没再阻拦他和夜影的脚步,将军让他转告的话也转告了,只是不知道将军和王妃现在怎样,在封地半年多的日子里,莫尉伴随凌步尘出入形影不离,他的心里所想和痛苦从不表露,但莫尉都了解。

释瑜刚走没几步,眼前出现一男子,那样子和安言没有区别。素衣长衫,黑发高束,浓密的眉毛将斜入云鬓,削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只见他缓缓开口,“翎儿,看见你这般安好快乐,我也放心了。”

夜月提高警惕,厉声询问,“来者何人?”

“夜月,你先回去吧,这里没事的。”她掩着疼痛的胸口,没想到再见他竟然这般难受,不知不觉眼眶湿热,泪水夺目而出,她娟秀的小脸惨白无血色。肖翎啊,你到底爱他多深?怎么能留着这么重的念想?

“娘娘,你没事吧。”夜月急忙扶住她,切上脉后发现没什么大碍。

“我没事,你回去吧,我和这位公子有话要说。”她撑着苦痛给了夜月安慰的笑容。

“那好,属下告退,娘娘当心啊。”

心痛吗?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想告诉他她不是肖翎,可怎么都难以言语,看懂了他眼里的爱意,听懂了他语气里的苦痛。可竟然连说出实话的能力都没有,胸口被堵住,越是拼命挣扎越是剧痛难耐。张嘴喷出鲜血,额角滴落汗水,顿时间失去直觉。

“翎儿。”凌步尘赶忙抱住她,惊呼,“翎儿,你醒醒。”

“放开她,她是本王的王妃。”

心疼的眸色瞬间腥红,“施璃嵩!你对她做了什么?”

瞅见她嘴角鲜血,施璃嵩也着急,“她怎么了?”

“你还问我,你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走近,“松开她,本王带她回府医治。”

“她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嵩王府全体陪葬。”凌步尘黯然神伤,怔怔的看他们远去,他的翎儿到底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